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深層政府清君側 捉班農敲擊白宮

美國執法人員日前突然拘捕總統特朗普前「國師」班農,逐一羅列他涉嫌私吞公款的罪證,火速進入司法起訴程序,過程之凌厲說明調查已秘密進行多時,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由於事發之際正值民主黨召開黨代表大會,確定拜登參選總統,因此特朗普支持者視拘捕班農為民主黨選前發動的政治狙擊。

民主黨確不乏「作案動機」:特朗普去年曾試圖秘密調查拜登等人是否在烏克蘭捲入貪腐。民主黨若轉過來調查班農,可謂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何況審理班農案的紐約南區聯邦法院,也正好是民主黨的地頭。然而,把班農被捉僅僅理解成競選黨爭,顯然存在很多疑團,尤其是在事發同時,共和黨有七十名前國安官員竟倒戈支持拜登。時間這麼湊巧,就很難不令人懷疑捉拿班農是一次跨黨派、得到華府台前幕後精英配合的深層政府(deep state)行動,以控管白宮劣政引發的國內外危機。

防止美國走向失控

一個根本事實是,美國目前諸如在國內失控的族群示威衝突和新冠肺炎疫情;中美長期纏鬥造成的地區衝突風險;美國影響力在歐洲、中東、北非的衰退等等,均已嚴重削弱其超級大國地位。如何防止特朗普的劣政進一步失控,已經超越了政黨之爭,而成為華府政圈需共同正視的問題。處理班農的過程亦因此展示出策劃者的老謀深算,例如由美國郵政調查局負責拘捕。該機構是早期美國白人向西部拓展時,保護聯邦郵政暢通的執法部門,是美利堅立國的「護法」之一。由它來捉拿班農,可以最大程度壓制右翼白人政治勢力的牴觸情緒,避免刺激族群矛盾升級。

特朗普內政外交中的白人民族主義色彩、美國優先及打擊中國等策略,皆有班農的手筆。當白宮的激進政策陷入災難時,捉拿他就成為「清君側」之舉。雖然特氏迅速與班農切割,但他肯定還無法確定這宗調查觸及的層面有多深。這無疑會提醒特氏在競選的最後階段,審慎避免為刺激個人選情而繼續推動極端政策,把美國推向失控的深淵。問題是,特朗普和支持班農的政治力量又會否甘心就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