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萧谈:暴力乱港有167万港人支持!议席数量背离或涉嫌选举舞弊!李嘉诚安心做「曱甴王」!

400万合资格投票港人,167万支持泛民及港独派,120万港人支持建制及港府。这个数字固然令人惊讶。但数字背后依然有众多问号,不妨一探究竟。

现实:过去5个月,暴徒们打砸抢烧、残害市民、暴力袭警、大肆破坏,不仅严重威胁了公共安全,对香港正常的经济秩序和民众日常生活都造成严重影响,将回归以来蓬勃的香港经济推向低谷。

结果:有167万人支持这样的骚乱,对“止暴制乱”投反对票,这究竟是什么心态?局外人看,这是十分失智和难以理喻的,因为砸的是自己的家,自己衣食住行的地方,受损的不是别人,是港人自己!香港损坏,跟别人没半毛钱关系。

国际上,没有一个地方的民众支持骚乱的人数多于支持和平的人数,香港的民情如此扭曲令人诧异。但若明白背后原因,或不难理解。

原因:外因,香港问题成功“国际化”,出现国际(包括美国政府与美欧媒体)”共管“香港事务的局面。这5个月,经西方媒体密集的偏颇式黄丝立场的报道(脸书及youtube删除不少蓝丝立场的账号),香港的街头抗争已经成为“争取自由民主”的象徵,打砸抢“合理化”。美欧媒体及大多数香港媒体把暴乱包装为追求民主自由的运动,带着华丽外衣的这场示威影响了很多人。加上传闻多时的美国与台湾等暗中资助,致使167万人支持“港独”!

内因:港府处理不力,只靠警察维护秩序的处理手法单一;司法,教育等体系被渗透,持黄丝立场与政府做隐性对抗;以苹果日报为首的港媒,渲染仇中情绪获得成功,加大了港人与内地的隔阂;以李嘉诚为首的部分香港富豪,或明或暗支持黄丝,壮大了黑衣人(即勇武派)的声势,黑衣人成为骚乱的主力军之一;综合势力长期影响下,香港大专院校,中学甚至小学被灌输“本土意识“(实则港独),成为骚乱(美其名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另一支主力军。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选举,有些数据十分诡异。167万支持泛民及港独,占57%,120万支持政府及建制,占41%,二者相差并不算悬殊,但反映在议员席位上,却是388比58,十八区是17:1。这显然没有准确反映出120万人和41%的民意,是选举制度是有问题?抑或选举过程与点票过程出现猫腻?

常理看,120万人的支持,41%的支持率,怎么只能得到58席(不到15%),17区只有1区取胜呢?这只能用诡异和不可思议来形容,若是真实,这样的选举制度,肯定不是民主制度。在真实与造假二者之间,笔者认为选举涉嫌造假,假在点票上。

此外,笔者留意到,一些人不断强调指“选举结果无疑将获得尊重,但政府仍须响应民众的正当诉求,”这说法只对一半,167万人的诉求固然要尊重,但另外120万人的愿望呢?120万人只想社会安宁,和平,就不值得尊重么?

其实,别说167万,就算400万全票支持暴力乱港搞独立,面对中华民族都是一条死路。君不见,台湾拥有军队,还有几乎全岛反对统一的民意,那又如何?台湾至今都未敢宣布独立。因为,中华民族,绝非香港167万,乃至台湾2000万所能比撼。再以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亚为例,全区公投独立,民意昭然,那又如何?加泰能从西班牙独立出去吗?

当然,理性来看,这次选举,表达了167万人的态度,港府以及中央政府必须有所作为,可以说,选举结果,完全改变了地区政治生态。这个战果将成为泛民阵营日後扩展势力的基础,也可以为明年立法会选举提供大量助选桩脚。

香港的权力结构并非由选民决定,但每场选举都会对政局产生影响。

香港建制派是稳定香港的主要力量,如今失去政治话语权,香港不再稳定。要乱,还要乱足20年,这是笔者的看法。

反修例风波的抗争强调无大台、无领袖;街头运动可以无大台,但如果要影响政局、在体制内抗争,民意总要透过体制内的机制才可发挥力量。很多在反修例风波中的积极分子,及部分曾经被捕的人,都在这次区选当选,从街头走入议会,将会令政府相当头痛。无大台的街头抗争,政府还可以用警力镇压,议员在议会内争取,政府就必须回应他们的诉求。

这次泛民在区选大翻身,「得力」於反修例风波的街头抗争,未来在议会内,他们肯定会延续「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以及「不与暴力割席」的立场,对政府来说,这意味着要止暴制乱的难度更大,街头的暴力冲突也不会减少!换句话说,区选结果对平息街头暴力不会有太大作用。

中央立场是大家所关注的,既然香港问题“国际化“,出现国际“共管”,为彰显主权,中央政府的立场肯定不会软,因为一旦泛民执政香港,中央管治香港的政治成本只会更大,更直接冲击对台政策甚至内地民心。

本质上,167万港人成为否定“一国两制”的民间力量,否定“一国二制”,本质也是对抗中央政府。因此,区选结果不仅不会改变目前的骚乱局面,还会加大社会撕裂。

泛民力量(美国代理人,乱港头目多次访美)的最终目的是出任香港特首,全面接管香港。所以,街头对抗将会继续,只是形式上除了街头作为呼应外,区议会,立法会再次成为主战场。泛民内外夹击,将是未来香港的政治生态之一。

香港经此一役,已经不是昨日的香港,国际自由港蜕变为国际政治港,大家已不能单从经济角度去看待和设计香港未来。香港,已经成为国际力量对华的桥头堡。英籍首富李嘉诚近年已经把内地,香港的资产大部分售出,完全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全身心做工联会主席所言的「曱甴王」了。

香港的格局,只能在2047年发生根本性改变。香港辉煌了三十余年,走下坡二十余年也很正常,事物总有起伏。

(2019.11.28 作者为悉尼邮报华人时事评论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