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北京拨乱反正 香港人心不可忽视

2月22日,一年前临危受命兼掌中国国务院港澳办的夏宝龙罕见开腔,抨击“反中乱港分子”杯葛时局,在“香港兴风作浪、坐大成势”,重申“爱国者治港”原则必须推行,并透露北京准备修改香港选举制度,期间撂下不少重话、硬话,引起舆论震动。

可以预料,这番表态连同北京官方的各种造势,再加上2020年港版国安法的出台,笼罩在香港社会头顶的压力势必形成更大的政治沉闷和社会焦虑,北京对此需要有所预见。

坦白说,香港回归20多年,于北京、于香港,今日香港的紧张局面恶化,以致于北京不得不出手,谁也不愿意看到。然而,正如多维新闻此前所说,香港回归后,原有的社会结构性矛盾非但没有得到缓和,而且因为其经济发展瓶颈而导致矛盾不断激化,贫富分化愈演愈烈;而去殖民地化进程未受到应有的重视,则为当下香港社会的国家认同薄弱和分离主义运动埋下了伏笔,“一国两制”已然受到了严峻挑战。如果听之任之,香港繁荣发展、社会稳定非但无从保障,而且可能酿成更大的社会危机,修例风波绝对不会是终点。在此情势下,北京紧张,并连下重手,大搞“拨乱反正”,盖源于此。

对于这一点,香港社会上下有必要转变观念,体会北京良苦用心:用北京的话语来说,没有人比内地更希望香港繁荣稳定,、人们安居乐业。所以,如果香港据此怀疑北京不利于香港,那只能说明香港太不了解北京,不清楚一个繁荣稳定的香港之于北京心目中国家发展大局的意义。

更何况,自2019年修例风波成为近年香港最大管治危机,北京即在当年决意更弦易辙,加速走出消极“一国两制”的窠臼,迄今动作不断,尤其是国安立法,都已经表明北京坚定态度——北京动手甚至直接介入打击极端港独势力不会再投鼠忌器、畏葸不前。

对此,无论是香港普通市民还是反对派都要有必要清醒认识点,切不可误判北京的决心。否则,如果仍然心存幻想,甚至蓄意挑战北京意志,可以预料谁也不会从这场冲突中收益,最后一旦一拍两散,损失最大和遭殃的还是香港自己。所以,香港社会最好三思而行,理性看待当前的局面,不要以卵击石。

当然,对于北京来说,北京动作频频,香港社会势必遭遇自回归以来最剧烈的变局,个中彷徨、恐惧、不满,北京亦需要深刻体谅,并报以足够耐心和宽容,缓和社会冲击,平复人心。要搞清楚,北京出手,其目的不在于压制香港社会的不满情绪,归根结底是令香港摆脱社会危机,获得一个持续发展的稳定环境。

对于北京来说,首先从心理认知上,北京没有必要夸大香港社会的反对声音,不妨以较为开放和包容的心态对待尖锐的批评甚至反对者声音。比如,“爱国者”要求,要避免随意扩大适用面,区分香港管治团队和普通市民,区分“骂中共”和“反中国”。只要普通市民包括反对派的言行未形成对国家主权的挑战,未对“一国两制”构成实质破坏性影响,北京不妨抱以宽容心态,避免窒息香港社会和“一国两制”弹性空间。

其次,正如上文所言,香港问题以及当下局势的形成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历史原因与现实原因叠加,政治问题、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意识形态交织,绝非北京以雷霆手段短期内可解。俗话说,病来如山倒,而病去如抽丝,北京即便不惜以多味“猛药”相激,亦需耐心疏导以利“消化”“吸收”。

要知道,整体利益和局部利益、长远利益和短期利益,通常并不一致。当前,北京出手,香港民众一时不理解、不高兴、不适应,这当然可以理解。正如中国前港澳办官员所说,越是如此,对待香港人越不能像扭毛巾,越扭榨出的水越多,最终只能导致硬碰硬。

当然,无论北京如何出手,最终还是要看成效,是否能够解决香港之发展稳定问题、社会矛盾尖锐的问题。若北京立意长远,即便短期内令香港市民不适,与之眼前利益发生冲突,那么相信一旦成效显现,香港社会的一切质疑与隔膜自会迎刃而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