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阿拉斯加見證美中權力轉移

政治學大師奧根斯基提出「權力轉移」理論,解釋中美角力。阿拉斯加會議顯示北京正在追求更高的國際地位,肯定自身的管治模式。美國國務院表示了解北京意圖,而且態度軟化。

三月十八日阿拉斯加會議之後,仿彿一夕之間洗刷了中華民族的百年恥辱。《華爾街日報》的專欄作家米德(Walter R. Mead)以「頭撞南牆」形容美國總統拜登在慕尼黑會議所稱的「美國回來了」,他認為目前是甘迺迪時代以來美俄關係最差的時刻,美中關係則是基辛格(季辛吉)一九七一年訪華以來最壞的,至於北京與莫斯科關係則是斯大林死後最密切的。

由於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表示華府「對中國的行為深表關切,包括在新疆、香港、台灣、對美國的網路攻擊以及對盟國的經濟脅迫」,三月二十三日英國著名史學家佛格森(Niall Ferguson)在題為《台灣危機可能標誌美帝國終結》文中指出,若美國輸掉或不出手干預台海衝突,讓台灣落入中國大陸之手,美國不僅將完全失去在印太區域的統治地位,更會因後續影響,將全球霸權之位拱手讓給中國大陸,因為「得台灣者得天下」。

三月二十四日《外交事務》網站刊登了哥倫比亞大學教授柯慶生(Thomas J. Christensen)二零一九年在韓國峨山政策研究院研討會發表的論文,他認為近年來政學界一直都錯誤地把美中競爭類比為「新冷戰」。《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認為:「華盛頓精心打造地緣政治工具,中國卻不吃他們那一套,『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他們一定通過這次對話有了更多遏制中國的無力感。美國的認知錯位在於認為憑藉它的實力和上世紀冷戰的經驗,它能夠遏制住並且壓垮中國。」有鑑於此,從更長的時間軸線或許才能看清中美「二加二」對話的歷史意義,權力轉移理論應可提供相當的解釋力。

權力轉移理論下的中國

「權力轉移」理論由奧根斯基(A.F. Kenneth Organski)於一九五八年在其所著《世界政治》(World Politics)一書中首次提出,他在該書曾謂:「問題不在於中國是否會成為全球最強的國家,而是多久會到達此一地位。」一九八零年他和古格勒(Jacek Kugler)合著的《戰爭總帳》(War Ledger)一書算是該理論之完整建構。一九九六年由古格勒主編之《均勢與戰爭》(Parity and War)明確指出中國因綜合國力不斷提升而逐漸具備對國際現況表達不滿的實力,最終將成為美國霸權的挑戰者。千禧年出版的《權力轉移:二十一世紀的戰略》(Power Transition: Strategies for the 21st Century)一書更指出:「只要中國大陸繼續對其在國際局勢中所擔任的角色不滿,將是美國唯一潛在的挑戰者。」

「權力轉移」理論認為國際政治權力集中於少數國家之手,而戰爭則源自體系內主要國家間綜合國力之差異、成長速度之快慢及對現狀(status quo)之滿意程度。敵對國家或集團的政治、經濟、軍事等綜合力量呈現均勢(parity)時,戰爭的機率會增加,雙方實力呈現明顯差距時戰爭的可能性降低。發動戰爭者通常為綜合國力較弱但不滿於現狀者,而綜合國力則取決於人口之多寡、政治效率和經濟發展。以經濟發展為例,中國的購買力平價(purchasing power parity)在二零一七年超越美國,這也就難怪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主席理察.哈斯(Richard N. Haass)在二零一八年指出:「中國如今的經濟規模是三十年前的三十倍,已成為全球數一數二的經濟體,認為其會滿足於在美國設計和主導的國際體系中僅僅充當一個『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無疑是不切實際的。」

中國追求新國際定位

二零一七年的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提出中美應建立真正平等、友好協商的「新型大國關係」,「鬥爭」成為整個報告的關鍵字之一。這等同於宣告在面對美國打壓的政治立場要勇於鬥爭,絕不投降。該報告更主張「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給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選擇,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日,《厲害了,我的國》(Amazing China)於國內各大院線電影院上映。同年六月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與中外記者見面時豪邁地宣示:「中國共產黨是世界上最大的政黨。大就要有大的樣子。」

新冠疫情暴發後,二零年二月三日米德在《華爾街日報》專欄題為《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的評論引發爭議。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示中方「要求《華爾街日報》認識到錯誤的嚴重性,公開正式道歉並查處相關責任人,同時保留對該報採取進一步措施的權利」。美國的現代中國史學家裴士鋒(Stephen R. Platt)認為:「沒有哪個心智正常的人會把今天的中國和十九世紀末的中國混為一談。」

美國國務院的態度改變

二零二零年五月美國國務院推出的《美國對中國的戰略方針》指出,「美國對中國的政策並不期望試圖改變中國的國內治理模式。中國最終是否走向自由開放秩序的原則只能由中國人民自己決定。我們認識到北京而非華盛頓才代表中國政府的行為並對中國政府的行為承擔責任」,可算是了解到美中權力轉移已勢不可免。

阿拉斯加會議次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曾撂狠話:「這次開場白只是一道開胃菜,後面還有正餐。」這令人想起美國懷俄明州聯邦前參議員邁克爾.恩齊(Michael Enzi)的名言:「你如果不坐在桌上,就在菜單上。」(If you are not at the table, you are on the menu.)面對美中之間「權力轉移」的宴席,台灣確定在菜單上,但會是「開胃菜」或「正餐」,考驗台灣朝野共同的智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