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臉書刪文、政團解散…港版國安法 黄丝人人自危

北京还没頒布《港區國安法》,條文還未正式出炉时,香港反對派便紛紛雞飛狗走,老的聲明退出江湖,嫩的宣布解散組織,最慘是一班中年議員,正當盛年,本來輪到指點江山,現今要退休又太早,要潛逃又捨不得,只好硬着頭皮勉強撐起半壁江山。

率先站出來與黑暴割席,聲稱自己一直苦口婆心勸年輕人放棄純浪漫不現實的港獨想法,擺明退出江湖的,第一個竟然是反對派精神領袖、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李一向被捧為「民主之父」,当初誰也想像不到這位本來與政治絕緣的人物,怎會突然成為民主派的領導人物。上世紀八十年代提出九七回歸問題前,李柱銘還是高高在上的大律師,聽到九七問題後才熱心起來,去北京反映意見,企圖說服北京當局尊重割讓香港給英帝國的條約,立場是典型跟從英國殖民地思維的「三條條約有效論」。一個主張延續殖民地統治的華人,竟然被譽為「民主之父」,不知道自從七十年代便參加反殖活動的鬥士會否有異議?如果英國的前殖民地鬥士如甘地、曼德拉得悉一心保衞殖民地政府利益的李先生也是「民主之父」,是否會從墓裏翻身抗議呢?

另一個宣布退休的反對派大茄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她表示自己年事已高,有意利用餘暇時間多過家庭生活,逗孫為樂。陳太一直以她與外國政要的緊密關係著稱,一手帶反對派的新一代政客去歐美各國朝見掌權政要,要求英美政府插手懲罰香港。如今美國又立法針對香港,又撤銷香港的特殊地位,又禁止部分物資賣給香港,陳太求仁得仁,是時候功成身退了。陳太在香港反對派政壇得到「民主之母」的稱號,也是一頂不知何處飛來的桂冠。她從香港大學畢業後投身殖民地政府,扶搖直上,最後成為總督彭定康手下的二號人物,英國人悉心捧她當回歸後的首任特首,但未獲北京接納,只好繼續當香港特區的政務司司長。從殖民地高官過渡到香港特區高官,前後幾多為升斗市民爭權益的鬥士被捕坐牢,一生寂寂無聞,反而一直當高官的陳太榮膺「民主之母」美譽。香港反對派人物對「民主」一詞的重新定義,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繼「民主」「父」、「母」相繼割席退休後,另一位港獨派的「國師」,港獨派「聖經」《香港城邦論》作者陳雲,被誉为本土派“国师”,也宣布割席,聲稱退出社運,與泛民黑暴劃清界線。怪不得獨派組織如香港眾志、學生動源、香港民族陣綫等也紛紛宣布解散,不少領頭人物都遠走高飛,還在網上留言解釋說自己只是轉移陣地,叫留在香港的手足繼續努力呢。

香港眾志三名骨幹黃之鋒、羅冠聰、周庭亦宣布脫黨並解散眾志。黃之鋒仍死撐會「以個人身份踐行信念」,其實與羅冠聰一樣語焉不詳;最縮骨的要算周庭,講明「無法再參與將來的國際連結工作」,全面金盆洗手。另一港獨嘍囉梁頌恆亦急不及待公布,即日起解散香港民族陣綫香港總部,並遣散包括自己在內的所有香港地區成員,擺明倉皇辭廟。

網路與社群中許多個人帳號紛紛消失,先前活躍的各大線上群組也顯得壓抑與低迷,甚至連先前因同情反修例行動而興起的「黃色經濟圈」,也陸續遭到港警登門警告「涉嫌觸犯國安法」而被迫清除店內擺飾與標語,街頭上的連儂牆亦開始出現「空白貼文」。諷刺示威領袖們「沒骨氣…跑第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