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中科院近百人离职惊动中南海 疑似所长特殊身份被起底

针对中国科学院合肥研究院核能安全技术研究所(简称核所)有90余名科研人员集体辞职的事件,有知情人士透露了相关诱因。

综合媒体7月24日报道,多位核所相关人士表示,刺激大家离职的主要原因可能有两个,一个是核所所长吴宜灿。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自5月起就开始发起的院内改革。

陆媒《财经》杂志23日报道指,一位在此前已经离职的核所员工透露,吴宜灿的管理风格非常强势,他还在职时,核所里有两种文化,“加班文化”与“排球文化”。每个月所里会统计每个人的加班情况,即使没有事做,也要熬到晚上21时或22时才能下班。

该名员工透露,吴宜灿喜欢打排球,核所里有固定的排球比赛,“大家常常组织训练。”他不喜欢打排球,但是依然不能拒绝。

更令他难以忍受的,是要准备每年元旦晚会的节目,临近元旦那两个月,几乎所有的时间精力都要花在准备节目上,要有一些歌颂、赞扬吴宜灿的环节,最后还有献礼,还要讲礼物的意义。每个部门都花很多精力去准备这件事情。“我觉得特别头疼,特别累。”

他强调,近几年核所离职比例一直很高,离职原因多为受不了所内的文化氛围。”

另外,5月开始发起的院内改革是另一部分人离职的原因。

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2月,中科院合肥研究院召开机关和支撑部门负责人视频工作会,院长刘建国强调了以改革促进研究院创新发展的重要性,他表示改革的目标是科研和管理工作的高效率、扁平化,要打造专业化、职业型,敢于担当、有所作为的职能机关和服务机关,并按目标和使命统筹确定各个研究单元定位。

据陆媒澎湃新闻7月24日消息指,有合肥院内其他研究所人士表示,院内改革导致一系列结果:包括常州先进制造技术研究所等3个所被裁撤,多个研究所原有的人事权、财务权被大幅上收,院方扣项目经费的20%(高于业内通常比例),多个所的所长对项目经费使用的审批权被削弱等等。

澎湃新闻认为,当这一系列改革与核所高度以吴宜灿所长为核心的管理模式相遇时,双方激烈冲突的伏笔早已埋下,于是形成了6月15日当天的对峙及集体辞职。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吴宜灿近年来将很大精力投入科研产业化。在各类官方背景的活动中,除了中科院院士和核所所长,他常用的头衔还包括“中科凤麟创始人”。

据悉,发布在核所官网上的资料显示,中科凤麟始于1986年,主要从事先进核系统研发及相关安全技术研究,源于中国科学院核能安全技术研究所,已发展成为以中科瑞华、中科超精、中科超安、中科石金等公司为技术产业化平台,与国内外多家科研机构密切合作建立的多学科交叉研究团队,重点研究领域涵盖中子物理、先进裂变核能、聚变核能、核技术交叉应用等。

《财经》杂志23日的报道中援引过一位核所人士称,有一部分离职人员可能会入职中科凤麟,“吴所长之前在所里提过,大家想不想买房买车,想的话到我的公司来,大家一起来赚钱。”

与集体辞职闹得沸沸扬扬不同,有一些变化是在悄悄进行的。中科凤麟公司的官网页面和搜索词正在淡化一切与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核安全所、吴宜灿的关联关系。

目前,中科凤麟公司官网删除了吴宜灿的相关资料。据了解,7月23日,中科凤麟官网该首页已经删除了吴宜灿的资料,这则资料是关于吴宜灿在2019年当选中科院院士的。在这则资料中,有一张图片是吴宜灿正在指导相关工作。而此前在7月22日,这则资料还挂在该官网上。

此外,中科凤麟2019年9月发布的招聘信息显示,该公司主要是“以中国科学院核能安全技术研究所为核心”,现在的官网介绍中,这句话已经被删除。

据悉,关于近百名科研人员集体辞职一事,在7月17日,中科院党组研究决定成立专项工作组进;7月19日,工作组已抵达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开展调查工作。

7月21日,中科院网站再次发布消息称,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听取中科院有关情况汇报,并要求国务院办公厅、科技部、中科院等单位成立专项工作组,近日赴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就其下属研究所职工离职事件展开深入调研。

据悉,中国科学院核能安全技术研究所是面向核安全与先进核技术相关领域开展基础性、前瞻性、战略性研究的创新型研究所,目标是建成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核安全技术基础研究基地、核能安全专业创新型高端人才培养中心、核电站及其它核设施安全技术综合支持平台及第三方评价机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