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拜登對華政策80後智囊 曾在《財經》實習 對華政策「少帥」:中國已認定美國衰落

中美現今進入激烈競爭的年代,一班80後「中國通」紛紛登場,特朗普執政時期最顯眼的是博明,拜登對華團隊中則是格維茲。這班新一代對華智囊有著相同的特點,他們均通曉中文,曾親身到中國工作或實習,對中國懷有更大戒心,看待中國更現實。

新任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事務主任的朱利安·格維茲(Julian Gewirtz)正是新生代中國通、鷹派外交智囊。這位2018年才走出校門的年輕人將成為美國對華政策的操盤手之一。

格維茲從小就學習中文。2009年,他赴北京知名媒體人胡舒立領導的《財經》雜誌社實習。那段經歷讓他見證過追尋媒體自由的第一線中國記者,更促成他日後研究美中經濟學家往來歷史的興趣。

 

朱利安·格維茲(Julian Gewirtz) ▲ 朱利安·格維茲(Julian Gewirtz)

2013年從哈佛大學取得學士學位的格維茲進入牛津大學攻讀中國現代史博士學位。在此期間,他曾短暫休學,進入奧巴馬政府,擔任能源部副部長的國際事務特別顧問。2018年,他以羅德學者身份獲得牛津大學中國現代史博士學位。在畢業論文中,他分析了20世紀80年代的中國政治和經濟改革,尤其是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在其中的角色。

完成博士學位後,格維蕬,成為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歷史和公共政策研究員,以及哈佛大學威瑟海德國際事務中心學者。2020年8月,格維茲進入外交關係協會,任中國研究高級研究員。同期,他在哥倫比亞大學擔任「中國與世界」項目研究員和講師。

2017年,格維茲出版了他的第一本書,名為《不太可能的合作伙伴:中國改革者、西方經濟學家和全球中國的形成》。該書講述了鄧小平時代改革者與強硬派保守派之間爭奪影響力的故事,並揭示了同時期中國與西方的互動。他的另一本有關中國在上世紀80年代的政治波動及其遺產的新書——《中國的重塑》也將於2021年出版。

此外,除格維茲外,國安團隊中還有另一位年輕中國通杜如松(Rush Doshi)。杜如松在進入白宮前,擔任智庫布魯金斯學會中國戰略計畫主任,杜如松專長研究中國共產黨全球大戰略(The CCP’s global grand strategy),他曾發表文章指出,中國希望美國在亞洲的角色有所減少,美國在某些國際聯盟中的地位將大為減弱,建議美國有必要重新與亞洲接觸。

杜如松(Rush Doshi) ▲ 杜如松(Rush Doshi)

杜如松同樣具有中國經歷。2012年,杜如松作為美國政府資助的富布賴特項目的一員在雲南待了一年。他游歷喜馬拉雅山、研究中緬、中巴、中印邊界問題,對中國在南亞的擴張有深刻觀察。在今年即將出版的新書《長遠的策略:中國取代美國秩序的大戰略》(The Long Game: China’s Grand Strategy to Displace American Order,暫譯)中,杜如松剖析中國了在過去三十年中的三次外交戰略轉向。

有老一輩的「中國通」指,拜登對華政策團隊集合新生代的中國通、民主黨鷹派的外交智囊以及曾嘗試與中國接觸卻大失所望的理想主義者,他們不再期望中國會從內部發生改變,而是重新強調團結盟友,達成力量的平衡來對抗中國。

也就是說,從拜登的對華智囊團隊的組成,可以看到白宮新一代「中國通」對中國基本上是懷有很大敵意,中美激烈對抗也暫難見緩和。

拜登對華政策「少帥」:中國已認定美國衰落

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後,對中國政策一直是各界矚目焦點,被視為新生代的白宮幕僚、白宮國家安全會議中國主任格維茲(Julian Gewirtz)的觀點,讓外界關注。他稍早前在《外交事務》雜誌撰文,剖析當前中美關係癥結,直指中國已認定美國衰落,美方對策是要展示美國仍然強大、使中國知道錯判形勢。

格維茲在拜登的對中事務團隊中屬於年輕一員,並且能通曉中文。他稍早前的文章題為「中國認為美國正衰落,華盛頓必須證明北京錯了(China Thinks America Is Losing Washington Must Show Beijing It’s Wrong)」。

格維茲:美國仍展示自己仍然強大

格維茲認為,正由於中國預期美國正走向衰落,因此中國敢於在香港、新疆採、澳洲、印度和台灣等問題上,採取更進取姿態。

但他強調,儘管如此,美國的中國政策制定者也相信華盛崸一定會抑制中國,而且,這個態勢並不會隨著美國政府更動而有所改變。

格維茲強調,美國目前已經不可能透過「外交安慰(Reassuring)」來說服中國領導層,放棄這些作法,美國要做的是向中國證明「美國依然強大」,能有效地恢復力量及領導力。

How should U.S. strategy toward China grapple with these changes? Given the dismal track record of the past several years, some may be tempted to try to undo these shifts by reassuring Beijing that the United States does not in fact intend to keep China down. This path is highly unlikely to succeed.

若要和中國有效競爭,格維茲指出,重點在於美國重振國內經濟基礎、技術優勢和民主制度,這些動作將深刻地撼動中國戰略基礎。

惟格維茲又認為,美國與中國在競爭的同時,也有著重要的共同利益和合作空間,美國將向北京表明,美國不害怕、也不會遏制一個「在全球扮演重要角色並遵守規則的繁榮中國」;隨著時間發展,這些措施最終也會為中國領導人創造空間,讓他們體認到,有需要解決緊迫的中美共同問題。

他強調,中美兩國要避免競爭帶來「最糟的結果」,實施有效的危機處理及衝突降溫機制。

格維茲:安慰中國政策已不適用  

格維茲(Julian Gewirtz)上任前是美國外交關係協會中國研究高級研究員。作爲拜登政府「中國團隊」的新成員,這位2018年才走出校門的年輕人將成爲美國對中國政策的操盤手之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