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猫眼社评 争夺香港治权之战,特首向美国道歉没有意义!

本报评论员 萧十一狼
6月15日,或是为了避免6月16日,泛民策动的二次上街示威,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就《逃犯修例》引发的社会争议及示威活动道歉了。这个谦道的不应该!更没有任何意义!
君不见,道歉不仅不能令示威游行取消,反而更变本加厉被泛民鼓动了更多人上街。
612的暴动,其实是2014年9月28日发起的“占中”暴乱,2016年旺角骚乱的又一次延续,从历史高度看,是三步曲(未来还会有第四步曲,直至达到政治目的)。因为,“占中”的策划者、“旺角骚乱”以及“612暴动”的策划者,都是同一班人,幕后黑手操控的壹传媒黎智英是这二次社会事件的总指挥。
由于第一次“占中”,被英国操控的香港法律体系,对黎智英网开一面,没有算账,导致他有机会再实施第二次“占中”—即“612暴动”。
从616示威人数比69示威人数增加来看,特区政府基本低估了黎智英及泛民的能耐,以为立法会占多数就能修例,完全低估了黎智英及泛民的“拿手好戏”,就是鼓动民众上街,策划暴动,继而引发冲突,借此发动国际舆论压力,由外至内实行“政治冲击”。
从林郑月娥道歉来看,特区政府这一场扞卫社会法治之战,扞卫国家尊严之战,是输了。但道歉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还会制造更多问题。
既然能向黎智英和泛民道歉(表面是向社会道歉),那么,要不要向逃犯黄台仰道歉?要不要向占中三丑道歉?要不要向狱中的黄之锋道歉?因为,不论黄之锋,还是黄台仰,甚至占中三丑等人,背后的总指挥都是黎智英以及“乱港四人帮”其他三人即李柱铭,陈方安生,陈日君。无论是2014年占中(占中三丑及黄之锋等),2016年旺角骚乱(黄台仰等)以及2019年612暴动,均是“乱港四人帮”一手策划,资金由黎智英提供。但濒临破产边缘的黎智英,那钱从何而来?问问黎智英的助手Mark Simon吧。
据媒体透露,多份与黎智英有关的机密文件漏出,间接证实其助手Mark Simon近十多年来,一直拥有多重身份,令这位美国中情局前雇员的真正身份更添神秘感。有“特务世家”之称。
在壹传媒内,Mark手握广告大权,曾去信和黄董事总经理霍建宁乞讨广告,曾威胁说若和黄集团不向壹传媒落广告,双方的关系会随即告终;公司以外,Mark变成香港共和党支部主席,既与美国驻华大使紧密联系,当年又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於中环大搞催票,更不时向黎提供最新美国政情分析。私人方面,Mark连黎妻买红酒,甚至黎食物中毒,Mark亦从中协助,称得上是黎的御用左右手。美国资金正是源源不绝地通过Mark流入黎智英账户,再分发到泛民各人手上。
可以说,香港近年的劫难,背后有美国的身影,这些劫难,实质是香港治权之争。
一直以来,香港对美国有巨大的价值,驻港领事馆编制庞大,与驻北京的大使馆形成南北监控中国的发展,驻港领事馆亦兼顾台湾以至东南亚。
港媒社论就指出,长夜难明赤县天,百年魔怪舞翩跹。百多年前,西方列强藉着坚船利炮轰开中国大门,《南京条约》割让香港,开启了国家百年屈辱史;之後的《马关条约》,连小日本都予取予求,更见丧权辱国的悲哀。香港这个小岛,从来都是外部势力兵家必争之地,鬼影幢幢,於今尤烈。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在美国急欲置中国於死地的国策之下,外部势力张牙舞爪,倾巢而出。今次修订《逃犯条例》之争,是治权之争、国运之战,不见硝烟,甚於硝烟。
月晕而风,础润而雨。反对派策划这场反修例风暴并非偶然,而是背後的外部势力处心积虑、急欲打残中国的必然。正如有人指出,在港府提出修例期间,外国发表所谓的声明达到六十多次,连特首林郑月娥都坦言前所未见,可见为了攻击及抹黑北京,外部势力已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对照中美博弈的大环境,美国霸权遭受中国挑战,出现这样的结果其实不足为奇。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前曾就反修例游行指指点点,即将举行的G20峰会,尽管有没有「习特会」还是未知之数,但华府已急不及待透露总统可能会与习近平讨论香港修例问题。香港变成中美决战前沿阵地,显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这就解释了,为何港府宣布暂缓修例,林郑已经一只脚跪低,反对派依然不依不饶,依然坚持总动员,如期於16日发起第四次反修例大游行。表面上,反对派提出撤回修例、林郑下台和谴责警方三大诉求,实际上,这些诉求大都只是幌子,反对派志不在条例是暂缓还是撤回,他们志在逼宫,誓要打到林郑双脚下跪,打到港府趴下,逼到她下台为止。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胁迫中央,实现占中未竟全功的夺权图谋。
这样说绝非无的放矢。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香港既有百年殖民地历史背景,又是中国面向世界的门户,正是这些特殊的历史和地理因素,香港从来都是西方列强用来对付中国和侵占中国利益的跳板。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崛起势不可当,以英美为首的西方国家出手打压中国更加频繁,更加不遮不掩。
尤其是面对贸易战来势汹汹,中国一改忍气吞声的常态,不能让的坚决不让,不能改的坚决不改,美国久攻不破,惴惴不安,适逢港府此时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处理不当,争议多多,遂为外部势力攻破堡垒提供可乘之机。在指挥大棒一挥之下,反对派政客及反中乱港传媒随即疯狂起舞,煽风点火,加上港府施政无能,不得民心,於是乎,一条跟普罗大众毫无关系的法例,一次为了堵塞法律漏洞而进行的修订,一件天经地义、黑白分明的事情,竟然成为民怨一发不可收拾的缺口。
毫无疑问,修例击中了反中乱港集团的要害,他们才会如此害怕,如此疯狂。所谓蛇无头而不行,反对派心中有鬼,担心壹传媒黎智英会被越境拘捕,也担心自己干下的反中乱港勾当会遭清算,不惜以死相搏,将全港七百余万人绑上战车。可以看见,16日的游行声势比上一次更大,人数比当年反二十三条立法游行更多,有人形容这是反对派「倾巢而出」的一次、「最狼」的一次,显然没有夸张。一国和两制已被逼到悬崖边缘,退一步跌入万丈深渊,就会粉身碎骨。
显而易见,反对派提出所谓的三大诉求,全部不可能接受,接受了,等於中央放弃两制治权,一国也会被敌人攻陷打趴。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今次修例已不是小事一桩,而是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关乎港府的管治,关乎中央的权威,关乎一国两制的命运,关乎国运之争,而且这仅仅是开始,外部势力肯定会全方位进攻,中央只要一步错就会步步错,这是一场生死决战,背後是中美角力,单凭港府根本招架不住,一国和两制将何去何从?
在中央政府而言,「一国两制」不是隔离香港,而是要香港对国家的发展有更大的贡献。也因此,绝不容许香港成为反共、反中基地,颠覆内地,无论怎样,都会守衞香港。守衞香港便是维护「一国两制」,防止其变质和被利用。
「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在回归後政治松懈,给美国有机可乘。美国领事馆以及联盟的其他领事馆,例如英、德等都可密切配合工作,也可用欧盟等其他领事馆替代出手。而教育、企业、媒体也早布了众多的关系,其中尤以媒体为最,在香港和海外(泰国等)均有培训香港记者的设施,此所以美国在香港动员能力强大。香港作为东亚、东南亚情治中心的效果也巨大。在英治时,香港有英、美情治部门的地区站。回归後,香港再没有政治部,对之监控缺乏,相信它们并未完全撤退。教育方面设有培训社运精英的培训中心,而泛民控制的教协关键时刻在6月12日搞“罢课”,变相提供时间鼓励学生上街游行。
经济方面,香港的美资企业总部数目仅次於中资企业,利用香港协调在内地及东亚、东南亚地区的企业运作。香港的国际化专业服务企业数目胜伦敦、纽约,基金业也规模庞大。香港金融市场汇集了中国海内外各个途径的资金,美国不会轻易放弃由此产生出来的金融服务利益,尤其是美资可以利用香港的股票、外汇市场,联动地投机中国内地金融市场,在纽约的场外交易起着操控作用。此中涉及的天文数目暴利,又岂是美国可以随便牺牲的?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当年,毛泽东对共产党跳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定律充满信心,如今,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迎来成立七十周年,超越苏共成为执政时间最长的共产党,中国更早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现在,香港面临水浸眼眉的窘局,是大乱走入大治,还是大乱走向更乱,再次考验中央的决心。不破不立,不塞不流。历史上几乎所有太平盛世都是在天下大乱之後出现,汉代文景之治,承秦末天下大乱而来;唐代贞观之治,承隋末天下大乱而来;清代康乾盛世,同样承明清易代的天下大乱而来。今日两制的乱局,有危也有机,关键就在於中央能否强硬应对。
众所周知,李鸿章代表清政府签订《马关条约》,丧权辱国,自此背上汉奸骂名。邓小平收回香港前,曾当着英国前首相希思的面,说出「英国政府想用主权来换治权是行不通的,我不解决这个问题,我就是李鸿章;谁不解决这个问题,谁就是李鸿章」,豪言壮语,掷地有声。正是他强硬主张收回香港,甚至拍案而起,令英国人知难而退,香港才能顺利回归,中国才能洗刷百年耻辱,才能迎来今日的「中国梦」。
明乎此,中央就不能畏首畏尾,瞻前顾後,领导人要比肩毛邓,必先强硬抵抗外侮,给他们迎头痛击,令他们叫痛,令他们不敢造次,令他们不敢作反。攘外必先安内,要一心一意将枪口对外,必先解决香港内部问题,清除瘀血。
今次的反修例风暴,林郑无能固然难辞其咎,但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为官避事,沦为「避政司」,更要第一个问责。作为修例主要推手,郑若骅丑闻缠身本已欠缺公信力,她不是将勤补拙,反而傲慢懒政,视立法会如无物,保安事务委员会「五次开会四不出席」,终致修例失败收场。更何况,在她把持之下,律政司有法不依,执法不公,姑息养奸,包庇反中乱港集团,香港沦落到今日田地,「避政司」绝对是头号罪人。
说到底,强硬才是王道,胜利只会眷顾强者。林郑昨晚向全港市民致歉,显然已被打到毫无还手之力,中央还要冷眼旁观到甚麽时候?这场中外之战、治权之争不可能和平解决,外部势力「点指兵兵」的游戏还会继续,但随着牛鬼蛇神纷纷出洞,魑魅魍魉露出原形,反对派的号召力已经去到「最尽」了,不可能有更多人上街了,中央应下决心出手收拾残局。
总而言之,穷则变,变则通。香港要浴火重生,中央就必须有破釜沉舟的决心,否则两制只能继续沉沦,直至灭亡。
香港的治权之争,已经从中英之间转移到中美之间,中美博弈一天未分胜负,美国都要争夺香港治权,利用香港打造为反华桥头堡。
所以,特首林郑月娥的“道歉”从何而来?跟谁“道歉”?是美国吗?
(2019.6.18 猫眼社评 作者为华人时事评论家)
题图:外籍人士指挥612暴动–扔砖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