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港版国安法下「东方间谍之都」香港前瞻

大乱之后必大治,古往今来莫不如是。

去年香港掀起黑暴,社会运转停滞,国际震惊。就应该想到,中央政府不会袖手旁观。这次各国各界均以“震撼”来形容港版国安法的来临,反映各国各界历来看不清摸不透中国(历史最出名的失算,就是美国政府错误判断中国不会出兵朝鲜)。

港版国安法的出台,是基于特区政府在各种势力的干扰下多年无力立法的背景下出台的。从董建华时期立23条时引发“75万”人上街示威,梁振英时期实行国民教育引发“反国教”示威浪潮,到去年林郑月娥推修例引发的“反修例骚乱”,不难看出,有强硬势力操控和阻挠港府施政。这些骚乱,绝非几个泛民之辈有能力可以发动。

当前,社会上对港版国安法都有不同解读,笔者就几个角度或疑问提出个人看法。

先谈港版国安法的二个特征:一是反间谍,二是反港独。

第一,港版国安法,涉及情报战,即反间谍战

香港作为和纽约、伦敦、东京齐名的世界级大都市,有一个纽约、伦敦、东京却没有的特殊名头:国际情报中心,被称为「东方间谍之都」,与葡萄牙里斯本、摩洛哥卡萨布兰卡齐名,并称为「世界三大间谍之都」;此外,香港还有与德国柏林和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并列为「冷战三大特务中心」。

香港没有间谍罪,是全球不多的「间谍安全港」。全世界也不多的东西方情报部门都选择在这座间谍之都设站,不管是情侦、交换或贩卖情报,这麽多年一直很活跃。香港无疑是间谍乐土。

作为一个国际城市,香港享有独特的情报优势,作为全球最负盛名的自由港之一,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与香港都有免签证或落地签证的协议,使得各类人员到港极为便利。香港地理位置特殊,透过陆路的罗湖口岸、皇岗口岸以及水路的深圳蛇口等口岸,每日往来於香港和中国内地的各种人员数以十万计,这其中不乏情报人员。随着中国崛起,中国成为各方情治部门重点关注的目标,而香港作为这些情治部门进出中国内地的桥头堡。物流人流极度发达的香港,成为它们蒐集中国情报的便利场所,香港可以接通全世界、资讯完全自由、出入境和资金往来没有特殊管制。一些港人拥有多国护照,容易成为各国情治部门吸纳对象,港人对外来事物接纳程度颇高,这为各种势力在港开展情报活动提供便利的社会空间。香港作为环球航运和金融中心、各国人龙蛇混杂,有利於情治部门洗钱。发达的商业环境,为情报机构开展秘密行动披上商业外衣,各国情治部门在香港如鱼得水。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长久以来在港「部署重兵」,仅美国大使馆编制人员就达千人之众,其中不少人藉外交身份掩护情报工作,二零一九年反修例运动以来,香港媒体多番揭露CIA在示威和暴乱中的「影子」。英国政府在统治香港期间还在香港警队内部设立警务处「政治部」,政治部隶属英国军事情报局五处,收集社会主义国家情报,严密侦察防范「中共的颠覆活动」,香港回归前,一批「政治部」骨干转至海外,「九七」後回流潜入香港,跻身政府要害部门和重要商贸机构,继续蒐集情报。

台湾军情单位早年也在香港设站,有媒体披露,最多时曾有四个站,在香港还有暗藏枪枝、炸药的「军火库」,不过,台湾情报单位在港据点已撤站十多年,这并不表示台湾在香港的谍报工作虚无了。

港版国安法,无疑将改写香港的「东方间谍之都」,「世界三大间谍之都」,「冷战三大特务中心」的地位。该法确实冲着反间谍而去。

港版国安立法,就等於有了间谍罪,香港情报活动将有根本性改变,香港间谍无罪的年代一去不复返。香港资深评论员陈光南认为,美国和英国是香港最大安全威胁,「港独」势力在外国和「台独」势力的支援下,已在香港推进本土恐怖主义活动,港区国安法的制定,就能粉碎外部势力干预特区事务的阴谋,形成维护国安的利器。也因此,美国蓬佩奥(曾是CIA局长)和英国彭定康(末代港督)反应最激烈。

值得一提,中国国安可以合理开设分支机构,将名正言顺与各国情报人员角力。同时,不再偷偷摸摸的抓捕肖建华这样的犯事富豪,可以名正言顺带到内地受审,同样包括黎智英之流。香港出名的四季酒店(以云集内地避难富豪着称),里面的有钱有势之人,只怕会逃离香港。事实上,香港发生的乱局,这些人也有资金策应。

那么,有「东方间谍之都」,「世界三大间谍之都 」之一称号的香港,是否会因此被“除名”呢?笔者看未必,由于依旧盘根错节,依旧是自由港,故依然是“国际情报中心”,只是博弈更加隐蔽。

第二,港版国安法,是反港独的杀器

去年反修例运动以来,「港独」分子明目张胆在人群中举起「港独」旗、美国旗、英国旗、港英旗、龙狮旗等,「港独」和「颜色革命」的本质暴露无遗,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对国家主权安全造成严重危害。一些国家在香港安插谍报力量,扶植代理人,外部势力对香港事务深度干预,凸显加强维护国家安全制度建设的重要性。

二零一九年六月至今,香港共发生超过一千四百场示威、游行和公众集会,不少更演变成严重违法行为和暴力事件,来自「港独」组织和本土激进分离势力的活动日益猖獗,来自反对派毫无底线的「社会揽炒」、「经济揽炒」、「政治揽炒」,来自暴力恐怖活动的不断升级,来自外部势力赤裸裸地干涉香港事务,来自「台独」、「港独」势力的勾结合流。自非法「占中」和「反修例风波」以来,他们公然鼓吹「香港独立」、「光复香港」等主张,甚至叫嚣「武装建国」、「广场立宪」、乞求外国势力干预、制裁香港。

港版国安法尚未实施,就已经出现“与港独割席第一人”朱凯迪,表态自己的政治立场,而众多港独的虾兵蟹将更是纷纷退出网络群组。近日的街头黑暴,泛民也少了上街。这都是港版国安法震慑的威力。

香港要恢复“东方之珠”的美誉,还需要走一段路。

(2020.5.30  作者为《悉尼邮报》时事评论员/报纸专栏作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