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中菲重啟禮樂灘油氣開發 北京在造島後如何邁出下一步?

到10月下旬,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解除「南海油氣勘探禁令」的意向仍在吸引外界的注意。

對馬尼拉的觀察家和分析人士來說,杜特爾特的意向固然重要:它意味着菲律賓可以重啟自2014年以來暫停的相關項目,如禮樂灘等。更重要的是,這一動向也得到了中國的首肯。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已經指出,中菲兩國已就「在南海開展油氣資源共同開發」達成共識,並建立了相關磋商合作機制。

當趙立堅繼續強調「希望並相信雙方會相向而行,推動共同開發不斷取得積極進展」時,這意味着菲律賓的「解禁」實為中、菲合作項目的開始。這對於初步結束了南海造島,確立了在南沙水域控制能力的北京來說,無疑是值得留意的一步。

對菲律賓來說,與北京的交易和合作是合理的。因為中菲首腦早在2018年11月的《聯合聲明》中確立了兩國「積極商討包括海上油氣勘探和開發,礦產、能源及其他海洋資源可持續利用等在內的海上合作」的基調,這對於此前在南海油氣開發上吃虧較多的馬尼拉一側來說,可能是具備歷史性意義的協議。

資料顯示,菲律賓目前主要依靠位於巴拉望島西北80公里處馬拉帕雅(Malampaya)氣田的油氣資源。但該項目的開發運作對馬尼拉的政界、財經界人士來說可謂巨大的失敗。

根據當時阿羅約(Gloria Macapagal-Arroyo)當局與歐美石油巨頭簽訂的協議,荷蘭蜆殼石油公司、美國雪佛龍石油公司佔據該項目90%的股份,菲律賓只握有10%。

相比之下,中方在未來的禮樂灘水域的開發計劃反而會給予菲律賓足夠的收益。菲律賓《問詢者報》指出,菲律賓菲萊克斯石油公司旗下的福倫姆能源公司(Forum Energy)正在與中國海洋石油有限公司恢復聯繫,並計劃在下一次會晤之後商議合作開發油氣的具體細節。

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等國在南海的石油開發中都與中方頗有尷尬之處,圖為位於越南頭頓近海的一處越南鑽探平台設施,它屬於一家俄羅斯企業。(路透社)

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等國在南海的石油開發中都與中方頗有尷尬之處,圖為位於越南頭頓近海的一處越南鑽探平台設施,它屬於一家俄羅斯企業。(路透社)

雖然中、菲兩國企業彼此固然要堅持原則,但兩國企業收益已經有了「四六分成」等具體方案,這較之此前馬拉帕雅項目就公道許多。

對菲律賓來說,禮樂灘項目如能恢復運作,這是值得慶祝的,因為馬拉帕雅項目即將在2030年面臨枯竭,隨着經濟增長的需要,菲律賓迫切需要天然氣來源。

對北京而言,收益仍需判研,但在一些菲律賓的知名分析人士看來,此次行動也可以被視為北京方面的一次勝利。

首先,馬拉帕雅項目油氣資源的不斷枯竭已經成為一顆威脅馬尼拉的定時炸彈,北京成功抓住了菲律賓進退兩難的機會。

其次,菲律賓在2016年「南海仲裁」後,面對中國的戰略態勢也已日趨被動。考慮到中國也並未如西方猜測的那樣,「強迫」菲律賓談判聯合開發協議。這使得對北京來說,光是對話本身就是一次外交勝利。

2016年南海仲裁事件後,中國開始派出大量執法船前往爭議海域。(Reuters)

2016年南海仲裁事件後,中國開始派出大量執法船前往爭議海域。(Reuters)

事實上,已經有東盟觀察家指出,如果中國與菲律賓的交易能成為某種範例,那麼它也有助於中國企業與其他東盟國家達成類似協議,這對解決中國與越南、馬來西亞、汶萊和印度尼西亞的資源糾紛問題將大有幫助。

可以想象,如果中海油等企業成為中國在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汶萊和印度尼西亞的專屬經濟區大範圍開採石油和天然氣的服務承包商,那對中國來說將是一個巨大的勝利。而中國不與相關當事國過度爭利的協議,也將贏得更有價值的東西,而這一切可能都是建立在中國南海造島的基礎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