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美加外交關係愛恨情仇(丁果)

特朗普主政時期美加關係進入低潮,拜登上任後即致電加總理杜魯多以修補關係,提出四項重大合作,但美加無法解決孟晚舟案,拜登又再對加國「捅三刀」,加國輿論怨恨重重,難以重建美加忠誠關係。

美國總統拜登進入白宮後的百日新政,外交上就是找回「失去」的盟友,重建美國在自由世界的領導地位。考驗美國與盟友關係的最大試金石,不在遙遠的歐洲,因為自奧巴馬時代起,美國的全球戰略重點已經移往亞太地區,因此,在美國與自由世界的關係上,最考驗美國的就是身邊的加拿大。

在特朗普時代,美加關係可謂是戰後的低潮,特朗普除了參加七國峰會到訪過魁北克(二零一八年六月),沒有對加拿大做過任何正式訪問。即使那一次,在離開加拿大前往新加坡參加特金(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會的飛行中,特朗普還痛罵加拿大總理杜魯多是「兩面人」。因此,對美國大選結果最上心的是杜魯多。他一早就押注拜登當選,並在十一月三日美國總統大選後,成為國際社會第一個向拜登恭賀、第一個同拜登通話的領袖,受到廣泛關注,而拜登在一月二十日進入白宮後的首個外交電話,也是打給杜魯多。雖然拜登已經定下第一個北美以外的外訪國家是英國,但渥太華正在通過稠密的外交遊說,爭取拜登上任後第一個外訪國家是加拿大,以這個傳統恢復來「重啟」加美關係。

美加合作的範圍

拜登在與杜魯多的通話中列舉了合作的四個領域:遏制疫情、振興經貿、鞏固北約、對抗氣候變化。杜魯多則在日前對《星報》的獨家專訪中表示,拜登在一九七二年車禍中喪生的第一任妻子,其家人就來自多倫多,而杜魯多父親老杜魯多曾打電話問候拜登,拜登始終銘記。二零一六年拜登結束奧巴馬任期時,也專程來渥太華告別,並希望杜魯多在奧巴馬卸任後,繼續扛起進步政治的大旗。因此,杜魯多認為,加美關係的最大基礎是雙方價值觀類似,並投入雙方領袖將在本月展開正式會晤。杜魯多稱,「我的首要任務是向華盛頓展示並讓其始終明白,加拿大是一個盟友、近鄰和朋友,同時也是一種資源」。

問題是,在經歷過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重新談判、特朗普的關稅戰、以及杜魯多對特朗普前倨後恭的外交表現,美國對加拿大的「傳統友誼」要在短期內實現「實質性」的修復,殊不容易。加拿大駐美國大使希爾曼清晰點出與拜登政府打交道的現實利弊。她認為,加拿大會發現與之打交道的將是一個更有可預測性的美國政府,在打交道的方式上也會回歸傳統。但是,拜登政府在經濟政策上的保守主義將超出加拿大的希望。事實也確實如此。在拜登內閣人事的提名名單上,有一個共和黨及民主黨都強烈推薦的人,那就是華裔的貿易代表戴琪,正是這個戴琪,在美墨加三國新協議的談判和簽訂上,為美國立下大功。而這個貿易協定,可是特朗普用「槍」頂著杜魯多的腦袋簽下的「城下之盟」。戴琪的對手、加拿大當時的主談判代表是外交部長方慧蘭,如今已經是杜魯多的副總理。從這個插曲來看,希爾曼的擔憂並不是無的放矢。

拜登對加「捅三刀」

儘管杜魯多在國內渲染加美關係在特朗普下台後「苦盡甘來」的氛圍,但是,面臨美國分裂、國力下降和疫情嚴重打擊經濟的現狀,拜登很難展現二戰後美國援助西方的氣魄,他與盟邦的「和解」也暫時只能停留在「口惠而實不至」的表面階段,實際上他還是要持續「柔性」的美國優先政策。與美國打交道很深的歐盟十分清楚這一點,因此不顧美國的感受,在拜登進入白宮之前,就率先跟中國簽署了「中歐全面投資協定」,等於給華盛頓一記悶棍。目前,美國只能暗中施壓,期待歐洲議會和歐盟各國政府在投票表決時改變心意。但是,加拿大則沒有如此幸運,杜魯多在對華外交和對印度外交碰壁後,只能從「與美國分道揚鑣」(方慧蘭在國會的講話)重回依賴美國市場的老路。然而,雖然對拜登百般示好,但白宮囿於國內困境,不得不對杜魯多和加拿大捅了三刀。

第一刀:在拜登進入白宮的第一天,簽署的總統行政命令中就赫然有一道直接對準加拿大,撤銷了價值一百一十五億元的美加「基石XL」(Keystone XL)輸油管道項目的許可,理由是對付氣候變化,要積極發展綠色能源。這在加拿大引發軒然大波。加拿大經濟的百分之十依賴石油業,對美國輸油管道的鋪設可謂是加拿大石油大省阿爾伯塔(Alberta)的命根子,以至於該省保守黨省長康尼呼籲渥太華對美國進行報復。這個從奧巴馬時代起就一波三折的輸油管專案,在特朗普給予許可證之後,已經投入建設。一旦取消,數以千計的工人要失業,數以十億計的已投入成本要打水漂。

第二刀:在拜登進入白宮五天後,就給了加拿大第二刀。總統在一月二十五日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對政府採購行為實施更加嚴格的規定,那就是「買美國產品」,這些新的規定甚至比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時代還要多。加拿大是美國最大的能源夥伴,也是繼墨西哥之後美國第二大交易夥伴,「買美國貨」政策對加拿大的打擊不會比對歐盟和日本的小。杜魯多一直渲染「美加是一家人」,在拜登眼裏,加拿大顯然是外人。

第三刀:由於拜登上台後提出百日內給一億美國人施打疫苗,這讓特朗普在任時簽署的新冠疫苗美國優先的行政命令大有「死而不亡」的效應,而歐盟也考慮實施疫苗出口限制,以至於加拿大「疫苗斷供」的不安與日俱增,並逼迫杜魯多終下決心關閉邊界,實施入境更嚴格的隔離指令。

孟案難以解套

從老杜魯多時代開始,加拿大就要努力開拓北美以外的市場,來減輕經貿上對美國的過度依賴。在過去的三十年裏,不管聯邦自由黨克里蒂安—馬田政府,還是聯邦保守黨的哈珀政府,都積極與亞洲的新經濟體國家、尤其是中國發展經貿關係,避免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裏。但是,在特朗普與中國博弈的過程中,美方製造了華為副總裁、財務長孟晚舟的引渡案件,而杜魯多積極配合,在溫哥華拘捕了孟晚舟,讓這個案子徹底阻礙了加拿大與中國經貿關係的發展。本來,美國斷油管,買美國貨,加拿大可以向中國市場傾斜,但孟晚舟案子纏身,中國扣留了兩個加拿大公民,加判一個加拿大毒販死刑,加中關係成了難解的結。而北京外交部強調「解鈴還需繫鈴人」,把釋放孟晚舟當作中加關係回春的前提。近日,中國更拿出去年四五月間加拿大使館人員向中國企業定做「武漢蝙蝠T恤衫」事件說事,鬧得沸沸揚揚。

正在打官司的孟晚舟團隊在拜登確認成為總統後,做了一個試探風向球的動作,就是以避免新冠疫情為由,要求法庭允許孟晚舟外出時取消保安人員陪同。結果,法官以孟晚舟不顧感染風險在豪華飯店聚餐、購物等理由駁回了孟晚舟的申請,而在審理過程中,也披露出孟晚舟接到過含有子彈的威脅信。這就顯示,在拜登上台後,美加政府並沒有在華為和孟晚舟引渡案上有任何鬆動的跡象。

二月一日,杜魯多與美國副總統賀錦麗通了電話。賀錦麗向他「深情回憶」了在蒙特利爾讀高中(賀的母親在加拿大工作過一段時間)的時光,並主動提及要與加拿大合作,確保被中國扣留的兩位加拿大公民安全回家,但卻隻字不提孟晚舟引渡案。

加拿大輿論的反擊情緒

加拿大輿論認為,美國只給加拿大「空心湯圓」,卻在能源和貿易上拆加拿大的牆角,同時又利用孟晚舟案件阻斷加拿大與中國和好,在經貿上像歐盟那樣「另闢蹊徑」,這對加方相當不利。因此,既然美方可以取消鋪設油管合同,又用「買美國貨」對加拿大搞貿易保護主義,加拿大應該果斷由司法部長中斷孟晚舟案引渡程序,直接為加中關係解套,並用加中關係來制衡華盛頓對渥太華的予取予求。對此,拜登也未必會對加拿大施行報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