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马云遭集体约谈 或因公开演讲“妄议中央”金融监管

11月2日,中国证监会网站发布消息称:“今天,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当晚,此消息传遍中国财经圈和媒体圈,引发市场震惊。

蚂蚁集团在香港和中国内地上市在即,最近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获得市场空前热烈的回响,一举成为全球有史以来最大IPO。而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又是中国企业界的代表人物,具有符号和标杆意义,不仅获得过中国官方的褒奖,而且在商界、投资界、金融圈乃至民间都非常有号召力。中国金融监管部门在蚂蚁集团上市前夕约谈马云等蚂蚁集团高层,不可避免会引发市场诸多猜测。

尤其引发外界关注的一个背景是,在今次被监管约谈之前,10月24日马云出席中国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时将批评矛头对准了中国金融监管,在经济圈引来很大震动和争议。当时,除了马云之外,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央行行长易纲、前央行行长周小川和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等高层官员,都有出席了峰会。

会上,王岐山表示“近年来金融新技术广泛应用,新业态层出不穷,在提高效率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使得金融风险不断放大”,“有理想但不能理想化,要在鼓励金融创新,激发市场活力,扩大金融开放与金融监管能力之间寻求平衡”,“中国金融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环的歧路,不能走庞氏骗局的邪路”。

易纲的发言主题是“构建新发展格局 扩大金融业开放”,阐述近年来中国金融业开放取得的进展和今后继续开放的方向。周小川主要是解释“一带一路”并非债务陷阱,并谈到“年轻一代的储蓄率在明显下调,这里面有好的方面,有助于扩大内需;也有令人担心的方面,就是一些年轻人过多地靠借债过度消费、奢侈消费”。方星海则是主张扩大中国资本市场开放,以及“加强开放条件下监管能力建设”。

马云的发言犀利和尖锐许多,他当着金融峰会上一众中国金融监管高层的面,批评“现在的趋势越来越象是全世界变成了只讲风险控制,不讲发展,很少去想年轻人的机会、发展中国家机会在哪里,这其实是导致今天世界的很多问题的根源”,“做没有风险的创新,就是扼杀创新,这世界上没有没风险的创新”,“很多时候,把风险控制为零才是最大的风险”,“今天的银行延续的还是当铺思想”。

马云还说:“我觉得有一个现象,全球很多监管部门监管到后来,变成了自己没有风险,自己部门没有风险,但是整个经济有风险,整个经济不发展的风险。未来的比赛是创新的比赛,不仅仅是监管技能的比赛。我的理解,习主席说的执政能力的提升,是指在监管有序下的健康可持续发展,而不是监管了没发展。”

马云的发言旋即被不少声音解读为挑战中国金融监管。10月26日,中国官媒光明网发表评论文章《马老师所言或未危言耸听却张冠李戴》,批评马云的说法“逻辑矛盾”,“如果说金融监管是不该管的管了,该管的没管,那么,支付宝、蚂蚁金服这样的金融创新应该归类于‘老年人俱乐部’下的‘该管’项,还是‘该管没管’项呢”,“所谓市值者,股民的钱是也”,“这么多股民的钱,怎么监管是个问题,没有监管则是万万不行”。

10月31日中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专题会议,要求“坚决整治各种金融乱象,对各类违法违规行为零容忍,积极稳妥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坚决维护金融稳定,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11月2日中国监管部门突然约谈马云等蚂蚁集团高层,以及事后蚂蚁集团回应“会深入落实约谈意见”,继续以“稳妥创新、拥抱监管、服务实体、开放共赢”为指导方针,让一些声音认为马云今次遭受约谈是因为妄议中国中央金融监管,是中国金融监管部门对马云言论的一次严厉警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