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七國集團峰會美國合縱連橫

美國財長耶倫暗示結束「美國優先」政策,為總統拜登在七國集團峰會樹立美國領導權奠定基礎,設定全球企業最低稅率15%,避免「避稅天堂」競爭。G7將成為拜登團結盟友對抗中國的舞台。

因為亞洲和其他地方新經濟體的快速崛起以及世界經濟中心的轉移,七國集團(G7)峰會早就淪為有名無實的「富人俱樂部」。但是對美國總統拜登而言,這次西方七國集團的倫敦峰會(六月十一日至十三日)是他進入白宮後的首次大型外交舞台,也是他擺脫內政困擾、重新在世界舞台闡述美國領導權的一次重要亮相。

毫無疑問,結盟與中國對抗是拜登全球外交的重頭戲,也是拜登企圖壓制中國超越、維護美國霸權的唯一手段。拜登在《華盛頓郵報》刊文談及他即將開始的首次外訪,三次提到中國,稱無論在哪個領域,美國將帶領民主國家提供一個中國以外的、高水準選擇。因此在領袖峰會之前的七國財長峰會,就要彌合盟友之間在經濟利益上針鋒相對的裂縫,整合七國集團的利益訴求,為在外交和政治上抱團抗中奠定內部基礎,同時也為之後的二十國集團峰會定下應對之招。

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時代沒有盟友外交,無論是關稅戰還是討軍費,特朗普都是烽煙四起、六親不認,他秉持的是「美國優先」,即使盟國在他眼裏也是「待割的韭菜」。

耶倫「終結」美國優先

拜登上台後,實行的是「沒有特朗普的特朗普美國優先政策」,連外交政策也是以「美國中產階級的利益為基礎」。但是,特朗普的孤立主義和新冠疫情重創美國經濟,讓美國實力大幅度下降,並帶來了信任危機。因此,拜登政府為了「撥亂反正」,重回傳統的盟友外交,就必須對特朗普「美國優先」有一個「清算」,讓盟國和世界知道拜登政府沒有延續美國優先政策,而是在包含外交、政治、軍事乃至經貿的更廣泛的層面,推動全方位的盟友外交,來對抗中國的崛起和超越,以釋盟國心頭的憂慮。

在這次七國財長會議上達成的「歷史性協定」就是支持把全球最低企業稅率設為百分之十五,並將在改革國際稅收規則、取消數位(數碼、數字)服務稅等領域進行協調。這次會議達成的全球稅務協定目的是防止大型跨國企業通過將大部分利潤登記在低稅收轄區來逃避納稅,同時也避免「避稅天堂」利用低稅率吸引商業活動或利潤。顯然,像蘋果、谷歌等美國大公司成為了標的,這也符合拜登在國內號召擴大對巨頭大公司的徵稅的政策。

由於財長峰會達成了最低企業稅率設置的共識,美國財政部長耶倫借題發揮,在會後於社交媒體發文聲稱,由她推動設置的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將結束各國競相壓低企業稅率的「競賽」,或將為各國帶來巨額財政收入,而拜登政府有意將獲得的收入投入基本建設。耶倫暗示,此舉表明美國已經結束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政策,讓美國和盟友在協議下共享成果。

歐洲徵收美科技稅之爭

不過,對拜登政府的此種宣示,歐洲國家未必真的買帳。輿論認為,拜登政府將特朗普「明火執仗」的美國優先政策,套上了「盟友協商、各國共贏」的漂亮偽裝,骨子裏仍然是「美國優先」。最佳的例子就是美國與歐洲國家針對美國科技巨頭徵收的巨額數位服務稅問題上,出現嚴重分歧。法國等自去年十二月開始向谷歌、亞馬遜等徵收百分之三的服務稅,理由是這些巨頭在歐盟市場獲取驚人利益,但對當地公共服務貢獻有限。

對此,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六月二日宣布,將對奧地利、英國、意大利、西班牙等六國總值二十億美元的商品徵收百分之二十五的關稅,以報復上述國家對美國企業徵收數位服務稅。

特朗普再度出山

正當拜登摩拳擦掌要大展他「協調外交」的長才之際,老對手特朗普在安靜一段時間後再度在政治上出山,猛烈抨擊拜登政府。他六月五日出席於格林威爾召開的北卡羅萊納州的共和黨代表大會,在粉絲一片「我愛你」的呼喊中,發表了一個半小時的演講。

除了一如既往抨擊去年總統選舉被「非法竊取」之外,特朗普還激烈抨擊在拜登的領導下,美國已經陷入非常慌亂的狀態,其表現包括犯罪率呈爆炸式增長、非法移民激增、油價飆升、工業備受外國網路攻擊等,現場場面讓人感到特朗普又回到了選舉激情之中。

雖然特朗普出山的表面理由是啟動美國中期選舉的氛圍,要幫助共和黨在明年奪回參眾兩院的主導權,但實際上,美國政情觀察家都清楚,特朗普一方面要擺脫官司纏身的負面形象,提升在社交媒體封殺其聲音後的「政治話語權」,另一方面仍然要掌控共和黨,排除黨內反對他的聲音。擅長製造話題的特朗普不但要炒熱二零二四年大選奪回白宮的戲碼,以鞏固支持者的基本盤,而且還呼應特朗普策士或者保守派新聞人異想天開的驚人建議,其中包括二零二二出馬競選參議員,甚至二零二二出馬競選國會議員,借著共和黨拿回眾議院多數議席競選議長席位,把佩洛西趕下台之外,還可以率領眾議院來彈劾拜登總統。不過,值得關注的是,特朗普知道在對華政策上他已經可以制約拜登,因此,他在新冠疫情問題上繼續砲轟中國,以抵消拜登在推動美國民眾注射新冠疫苗方面的成績。

特朗普挾中國制約拜登

特朗普指出,新冠病毒是中國實驗室外洩,因此他代表美國和世界向北京索償十萬億美元,並要將中國所有商品的進口關稅上調至百分之一百。

特朗普顯然想要拜登在中國問題上對他「拿香跟著拜」,因為輿論認為,拜登上台近五個月,在內政上通過總統行政命令或者立法已經推翻或者改變了很多特朗普的政策,但是,在對華政策上,拜登幾乎全面承繼特朗普的「抗中」政策,無論是關稅還是其他的東西都照單全收,甚至還加大了特朗普制定的限制美國投資的「中共軍方企業」名單,並在方法上從「單兵抗中」變成「抱團抗中」,甚至已經將俄羅斯的挑戰置於中國之後,並在這次參加七國峰會之後的歐洲行程中,安排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進行高峰會。

值得關注的是,特朗普的十萬億賠償之說其實也發生在白宮首席抗疫顧問福奇的通信郵件公開,以及拜登改變策略,要求在九十天內調查中國武漢病毒實驗室在新冠源頭上的角色作用之後。

特朗普見縫插針加碼,既給特朗普的反華民粹主義支持者加溫,也給拜登的對華策略下套子:如果拜登施壓中國成功,那功勞是特朗普的;如果施壓失敗,則是拜登對華軟弱所致。

美國媒體最近披露福奇於去年上半年超過八百頁的電子郵件通信記錄,其中包括他與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的郵件對話,福奇曾表示「我們一起渡過難關」。美國一些輿論認為福奇與中方關係密切,而且部分郵件內容提及武漢病毒實驗室,因此應該加以關注及調查。

事實上,儘管白宮沒有對特朗普的對華索賠置評,但國務卿布林肯在特朗普「十萬億索賠」講話的翌日就接受媒體採訪,表明美國要查清楚新冠病毒來源,並要求中國開放透明,為此負責。由此可見,在對華問題上,特朗普甚至控制了民主黨執政團隊的政策走向。

病毒溯源成貿易談判籌碼

當然,不能排除的是,白宮突然在調查新冠病毒源頭上杠上中國,是否與美國貿易代表戴琪與中國副總理劉鶴的貿易談判有關。拜登為了在第二階段貿易談判獲取比前政府第一階段更佳的成果,自然要給自己的談判增加額外的籌碼,故而白宮設定了九十天的限制,即使大家都知道新冠病毒源頭調查這樣複雜的過程不可能三個月完成。因此,如何應對在新冠病毒源頭問題上特朗普與拜登的合流,對北京而言,確實是棘手的挑戰。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