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拜登背后的神秘中国智囊团曝光

美国总统大选基本终局已定,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宣布胜选美国总统。那么他将会采取何种对华政策,或许从他选用的政策班底与智囊团成员的背景观察,可以窥见不少端倪。

目前,中美关系微妙,拜登在对华政策制定上备受外界关注。因其行政经验丰富,人脉深厚,熟悉外交事务,若当选将焕发巨大能量,其组织力和执政专业性不容小觑。

北京外国语大学区域与全球治理高等研究院教师、太和智库研究员陈征11月9日发文分析称,竞选期间,拜登组建了一支阵容豪华的外交“梦之队”,下设20个工作组,配置了49名联席主席,超过2,000人为其服务。

陈征认为,一旦胜选,拜登将修正美国日益偏离轨道的外交政策,而对华政策不可避免地会成为其总体外交政策的核心内容之一。要想判断拜登的对华政策,必须了解其外交团队的人员构成情况。

拜登外交团队既重用“嫡系”,也广纳贤才,其中大量关键人物将在拜登上台后进入不同岗位担任要职。目前看,以下拜登外交团队内层核心成员,即其“嫡系部队”,将是他执政后与中方直接打交道的主要对象。

随着拜登当选,中美关系走向备受国际社会关注。(Reuters)

随着拜登当选,中美关系走向备受国际社会关注。(Reuters)

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58岁,犹太裔,出生于外交精英世家。在中国问题上,布林肯给中美关系定下的基调是,“要比高不比低”,赞同采取预防性外交、支持军事威慑,主张对华坚持贸易规则和对等互惠,通过构建“民主国家联盟”对付“一带一路”。

汤姆·多尼伦(Thomas Donilon),65岁,曾任奥巴马(Barack Obama)第二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家族与拜登交情颇深,被称为“拜登的另一个自我”。多尼隆曾多次协调中美高级别对话,对中国领导人比较熟悉。

埃利·拉特纳(Ely Ratner),43岁,是年轻一代的中国问题专家。拉特纳2002年就进入国会参议院为拜登工作,2015年又成为拜登的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是制定对华政策的关键人物。

除“嫡系部队”外,拜登还吸纳了长期混迹于各届政府、来自民主党不同派系的政策圈精英。

2015年3月31日,时任美国常务副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华盛顿的布鲁金斯学会发表演讲。(新华社)
汤姆·多尼伦曾任奥巴马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AFP)
拜登当选后,其与中共高层“交情”备受关注。图为2001年8月8日,江泽民在北戴河会见拜登(右)。(新华社)
2011年8月18日,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接见拜登。(Reuters)
2012年2月14日,习近平访美与拜登微笑握手。

杰克·苏利文(Jake Sullivan),44岁,是民主党内公认的外交智囊和政治“新星”。他是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的嫡系,希拉里甚至曾放言称苏利文未来有竞选总统的可能。

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63岁,奥巴马时期任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是“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主要设计者。他门生众多,即使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时期也遍布国务院各大部门,其外交理念对美国外交界职业圈层影响较大。

此外,拜登团队还吸纳了不少女性精英,他很可能任命多位女性高官参与外交和国安决策。

中美关系不仅涉及外交和安全议题,还包括经贸、流行病、网络安全、气候变化等全球性问题,了解拜登团队外交安全领域以外的构成也很重要,特别是在经贸领域。

据了解,拜登已召唤多名奥巴马时期主流经济学家进入团队,并授意由哈佛大学前校长、克林顿时期的财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担任其经济团队的主要负责人。

梳理发现,拜登的外交团队汇聚四届美国总统的行政班底(以奥巴马时期人员为主),且跨越老中青三代。其成员多是名校的博士,他们离开政府后又在新美国安全中心、国家安全行动组织、阿斯本战略集团、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贝尔福中心等智库中汇集,经常联名发表文章,形成一个紧密圈子。

陈征分析称,与特朗普极具个人色彩的“朋友圈”相比,拜登领导的是汇集了各领域顶尖人物的“集团军”,意味着如果他当选,与美方打交道可能不会比特朗普时期更容易,需要更为精细和专业化的操作。

在对华政策方面,尤其需要关注苏利文、坎贝尔和拉特纳这个“铁三角”,他们将是拜登政府中给中美关系定基调的关键人物,美国对华决策群体的普遍年轻化将对中美关系产生何种影响则是值得研究的问题。

早期,拜登曾提出欢迎中国更好融入全球体系的主张,但随着参加美国大选后,拜登在话语及政策制定对华强硬的程度上与特朗普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在关注美国大选的同时,中美关系当前紧张的关系,恐不是换一个总统就能扭转局势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