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疫情舆论战 为什么中国难敌美国

中美围绕疫情的舆论战旷日持久,几乎从未中断。美国抛出的话题接二连三,中国隐瞒疫情、中国数据不透明、新冠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中国窃取美国疫苗研究成果等等不一而足。

美国的舆论进攻并非只有特朗普(Donald Trump)蓬佩奥(Mike Pompeo)亲自表态一招,这背后有一个庞大的阵容,传统反华智库、反华议员、媒体齐上阵,同时美国积极施压盟友站队,非常有组织有体系。

美国霸权地位的一个有力支撑是舆论霸权。美国从来不缺乏表达自己的渠道,全世界的主流传统媒体、社交媒体都出自美国。

主张起诉中国的美国众议员吉姆·班克斯(Jim Banks)、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众议员丹·克伦肖(Dan Crenshaw)常态化在涉华话题上非常强硬。一些对华抱有偏见的议员从来没有因为中美关系好或者不好而被剥夺表达的空间。

起诉中国的一些智库,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印度国际法学家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 ICJ)、全印律师协会(AIBA),大都在涉疆涉藏涉港问题上常态发声,有的甚至是从二战结束后就存在的长期有对华立场偏见的机构。这些力量很大程度上是美国或者西方常用常新的意识形态对抗工具。美国发动他们站出来说话不费吹灰之力。

美国常用的舆论进攻模式是官方定调、智库议员盟友填料、媒体放炮扩散。谎言说一百遍就是真理。这一套路过去屡试不爽。

而中国在舆论战方面发声的管道通常是两个。一个是中国官方媒体,中国官方媒体近来大力批判对华发起舆论进攻的美国政府高官,称蓬佩奥是人类公敌、挑战做人底线。一个是中国外交部。中国外交部5月9日刊登题为“美国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涉华谎言与事实真相”的专题文章驳斥美国散播的每一条涉华言论。中国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中国外交官在推特(Twitter)发声、接受西方主流媒体采访所谈几乎是辟谣内容。

不难发现,面对美国发起的来势汹汹的舆论攻击,中国的声音和主张不能形成声势效应,在欧美民众当中的影响力并不够。

一方面,中国的话语体系表达方式不符合西方的审美,一些外交官被认为是战狼式表达就是这个原因。中国外交官的话语体系适合华人,但不一定适合西方社会。如何说西方能听懂、愿意听的话很关键,需要中国好好思量。

另一方面,中国欠缺有影响力的发声管道、传播媒介。中国官方媒体在中国国内拥有垄断性话语权,这是中国的制度决定的,但中国官方媒体在西方社会的影响力并不够。它们在西方社会已经被污名化为官方的传声筒、专制的代言人,且不论传播的内容是什么,“不可信”这一先入为主印象已经令传播效果大打折扣。中国要培养为自己说话的有影响力的资源和渠道非一日之功。整体对外宣传的框架构建和完善需要长久的系统性的行动。

北京应该认识到,中美舆论战不会仅仅停留在疫情上,而舆论战亦不只是官方对战,要形成声势效应,离不开各方力量的配合支援,需要最大程度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二轨外交、民间外交需要激活,包括非官方媒体在内的传播力量都需要有话语空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