《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观察站:习近平督促外宣进展 束之高阁的“8·19讲话”

2021年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的课程主题是“加强中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强调称要“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展示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

虽然名为“国际传播”,实则事关中国外宣,因此是中共高层对外宣工作的一次部署。其实习近平上台之后,已在多个场合指示规划中国外宣,但中国在由西方主导的国际舆论里的处境始终难有改观,在新疆等议题遭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舆论困扰。

习近平在此次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提出“要加快构建中国话语和中国叙事体系”,无异于中共高层对当下中国外宣相关工作进展的不满与催促。不过,如果中国外宣仍然沿用过去一套做法,习近平的这次讲话难免再度沦为一席空谈。

迟迟没有脱掉的“外宣”包袱

近年中美关系趋于紧张,西方媒体、政界、非政府组织和部分学者整体联动,加大了对中国的意识形态攻势,根据一些捕风捉影的迹象提出严厉尖锐的指控,中国外宣的糟糕状况明显暴露。尤以中国新疆治理为例,西方先后抛出并炒热了“再教育营”、“宗教迫害”、“种族灭绝”、“强迫劳动”等等话题,持续强化其所主张的中国侵犯人权的指控。

中国外交系统迅速反应,强力反驳,又被形容为“战狼外交”,引来新一轮批判。相比之下,中国外宣系统尽管也有所声张,却是难以进入国际主流舆论,给外界以置身事外之感。“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背后,是中国的外宣媒体被污名化,或是缺少知名度与认可度,更根本的原因则是中国缺少国际话语权。习近平所提出的“要加快构建中国话语和中国叙事体系”,也正切中此一要害。

习近平在这次集体学习上还提出要宣介“中国主张、中国智慧、中国方案”,“开展各种形式的人文交流活动”,“建强适应新时代国际传播需要的专门人才队伍”,都是加强和改进中国“国际传播工作”,“展示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的应有之义。这些既是要求相关部门做好对外宣传必不可少“内功”,带有较多主动和刻意的成分,不及西方媒体、政界、非政府组织、学者等等方面均以“独立”身份联动合作操作舆论的打法更易为民众所接受,而且自上而下的压力传递可能再次导致一系列花钱不讨好的形象工程。

中国外宣的首要问题是脱掉自身的“外宣”包袱。正如这次集体学习所称是为“加强和改进国际传播工作”,没有提到“外宣”一词,官方通稿里“宣传”一词也只出现了一次。如果中国外宣工作者们一直被耳提面命对外宣讲中国怎样、中共怎样,难免会让对方产生抗拒和怀疑心理,令其宣传效果大打折扣。

相比之下,西方媒体标榜自身“独立”,关注时事热点,热衷批评性报道,甚至是不受限制地报道和评论别国内政,为各地民众提供了必要的信息补充和别样的观察视角,获得民众认可追捧,拥有了全球主导性的话语权,也于惊雷之中润物细无声地宣播了自身的价值观,倾向性的议题选择维护了本国的国家利益。

被评为俄罗斯“外宣航母”的“俄罗斯之声”的崛起正是凭借此一打法,值得中国外宣系统参考。“俄罗斯之声”并非只报道俄罗斯,恰恰是与俄罗斯无关的新闻报道因为不同于西方媒体的报道视角,引起了西方民众的注意和认可,并在对所在国持续性的新闻报道过程中,扩大了自己的受众,增加了自身的影响力,也赢得了话语权。以此为基础,俄罗斯能够更容易地以“俄罗斯之声”为平台传达来自俄罗斯的声音。

因此,中国外宣面临的第二个问题是“关注谁”。就媒体而言,仅仅报道中国和中共将会是无人问津的自说自话,外宣的受众是在中国之外,其报道重心就不应该是在中国,而应该是在中国之外。这就需要扎根于受众所在的特定实际环境,关注当地民众所关注之事,发掘当地所存在的现实问题,展现与当地不同却可能是中国式的观察视角。当然其报道方式不应该是中国式的千篇一律,而应该是地方化的,甚至可以是西方式的。

“8·19讲话”后外宣进展缓慢

在这次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之前,习近平上台后出席过两次“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最近的一次是在2018年8月21日至22日,第一次则是在上台之初的2013年8月19日。习近平在2013年的讲话全文曾被记者高瑜传至海外,获称“8·19讲话”,一度引发舆论热议。

相比于2018年经过官媒调整的讲话通稿,“8·19讲话”更真实和全面地反映了中共高层对宣传的认识和决策,其实正切中中共宣传积弊,提出了针对性的解决方案。虽然这次讲话主要围绕“内宣”展开,对于外宣也极有参考价值,而且有关外宣的一些主张至今未得到有效落实。

习近平当时称,“做好宣传思想工作,必须讲人民性”,“要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要坚决克服有些宣传报道脱离生活、不接地气、同群众贴得不够紧的问题”。

习近平所称的“人民”和“群众”,应该主要是指对内宣传所面对的中国人民群众,至于外宣所面对的中国之外,其实也应该遵循同样的工作理念,也即以外国当地民众为工作对象,树立以其为中心的工作导向,紧紧贴近他们的生活。

习近平还就西方媒体涉华片面报道问题,列举了西方金融危机、大规模监听、贫富差距、在别国滥杀无辜、价值观输出鲜有成功等等问题,并称“对此,必须要有平衡,要他们来做这样的平衡是不可能的,就得我们自己来做,我们不做,别人不会帮我们做。”

对于这些问题,中国外交系统在反击西方涉疆报道时曾有所提及,一些外宣媒体偶尔也有涉猎,但是由于没有话语权,不论是外交系统还是外宣系统的这些声音,都没有在国际舆论场里翻起多少浪花。

事实上,这些也是西方民众所关心之事,其中的许多问题更是关乎他们的切身利益,但自诩“独立”的很多西方媒体却是采取了对其视而不见的态度。这些也正是中国可以有所作为之处。俄罗斯的“俄罗斯之声”可以在西方拥有一席之地,甚至成为俄罗斯的“外宣航母”,综合国力显著提升的中国也拥有了诞生本国“外宣航母”的几乎所有条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