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組織的密碼與密碼的組織

疫情之變使日本社會反思,不要讓人力資源優勢成為劣勢,不要讓組織的密碼成為自我設限的密碼組織,陷入被死亡誘惑的迷宮,重演被命運擊敗的歷史劇本。

日本怎麼會輸掉第二次世界大戰?一般的歷史教科書都是強調美國原子彈的作用,但其實背後是有更深層的原因。

日本軍隊曾經在太平洋戰爭中所向披靡,哈佛畢業的山本五十六統帥策劃的珍珠港偷襲,讓美國海軍損失慘重,並攻陷新加坡、馬尼拉、香港。但美國在羅斯福總統的領導下,啟動「民主武器庫」的巨大生產力,發動大反攻,而扭轉戰役的利器,就是破譯了日本皇軍的密碼。

密碼為什麼會被破譯?這似乎只是美國的運氣,但史家的研究發現,美軍的情報專家在竊聽日軍的密碼時,都可以發現每一個信件都有些固定的句型、格式,上下文推測,掌握文字的規律,終於破譯密碼。

這也導致美軍發現山本五十六在新幾內亞機場起飛的情報,在附近埋伏,將這位統帥的座機擊落,從而在太平洋戰場中逆襲,扭轉戰局。

密碼戰失敗與山本五十六之死,是日軍失利的開始。戰史專家從更深層的組織問題出發,發現日本組織上的優勢也往往是它的劣勢,在勝利的掌聲與鮮花的背後,其實早已暗藏自我毀滅的因子,最後走上兵敗如山倒的結局。

日本組織的優勢是人力資源素質高,紀律性強,敢於犧牲,冒險犯難。但它的高層決策模式重視取得共識,越是重大的事件,責任範圍就越不明朗,對結果誰都不負責。

共識政治(Consensus Politics)本來是日本的獨特文化傳統,和西方的「多數決」不同,也與獨裁的強人政治不一樣,日本人的決策重視取得共識,才可以推動組織發揮如臂使指、渾然一體的功效。這也許可以追溯到幕府時代,是日本人習慣的組織管理的方式。它的好處是集思廣益,避免一言堂,防止權力的跋扈。

但另一方面,它也造成決策上的漏洞,太過拘泥於過去的先例,程序先行,一板一眼,一個蘿蔔一個坑,因此容易被對手「看破手腳」。

密碼的疏漏,與行事風格上的僵硬有關,當年日本軍中的情報書信還是要有上下級的格式,按程序辦事,開頭與最後的問候語句也使得語法與句型重覆,被破譯者找到了破綻。

日本這次防疫失敗,也使得日本的組織僵硬與死板的問題暴露。日本人擅長做好計劃,仔細執行,但短處是不知靈活處理變局。防疫如作戰,病毒不斷變種,和戰爭中的敵人一樣狡猾;若不知道應變,就會吃了大虧。

因而這次疫情之變,也使得日本社會反思,如何記取教訓,不要讓人力資源的優勢成為劣勢,不要讓組織的密碼,成為自我設限的密碼組織,陷入被死亡誘惑的迷宮,重演被命運擊敗的歷史劇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