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周刊網絡雜志

龍行天下 華人銳視角! 筆走劍峰 評論新媒體!

头条蕭析 到柳青的湖畔大学的富豪同学们发声了!

作者:蕭十一狼

柳青的滴滴引发的社会安全事件,引发大家对民生问题的关注。这不是什么通货膨胀的民生问题,而是生命无法得到保障的大问题。滴滴,笔者认为,它就是奶粉行业的“三鹿”,疫苗行业的“长生”,就性质而言没有区别,都危害到人的生命安全,都是一样无法保障人生安全。

但同时也引发出另一个社会问题,就是资本涉及的国家问题。滴滴也好,三鹿也好,长生也好,其实都提醒大家一点,就是当资本象脱缰的野马,肆意扩张的时候,其引发的社会危机也同样不断酝酿伺机爆发。可以说,资本的无限扩张,已经威胁到共和国的根基。

中国有一所前无古人的“大学”,这就是《湖畔大学》,以笔者所见,这是连欧美列强都没有的“大学”。欧美列强跟传统一样,也是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到大学,一个人的教育,基本到大学就到顶了(包括在大学里读研,读博),欧美列强也没什么三头六臂,没什么所谓的富豪大学。

可偏偏在中国,传统教育体制外还奇奇怪怪的弄出一个《湖畔大学》,里面的“学生”竟然全是功成利就的富豪,不是富豪还进不了这个所谓的“大学”。这样古今中外从没有过的“大学”,说它是当代奇葩十分贴切,古今中外的教育家,可能不会想到现今的教育竟长出这么一个“疮”来了。

难道这些富豪都缺乏什么知识?需要走在一起的目的,相信不难明白,其实就是抱团,巩固既得利益。

一直有人说“商人无祖国”,你说《湖畔大学》是给富豪们灌输爱国主义教育倒也罢了,但从大学创办至今,依笔者观察,《湖畔大学》对社会的公益事业做出什么贡献,甚至完全不透明。有点像“西山会”。

不难看出,《湖畔大学》实质就是一个富豪俱乐部,而这个“俱乐部”,实质是资本抱团的平台。

具有“山头主义”性质的泰山会,早前超过100位顶级富豪为联想柳传志站台,与广大爱国网民为敌,这一事件,其实敲响了资本对国家的影响与权力欲望的警钟。

无论泰山会也好,湖畔大学(实质是另一个“泰山会”),不论是非曲直,遇事抱团是他们的一大特点。所谓的互相支持,是毫无道德可言。

笔者从网络上看到一个聊天截屏,是柳青所在的湖畔大学第四届同学会的群组聊天截屏。

从内容上看,众富豪就没把滴滴的受害人当回事,没有一个人对受害人显示出同情心和怜悯之情,反倒对柳青“嘘寒问暖”,仿佛柳青才是受害者。

这就是资本抱团的恐怖所在—完全没有是非观,有的只是那种缺乏正义感的“团结”精神。延伸开去,一旦国家利益与富豪利益相左时,不难想象,国家利益肯定靠边站的。这一间隙,大家想域外势力不会乘虚而进吗?

聊天记录一:“滴滴仍然是出行首选”。请问一下,都闹出人命了,还是“出行首选”?这些可能出门带司机的货色,会坐滴滴么?只能说冷漠无比!没死到自己头上,是吧?

聊天记录二:“加油”。加什么油?是为继续“祸害”加油?言词之间没有一种痛定思痛的对社会责任的反思。

聊天记录三:“心力的增长,必定会带来企业的增长”。这恐怕是《湖畔大学》的口号吧?若是正常的磨练,这话是励志的,但若是涉及社会公众安全的问题的话,这种“磨炼”就十分血腥了!而且,在这些富豪眼里,似乎就只有“企业的增长”,没有什么社会责任,更别说什么社会贡献了。

聊天记录四:“会越来越好的”。企业本身就百病缠身,管理问题一大堆,社会案件(没曝光的)一摞摞,何来“越来越好”?经营者都没把消费者当回事,草菅人命,还能好到哪里去?笔者不相信这样的企业能“越来越好”!

这样的聊天,跟武汉滴滴司机的毫无人性的聊天差别不大,只是道貌岸然而已。

大家以为象滴滴这样的企业,真是真心实意给社会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吗?错了,一切只为了上市,一切只为了富豪榜上的排名而已。

资本抱团,一切只为了自己的企业利益!太赤裸裸了。中美贸易战,面对外侮,这些湖畔大学的童鞋们发过声了吗?中兴被制裁,中国的富豪发过声吗?屁都没一个!

湖畔大学这样的平台,是一群既得利益者的资本平台,不过挂上了“大学”的招牌,形象光鲜而已。当财雄势大后,就自然发出柳传志那一声“请给政治地位”了!

当然,柳传志未必等到有“政治地位”那一天,但湖畔大学的校长还有机会,富二代柳青还有机会。。。

值得指出的是,湖畔大学其中一届的学员,在其网站直接禁言笔者。幸好笔者发言渠道多不胜数,压根没在乎。对海外华侨尚且如此,身在国内的其他写手,还敢言吗?在资本垄断之下,还敢言吗?

笔者个人认为,到考虑是否取缔《湖畔大学》的时候了。中国教育需要这样的怪胎大学吗?搞个《湖畔大学》,还不用到民政局申请NGO,高招!就那校长能想出来!充满外星人智慧呢!

(2018.8.30作者为澳洲《悉尼邮报》社长兼主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