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扛着红旗反红旗 “政委灿荣”公众号主管柴晓明出卖金灿荣入罪

据媒体报道,北京时间3月24日,一张“南京市国家安全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翻拍照引发关注。
通知书内容显示,南京市国家安全局于3月21日10时对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柴晓明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落款盖有南京市国家安全局红章。
据左派自媒体披露,柴晓明现年43岁,是上海人,曾留学英国,曾在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任职,2018年赴南京一家企业任职。
柴晓明曾为中国一些左翼网站供稿,在南京期间,他一直负责“政委灿荣”公号的运营。不过,该公号已于3月20日停止更新。
“政委灿荣”文章主题多是与中国人大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的演讲有关。后者在香港的最新演讲称,东西方力量正发生根本性变化。
题图:南京国安局出具的通知书(图源:红色参考01截图)

蕭十一狼点评:
这个新闻,海外媒体的关注点一是言论自由,二是提到“左派”。但这样的关注,显然是立场先行,有违客观。
首先,柴晓明虽然为自媒体写手,但他的事情,显然触犯法律,不属于言论自由范畴,媒体强调这一点,有对中国政府施压的动机。事实上,若是涉及言论自由的事情,是网监的事情,根本不会劳烦国安部门出手,所以,柴晓明的事情与所谓言论自由无关。

其次,柴晓明的“左派”身份,媒体也多次提及,有指政府打压左派之嫌,但这一立场也不妥,有激化社会矛盾的目的,所谓的左派,右派,言行均应在合法范畴里,更不能成为违法的“保护伞”。问题是柴晓明这次跟什么派无关。因为,所谓左派,右派均不属国安部门的管辖范围。

若没有切实证据,相信国安部门不会冤枉柴晓明。根据笔者最新得知,柴晓明涉及泄密甚至是间谍罪。他涉罪的内容是将金灿荣与高层谈话的内容,透露给域外情报机构。这等于是出卖了国家,出卖了金灿荣。所以除了颠覆国家罪,还有一个间谍罪。

看看柴晓明的履历以及涉罪,还真是扛着红旗反红旗的新典型。
这种人,一般不好辨别,所以也是最危险的。象贺卫方,茅于轼之流,就公开鼓吹西方宪政,明摆着颠覆国家政权,但由于其身份特殊,政府也不搞文字狱,还只能暂时归到“言论自由”的范畴对待,还只能暂时归到“自由派”、“右派”的幌子下,最多禁声而已,所以这些砸锅党至今逍遥法外(不过,民间就没有这顾虑,将这些危害共和国根基的败类一一列上《民族正义法庭》,立此存照)。

时代正在发生巨变,各方势力蠢蠢欲动,各种明争暗斗不断上演,柴晓明就是一个最新的例子。
看来,柴晓明想竞逐第二届即2019年的公知榜了。
(2019.3.26初稿,3.27修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