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搭档蒋超良彻底消失 王晓东突提前下课

数日前,曾因为在新冠肺炎(COVID-19)蔓延时的表现而备受诟病的原湖北省长王晓东正式卸任。这位1960年出生,现年仅61岁的正部级高官未知是否如他的搭档、原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那样,从此淡出人们的视线。

王晓东是悄然离开湖北政坛的,甚至连公开的交接班程序都未见披露,这与一年前时任上海市长应勇接替蒋超良的湖北省委书记一职何其相似。

王晓东的继任者即为2020年2月火线上阵的王忠林先是在5月1日以湖北省政府党组书记的身份亮相。当地媒体报道称,“五一”假期首日,湖北省委书记应勇,省委副书记、省政府党组书记王忠林,赴省疫情防控指挥部、省应急管理厅、武汉市公安局等,检查督导常态化疫情防控和安全生产、社会稳定、交通秩序等工作。

“五一”假期结束后的5月7日,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决议接受王晓东辞任湖北省长一职,并任命王忠林代理省长一职。

在这场权力交接过程中,除王晓东自始至终未有露面外,另外一个更大的“反常”则是王晓东并未到退居二线的年龄,但北京至今也并未公布其另有任用的消息。

其一,若是为论功行赏王忠林“腾位”,则似乎并不急于一时,毕竟中共二十大在即,湖北省委换届近在眼前,王忠林为1962年出生,“压线”升正部接班王晓东也无可厚非;

其二,若非问责于王晓东,那现年不过61岁距离退休尚有4年之久的王晓东究竟应该如何安排,对于中组部来说恐怕也是颇为棘手的。当年,上海市长杨雄不过提前一年退居二线便引来不少争议,何况如今?

有传闻称,王晓东2020年应对疫情劳累过度,一度出现中风症状,或“入京”被安排在某一冷衙门直到退休了事。这种操作颇具代表性,近者即如原香港中联办主任在修例风波后“入京”,于2020年1月份(时年63岁)被任命为中共直属的中央党史与文献研究院副院长,括注正部级,就此离开实权岗位。不过,就经历新冠肺炎疫情考验的王晓东来说,是直接赋闲全国人大、政协,还是进入部委,已属于不错的仕途归宿,而最糟糕的情况显然是步蒋超良的后尘。

这就涉及到第三个引人注意的信息。正当湖北地方人大通过王晓东的请辞要求和王忠林的新任命时,曾为王晓东服务3年并在2020年落马的原湖北省政府秘书长别必雄同天被提起公诉。别必雄自王晓东升任湖北省长后不久即成为省政府大秘,2020年1月份因为陪同王晓东等出席应对新冠疫情的记者会未正确佩戴口罩引发舆论反感,同年9月因严重违纪违法落马。

吊诡的是,别必雄案发酵至今,北京于王晓东卸任当日宣布对其别必雄提起公诉,巧合乎?有意而为之乎?

根据检方公布的信息,别必雄涉案内容包括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或者本人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非法收受或索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徇私舞弊,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而坊间亦有传闻,别必雄之落马与其滥用抗疫赈灾物资有关,彼时疫情在湖北蔓延,湖北和武汉官方被质疑应对不力,物资调配混乱,导致一线医院救灾物资供应严重不足,贻误战机。

目前,别必雄案情尚未公布,不过,王晓东卸任与别必雄被公诉,时间上的惊人“巧合”也许暗示了王晓东的最后归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