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中共打破三大人事规矩 港媒称二十大异动石破天惊

距离中共二十大召开还有一年多时间,新一届政治局人事安排引发诸多猜测,但当初不少是基于近几届党代会的人事调整规矩。有港媒分析称,自习近平上任中共总书记后打破了很多人事规矩,因此二十大人事异动或有石破惊天的变化。

“七上八下”或变“七下八上”

香港《明报》5月19日发文称,第一个可能变化是,“七上八下”或会变成“七下八上”,这主要是指以年龄划线的硬指标可能不再存在。

其实“年老的上,年少的下”的情况,早在中共十九大已有先例,如生于1950年11月的时任国家副主席李源潮退休,与其同年稍大的时任中办主任栗战书却升任政治局常委;又如年逾67岁的军委委员张又侠可以入局,时年64岁的刘奇葆、张春贤却双双出局,到政协人大养老。

文章表示,即使早在强调干部年轻化的1980年代,81岁的杨尚昆也在七届人大上接替79岁的李先念,出任中国国家主席。而这些变化的唯一标准,就是最高领导人的信任。

因此分析指出,明年中共二十大上,一些看似必退的高官,如中国常务副总理韩正、副总理刘鹤、中组部长陈希,未必会退或未必会全退,可能会以某种形式延续政治生命,甚至更上层楼。

而明年同为67岁的总理李克强、政协主席汪洋和主管党务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3人,亦未必全数留任。

分析指出,李、汪两人已是连续3届局内人,近30年来,除最高领导人外,尚无政治局委员连任超过3届。2002年十六大上,就有已连任3届、年仅66岁的李铁映要出局,转任人大副委员长。

对于中共二十大第二个可能变化主要体现在个别二线的人大政协官员,文章表示,他们或会更上层楼。

分析表示,过往多是政治局委员转任或兼任人大政协职务,如李铁映、田纪云、姜春云、谢非、王兆国等。由普通的人大政协副职入局者凤毛麟角,最近的个案是人大副委员长王晨十九大入局,若不计文革后老干部复出的过渡个案,再早只有1979年十一届四中全会上全国政协副主席赵紫阳入局。近期,全国政协副主席兼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下届入局的传闻不绝于耳,可能会创造新的纪录。

修订组织法引发人事调整猜测

此外,第三个可能变化就是党代会前调整,即所谓届中调整,但只进不出。

文章指出,除中共中央军委外,上一次政治局或书记处的届中调整,还是1994年十四届四中全会,时任政治局委员的上海市委书记吴邦国和山东省委书记姜春云同时上调北京,兼任书记处书记,在翌年人大会上双双出任副总理,上海市长黄菊则因接任上海市委书记跻身政治局。近20年来,中共高层已经未再有类似的届中调整。

分析表示,今年中国人大修订组织法后,人大常委会人事任免权扩大,有猜测在二十大前的人大常委会议或今秋的十九届六中全会上,或会有重要人事调整,或如吴、姜般先调整党职,再调整政府职务,或如当年朱镕基般,先调任政府职务(由上海市委书记调任副总理),再在中共中央全会或党代会上进入政治局。

如今,距离中共二十大召开仅一年多,相关人事安排已然提上日程。因为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至今尚未“透露”接班人计划,这在2021年4月初习近平近半个月未露面后更令外界疑虑重重。一些“特殊安排”会提前就位,透露中共最高权力层,即25人中央政治局的格局变化。

中共中央政治局自1927年中共五大首次设立后即是全党的权力核心。如今,中共政治局基本固定由25人组成,按惯例这25人名单直到全国党代会第一次中央全会召开方能揭晓,然而名单正式披露前,一些特殊的政治安排与中共高级干部“圈子”的相对有限性,意味着外界多能提前“嗅出”一些气息。

因为人事布局通常都是联动的,需要“大局出发、通盘考虑”,提前布局“卡位”,因此极具象征意义的地方党代会党委换届选举前通常会透露重磅信息。比如,通常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任的地方党委书记一旦在这一年半时间内发生更动,那么继任者就将会被视为提前“锁定”一张中央政治局的“入场券”。事实上,时任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皆是在中共十九大前一年时间内就位,分别在主政天津、重庆后晋级中央政治局委员。

尽管从经验来讲,北京进行相关人事布局其实并不需要刻意安排这么多“机会”,但是过早确定接班人计划弊病丛生。譬如,这或使中共丧失灵活调整的弹性,而一旦因情况生变又必须进行调整往往授人以口实,上世纪八十年代频繁的接班人调整就受到了“政治生活不正常”、“接班人制度运行不畅”的指责。组织法修订后,中国人大常委会将有足够多的机会考虑这一问题,并灵活布局和个别调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