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普世價值vs.普羅價值

中共建黨百年,除了解決中國積弱不振的根本問題之外,也有效應對了絕對貧窮問題。總書記習近平今年宣布,中國「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現行標準下近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創造了「人間奇蹟」。相對於美國等資本主義國家貧富差距日益擴大,赤貧人口日益增多,「精準扶貧」確實是中國的一大成就,體現了社會主義確能為普羅大眾謀福利的優越性。

當前兩大體系之間的競爭方興未艾,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高舉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大旗,認為這些理念是普世價值,中國卻拒不遵奉,由此形成了民主與專制之爭。美國等西方國家以普世價值的推動者傲視中國,中國則以普羅大眾的造福者輕賤資本國家,形成了普世價值vs.普羅價值之爭。

篤信普世價值的美國總統拜登在國會演說中說:「我們的民主能夠實現它的應許,讓我們所有人——按照神的形象被造,人人平等——有機會過著有體面、有尊嚴並充滿可能性的生活嗎?我們的民主能夠滿足我們的人民最迫切的需求嗎?我們的民主能夠克服撕裂我們的謊言、憤怒、仇恨和恐懼嗎?」他接著說:「美國的對手——世界的專制者,正在打賭它不能。」然而,「他們是錯的。我們必須證明他們是錯的。我們必須證明民主仍然能夠行之有效,我們的政府仍然行之有效,而且能夠為人民帶來成果」。結論是「專制不會贏得未來,未來屬於美國」。這套說法將兩強相爭定義為普世價值的推進與阻滯之爭。

建黨百年的中共從不奉行自由資本主義,隨而也不認同有普世價值存在,反而認為那些意識形態只不過是建立在資本主義階級社會的價值觀,各國應該依據國情走不同的道路,而不應將自己的體制強加於人。儘管在普世價值的話語權上,中國屈居下風,但自詡在為普羅大眾利益的效力上卓有成就,創造了一個在分配正義上優於資本主義國家的理想國度。他們常拿資本主義社會普羅大眾普遍處於貧困無依困境反唇相譏。

在分配正義上,資本主義社會確實弊病明顯,而且貧富差距問題日益嚴重。過去幾十年中,美國最富有家庭和底層家庭之間的財富差距急遽擴大;美聯儲今年六月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第一季度,美國最富百分之一家庭控制的財富高達四十一萬億美元,而底層百分之五十的家庭只有約二點六二萬億美元的財富。

貧富懸殊天差地別,使得自認在「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的中共,對於社會主義體制的自信更加堅定,同時對於歐美國家堅信的普世價值更加蔑視。

普世價值泛指那些不分領域、超越宗教、國家、民族、出於人類的良知與理性的價值觀念,也就是「人類普遍認可的共同價值」。凡是有益的事物就有價值,對人類普遍有益的事物就是普世價值,也可稱之為「普適」價值。然而,是否應確信真有可普適於世而可普行於世的絕對性價值?普世價值是否存在,首先必須釐清道德普遍主義和道德相對主義的區別,也就是究竟有無絕對真理存在?其次要釐清普世原則與普世價值的分際,也就是普世價值的範圍為何?

以被奉為普世價值核心的民主政治而言,民主有高度價值,對西方國家的崛起和現代世界的發展居功厥偉,但如果把特地的民主形式模式化、普世化,將相對有其優越性的制度認定為絕對性的真理,進而認定世界上只有一種理想的政治模式,所有社會都只有一種歸宿,則顯然是否定了多元化價值,恰恰與民主所信奉的價值觀背道而馳。其他泛指為普世價值的理念亦乎如此,都是將一個美好的原則普世化、絕對化,其中最大的謬誤就是漠視制度與社會、價值與文明必須有機結合的道理,以為普世價值必須落實於發展狀態極其殊異的國家,見識既狹隘又偏執。如果進而產生歷史終結論的概念,甚至形成民族優越論的傲慢,就是更大的謬誤了。

當然,近世廣為宣揚的普世價值,無論是自由、民主、人權還是法治,都蘊含著美好而良善的理想,值得奉為政治實踐所遵循的原則。就此而言,建黨百年的中共即使否定普世價值的存在,也應把持其中可以放諸四海而皆準的理想與原則奉為圭臬,努力遵循並且促其實現。這不僅是為了與人類普世性文明更加相容相洽,也是國家發展脫離貧窮狀態之後,向更高境界的途程中必須提升的價值追求。

對於建黨百年的中共而言,現在相對富強了,有效解決了挨餓與挨打的問題,現在面對越來越被挨罵的窘境,因此爭取廣受世人敬重,確可懸為今後努力的新目標。就此而言,中共所揭示的現代化社會主義大國目標,實在可以涵納更多當今世人普遍珍愛的理想與原則,如人民的通訊與言論自由權利、基本人權的保障以及以人民授權為前提與基礎的法治,以期讓中國在強大之後進一步變得偉大。

美國等西方國家以普世價值的推動者傲視中國,中國則以普羅大眾的造福者輕賤資本國家。

作者:陳國祥,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中國時報》特約主筆;前中央社董事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