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港府拘捕黎智英台前幕後

警方進入壹傳媒總部大樓蒐證(圖:路透社)

香港警方引國安法拘捕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等十人。隨即壹傳媒股價詭異波動而證監會一時噤聲,官媒香港電台力助配合「宣傳」壹傳媒,引發輿論質疑。國安法落地後林鄭月娥表態有所變化,她將連任特首的話題再泛起漣漪。

中美關係陷入「高危期」。北京中南海作出部署,中國要低調務實應對變局,要有耐心打一場「持久戰」。面對美國精神錯亂的「新冷戰」,北京出招越來越有節奏,一手硬一手軟。日前,外交部對在涉港問題上表現惡劣的美聯邦參議員盧比奧等十一人,實施對等制裁;全國人大常委會全票通過「香港第六屆立法會繼續運作的議案」,全體立法會議員延任一年,包括早前被取消參選資格的四名民主派議員……香港國安法公布實施四十二天後,即八月十日,立秋後第三天,正是中國人秋後「算帳」的時節。香港警方重拳出擊,對反中亂港之流高調亮劍,展開最大規模抓捕行動,被建制派指為「禍港四人幫」之首、香港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等十人被拘捕。

這之前幾天,發生的大事過去或許三十年都不會見到一次,而今卻在三天內連續見到,見證中國日益強大,惹來美國封殺。八月五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布「清潔網絡」五大措施,再次指責TikTok和微信等中國App收集美國公民資料,要將中國互聯網企業逐出各個領域。八月六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出於國家安全關注,從九月二十日起禁止美國人與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公司以及WeChat(微信海外版)的母公司騰訊做交易。八月七日,美國財政部宣布對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港澳辦主任夏寶龍等十一名香港及中國內地官員實施制裁。

香港警方的這場大搜捕據悉籌劃了月餘,終於等到收網日子,選擇在週一,又是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一次會議閉幕前一天,即通過香港「第六屆立法會繼續履行職責的決定」,可見香港當局精心部署。幾個月來,沒讓黎智英外逃,這次對他出拳,既是關門打狗給美國看,又有殺雞儆猴給亂港者看。

黎智英被控違反港區國安法第二十九條「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煽動罪以及串謀詐欺罪。香港《蘋果日報》總部大樓也同步遭到蒐證。被捕的除了黎智英,還有其兩個兒子黎見恩與黎耀恩,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劍虹、營運總裁兼財務總裁周達權、行政總監黃偉強及壹傳媒動畫總經理吳達光,以及前「學民思潮」成員李宗澤、「香港故事」成員李宇軒、前「香港眾志」成員周庭,另遭通緝的有身處海外的、號稱黎智英左右手的壹傳媒前廣告總監Mark Simon。翌日,警方新增通緝二人,分別是身在美國的朱牧民和人在英國的劉祖迪。

八月十日,香港警方國家安全處從早上七時開始,連同刑事部、港島總區、軍裝巡邏小隊開展搜捕行動。早上七時四十分,警方抵達黎智英的何文田寓所調查、蒐證。九時三十四分,黎智英遭上銬,被押上車帶往九龍城警署。九時五十五分,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劍虹等四人被捕。十時,二百餘名警察進入位於將軍澳工業?的壹傳媒總部大樓搜查。十一時,港警押送黎智英回壹傳媒總部大樓配合調查,黎智英被戴上手銬,由兩名警員押返二樓辦公室。十一時四十分,警方在大樓二樓黎智英辦公室外拉起封鎖線,其後擴大封鎖範圍。十二時許,壹傳媒執行董事張劍虹被押返壹傳媒集團大樓,他雙手被綁。下午一時半,黎智英被帶離壹傳媒總部大樓。二時四十五分,警方結束搜查,帶走二十五箱證物。晚上九時三十三分,警方通報共逮捕十人。

一個值得關注的細節:警方這半年內曾兩次拘捕黎智英,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八日,他被控「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再加控「刑事恐嚇」罪而被拘捕;四月十八日,被控「組織與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而被拘捕。在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黎智英曾涉嫌「組織及召集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參與未經批准集結」而被捕。之前警方將黎智英從家中帶走時,他的手上並沒有手銬。這一次,黎智英是雙手鎖上手銬被帶走的。過去香港法律對黎智英這樣的人似乎顯得「無可奈何」,有時警方「預約拘捕」,後被無條件釋放,有的被捕後也很快獲准保釋。

香港警方重拳出擊,社會各界堅信法不容奸。人們關注的是,這次七十二歲的黎智英還能被保釋嗎?十一日晚上七時,黎智英次子黎耀恩率先獲保釋離開;晚上十時,黎智英長子黎見恩獲保。十二日零時十九分,黎智英以五十萬港元(約六萬四千美元)交保,其五千萬港幣資產遭凍結。這一消息傳出,令不少市民訝異。在此次被拘捕之前,黎智英已有五宗刑事案件在身,共面對七項控罪,包括「刑事恐嚇」、「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等。然而,黎智英僅花幾千港元的保釋金就回家了。此次,香港警方首次以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拘捕黎智英。不少資深法律界人士認為,這些人的日子不好過了,因為香港國安法第四十二條規定,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其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的,不得准予保釋。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一國兩制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田飛龍十日那天還分析認為,這一次黎智英被拘捕,稱得上是香港國安法實施以來最大案件。從黎智英既往的表現看,他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一直沒有停止。但在港區國安法落地前,黎智英屢屢做出反中亂港行為,都未能對他提起涉及危害國家安全方面的訴訟,當時只能以香港現行法律對其檢控;雖然香港國安法不具有溯及力,但在香港國安法落地後,黎智英及其創辦的壹傳媒並未收手,相信這次黎智英恐無法再獲得保釋。事實是十二日凌晨,黎智英還是獲保釋了,令人們頗感詫異。

都說,黎智英「大台」轟然倒塌。不過,針對黎智英等人被捕、警方突擊壹傳媒大樓,有市民以「爆買」《蘋果日報》表達抗議。十日早上,香港壹傳媒股價應聲疲軟,最多跌逾一成六,但午後突然發力,曾掉頭倒升近三點五倍,收市企穩零點二五五元,升幅維持有一點八倍。壹傳媒單日成交額增至近四億港元,成交股數逾十四億股,佔總股本二十六點三六億股超過一半。十一日曾大升六點七倍,最後全日升幅收窄至三點三倍。壹傳媒過去兩日共升十一倍。

壹傳媒股價大幅異動

市場有分析指,確實不能排除「撐蘋果」的買家,但涉及的金額僅是區區數萬而已,和這兩天數億成交額不成比例。根據相關數據,該股的「大手」及「超大手」買盤和賣盤佔了總成交額八成,只有約一成多是屬於「散戶」買賣。壹傳媒近年不斷錄得虧損,僅這一年度就巨虧四億多港元。股市有上有落,並不出奇。但業績如此差,主要股東被捕,按正常理解,這對一間上市公司而言是重大負面消息,對股價造成嚴重壓力,為什麼股價卻反向而行?一隻在「仙股」線徘徊的股票,在公司多名高層被捕之下,股票竟然一天內會狂漲數倍。

香港政研會於社交平台發帖披露,該會主席鄧德成以個人名義去信香港證監會,正式投訴該會未有即時將壹傳媒停牌,最終令有關股票在市場上股價大幅異動,可能損害投資者權益,及影響香港股票交易市場聲譽,要求該會盡快糾正錯誤,「我敦促證監會立即停牌壹傳媒,停止一切交易,直到違法事情明朗及壹傳媒公開交代。證監會作為市民的唯一監管機構,對保障投資者權益,及維持香港股票交易市場良好聲譽責無旁貸」。

對於有輿論要求壹傳媒停牌,香港立法會金融服務界議員張華峰認為,若將該股短暫停牌,完全符合現有停牌準則,由於壹傳媒股價在短短兩日已升逾十倍,加上其成交量也超過該股發行量,證監會是有足夠理由將其短暫停牌,讓投資者冷靜下來。

短短兩天,近六十億港元的龐大資金,炒起一隻長期虧蝕的「神仙股」,資金從何來?何人興風作浪?這其實是在創造香港金融市場「黑歷史」,香港股市可能遭有組織有預謀肆意操弄,淪為瘋狂洗錢、資助黑暴的天堂。壹傳媒股價大幅異動,證監會未有行動,與過往處理其他類似情況上市公司的手法截然不同,令公眾對證監會的管理效率和方針產生巨大質疑。「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證監會不要再裝睡,是時候負起責任來」,「證監會諸公是在睡大覺?還是刻意視而不見聽之任之?」……

證監會未有行動引爭議

對證監會,網絡上一片質疑聲。十一日深夜,終於千呼萬喚始出來。香港證監會發布通告稱,因應壹傳媒近日股價及成交量大幅度上升,證監會一直監察,也將與聯交所合作,要求公司向市場及時披露所有與公司控制權、財務狀況及運營有關,且可能對公司股價造成重大影響的未來發展情況及資料。證監會提醒投資者「謹慎」,並聲稱將繼續監察。有股民稱:「這一類『阿媽是女人』的表態,就是證監會的工作嗎?」

眾所周知,黎智英當了那麼久的香港反對派共主,長期來,特區政府眼開眼閉,一則礙於黎智英是傳媒老闆,忌他七分,長期來所有政府部門都害怕壹傳媒,媒體行家說,凡是壹傳媒對政府部門的詢問往往第一時間給予回應,每個部門的官員每天一早回辦公室就會問同事,《蘋果日報》今天有沒有罵自己的部門。二則這之前香港的社會運動不是太離譜,有輿論稱,特區政府「像溫水煮蛙,感覺遲緩」。正如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屠海鳴所言:「在香港,黎智英是個不敢得罪的人物,《蘋果日報》是不敢碰的媒體。因為稍有不慎,他們就會給你扣上『侵犯新聞自由』的帽子。似乎掌握了新聞媒體、擁有了『第四權力』就法力無邊了。這是極不正常的現象。」

八月十一日凌晨四點五十分,香港電台網上新聞出了一條新鮮滾熱辣帖文:「壹傳媒大樓昨日被警方搜查多個小時,《蘋果日報》繼續編採工作,印刷部凌晨出版最新一份《蘋果日報》,以創辦人黎智英被捕為A1頭條。《蘋果日報》在社交網站表示,兩星期前印刷數量是七萬多份,今日將發行三十五萬份,其後在凌晨大約四時宣布,加紙至五十五萬份。」

香港資深媒體人、評論家屈穎妍指出,香港電台半夜三更連發幾個帖為《蘋果日報》做宣傳,派出兩名攝影師到印刷廠拍攝該報印報紙過程,還有記者到街頭報檔採訪《蘋果》粉絲凌晨排隊搶購報紙,又視頻又拍照,如此「推廣宣傳」不是在鼓動粉絲快點搶購《蘋果日報》嗎?她質疑:「影響全香港的港區國安法出台當天,一些支持建制的媒體趕印號外,在香港各區派發,港台卻沒派人報道,更無攝影師勞師動眾去印刷廠及街頭採訪。同一種新聞,卻有不同判斷,只有兩個可能:一是你有立場,一是你宣傳那個是你老闆。甚麼是老闆?很簡單,出糧那個就是老闆。誰出糧給港台員工?是政府、是納稅人,那為何,政府拘捕幾個國安犯、搜查一間國安犯營運的傳媒大樓,港台卻要傾全力去幫這個罪犯的報紙做宣傳?」

於是有輿論認為,壹傳媒壯大到今天,政府應該檢討,是否是各部門機構的放縱乃至「配合」造就的,正如證監會一時噤聲,官媒香港電台力助配合「宣傳」。不過,香港政圈注意到,六月三十日港區國安法落地前後,特首林鄭月娥對「反中亂港」陣營的態度有了明顯的不同表現,從她一些公開表態中也能有所觀察。

八月七日美國財政部公布對包括特首林鄭月娥在內的十一位官員「制裁」的次日,林鄭回應稱,「我的訪美簽證有效期是到二零二六年,既然本人並不嚮往到這個國家,看來也可主動註銷了」。

對於美國制裁名單將林鄭住址誤寫為香港政務司司長的官邸一事,林鄭推斷原因是美方把因申請簽證的個人資料交給財政部門作入境以外的用途。她進而對美方提出質疑:「是否違反人權的保障,值得商榷。」她還於自己的社交媒體中提及令美方有些難堪的「斯諾登事件」稱,「這些辦事粗疏就令我想起當年美國政府向特區政府提出要引渡斯諾登,但交來的文件把他的全名都搞錯了」。

在回應問題的同時發起反擊,而且不乏一些個性化的幽默風趣,這種特點在林鄭近期對外表態中已經多次出現。在七月三十一日美方對外放出風聲將要制裁時,林鄭已有過一次回應。她認為這沒有邏輯,對此「一笑置之、嗤之以鼻」。她笑道,「我完全不明白為什麼一個地方首長,在自己的國家地方做這些工作,會受到外國政府制裁」。

相比香港「修例風波」期間林鄭在公開場合顯得有些凝重、哀傷、無奈的神情,近期可謂迥然有別。當時,在公開場合林鄭至少有兩次哽咽。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林鄭在行政會議前的媒體見面會回應問題時說:「最後我請大家,我再次請大家,放下歧見,把情緒安靜下來。用一分鐘去想一想,看一看我們這個城市,(哽咽)我們這個家。大家是不是忍心,將它推落會粉身碎骨的深淵?」又一次是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林鄭在香港回歸酒會上致辭時哽咽道,過去一年,是她四十年公務生涯中最嚴峻的考驗,「不但承受著對我個人前所未有的攻擊,亦令我對香港的前景深感擔憂」。

林鄭心態的轉變被視為與六月三十日港版國安法出台有關。美國八月七日出手制裁十一名香港與內地官員。翌日最先回應的是中聯辦,於八日中午十二時三十五分發出英文稿回應,下午三時零九分再發中文稿,嚴厲批評美國的行為,形容為「卑劣及無恥」。接著,香港政府發言人、外交部駐港公署、港澳辦亦都發表聲明。這之前,林鄭早已為此作出籌謀。美國財政部公布制裁後,外界關注被制裁官員身在美國的家屬、資產及入境會否受影響。林鄭月娥幼子、在美國哈佛大學修讀數學博士的次子林約希早在七月二十五日就在朋友圈「失蹤」,及後才向室友稱「家有急事」而返回香港。

八日,林鄭月娥對制裁作出回應。在她率領下,一眾政府官員,有陣營、有層次,先後出聲應戰。被制裁的律政司長鄭若驊、保安局長李家超、特首辦主任陳國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曾國衛、警務處長鄧炳強、警務處前處長盧偉聰也都各自作出回應。接著,公務員事務局長聶德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長邱騰華,以及私隱公署、金管局都紛紛以各種方式作出回應。九日,沒有被制裁的政務司長張建宗、財政司長陳茂波、教育局長楊潤雄等也繼續發聲回應。

八月九日,港澳辦、中聯辦再發聲明,港澳辦表示,「我們高興地看到,林鄭月娥行政長官等多名特區政府官員針對美國所謂制裁紛紛表示,維護國家安全是光榮而崇高的責任,他們將無懼任何威嚇,繼續竭力服務國家和香港。我們為這樣的義正辭嚴的回應點讚」。北京如此點名讚揚林鄭,令人眼睛一亮。看看林鄭在「香港再出發大聯盟」和建設力量聯合聲明的不同態度,或許可以品味出她的用意。

二零二零年五月五日,「香港再出發大聯盟」舉行成立典禮。大聯盟呼籲為香港走出困局想辦法。兩名總召集人、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和梁振英,以及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等十二位秘書長和副秘書長出席,並公布一千五百四十五人的共同發起人名單,宣布將給市民派一千萬個口罩。有趣的是,同一天下午政府記者會上宣布,全港市民會獲免費派發可重用口罩「銅芯抗疫口罩」和一次性口罩,首批三千萬個口罩分贈市民。會上沒有提及再出發大聯盟成立的事,有輿論認為,政府與再出發大聯盟似乎並不「咬弦」,還有爭鋒的味道。

三個月後,要特別指出的是,港區國安法六月三十日落地以後,八月十日,由「香港再出發大聯盟」為首的民建聯、工聯會等四十二個建制團體發表「香港要變革、攜手創明天」的建設力量聯合聲明,提出四點共識。值得關注的是,建制力量的聯合聲明是下午三點發出,是日晚上十一時十三分,政府旋即作出回應「表示歡迎」,呼籲市民團結一致,放下成見,同心抗疫,讓香港盡快走出逆境。有分析認為,國安法落地前後,特首林鄭月娥的心態和勇氣明顯發生變化。

林鄭能否連任引關注

林鄭的任期到二零二二年六月底,會否連任下一屆特首的話題已再度泛起漣漪,據悉,北京正研究將封殺民主派選立法會的「確認書」制度,引入二零二一年底舉行的特首選舉委員會換屆選舉中。近來政圈又流傳,北京大有可能支持林鄭多做一屆。當下,林鄭連任確實被看高一線,但若說穩坐釣魚船又言之尚早,林鄭能否笑到最後仍有變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