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評論家》周刊

民族源远流长 繁衍千秋万代

金與正職務降級未入政治局 金正恩如何改革朝鮮體制?

在2021年1月12日結束的朝鮮勞動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中,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的胞妹金與正意外未當選政治局候補委員,這是否意味着她被「降級」?

金與正「降級」原因引發猜測

據朝鮮中央通訊社2021年1月11日報道,10日舉行的勞動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會議推舉金正恩為勞動黨總書記,而金與正既沒有當選政治局候補委員,也沒有列入勞動黨部長名單。在1月12日金與正發表的對韓聲明中,她的頭銜由「勞動黨中央組織指導部第一副部長」變為「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副部長」。

美國《華爾街日報》1月11日報道指出,金正恩賦予自己崇高的新頭銜,但把妹妹從朝鮮權力精英的核心圈子中除名,此舉顯示金正恩希望強化朝鮮由其掌控的事實。這個決定也表明金正恩認為最好不要給他的妹妹一個官方職位,因為如果他這麼做了,金與正可能會攫取自己的權力網絡。

韓國《朝鮮日報》1月11日報道,韓國經濟社會研究院外交、安全中心負責人申範哲認為,金與正的降級可能與她負責管理新冠肺炎疫情、對韓及對美事務上並未取得相關成果,因而向她追究部分責任有關。特別是在金正恩將部分權力委託給金與正及其他幹部之後,外界格外關注金與正並將之稱為「朝鮮的領軍人物」及「二把手」,這令金正恩十分忌憚。

韓國《金融新聞》1月13日報道也指出,韓國國家安全戰略研究所在一份報吿中稱,金與正被提名為接班人、成為「二把手」的消息令金正恩不滿,同時也不能排除朝鮮幹部和民眾對僅憑「白頭血統」便能晉升為高層的金與正持否定態度。

韓國《每日朝鮮》1月12日報道稱,金與正的一些政策引發了朝鮮國內的不滿。例如,金與正提出限制女性吸煙的政策,而朝鮮女性民眾以金正恩吸煙為由提出「你不能限制女性吸煙」的抗議。此外,金與正主導炸燬朝韓共同聯絡事務所時,一些地方幹部批評她是「自大的黃口小兒」。

韓國《東亞日報》1月12日報道,韓國統一研究院朝鮮研究室長洪敏表示,在韓朝關係陷入僵局的過程中,朝鮮內部也出現了問題,因此可能暫時要求金與正反省。

不過,一些媒體持有相反的看法。《日經亞洲評論》1月11日報道,有專家認為,她被排除在政治局之外是因為她的哥哥想保護她不受政治傷害,並為她獲得新角色鋪平道路。

新加坡《聯合早報》1月12日報道援引韓國朝鮮大學教授梁茂振的話稱,金與正在國內外都扮演了反派角色,金正恩排擠她的真正意圖是在保護她。即使不在政治局,她仍將發揮連繫官僚與最高領袖的關鍵作用。

韓國國情院前官員還指出,現在才30歲出頭的金與正自己可能也對承擔重大責任有壓力。

金與正地位變化不大

《華爾街日報》同時指出,朝鮮問題觀察人士認為,有迹象表明,金與正在朝鮮內部仍然有很大影響力。她在會議期間坐在金正恩後面不遠的地方,這表明她可能會繼續積極扮演目前作為朝鮮政權在美韓關係上的發言人角色。

《日經亞洲評論》1月12日報道指出,專家認為,由於朝鮮沒有負責韓國政策的部長,金與正可能會在下一輪調整中獲得新職務。

路透社1月11日報道援引韓國首爾慶南大學教授林乙川的話稱,對她的地位下結論還為時過早,因為她仍然是中央委員會成員,並有可能擔任了其他重要職位。

韓聯社1月11日報道認為,不論金與正在朝鮮勞動黨內的職位如何,考慮到金與正在朝韓關係等國家事務上扮演的重要角色,作為金氏家族的成員,以及金正恩對她的信任等因素,金與正的政治角色應該不太可能改變。

韓國世宗研究院研究員鄭相昌認為,只要金正恩下決定,他可以隨時任命金與正再次成為政治局候選委員,因此金與正的官方地位可以突然獲得提升。

雅虎新聞日語版1月12日報道注意到,在新一屆黨中央委員會名單中,金與正排在第21位,與此前黨代會發表的與會人員名單上的位置(第20位)沒有太大變化。此外,名單上一些黨指導部的政治局委員和政治局候補委員的名字也排在金與正之後。因此,不排除金與正會像金正恩的另一名親信、當選政治局常委的金甬元那樣突然得到提拔,重新被選為政治局候補委員。

美國史汀生中心的朝鮮領導人問題專家馬登(Michael Madden)也認為,無論金與正是否在政治局,她都享有最高程度的政策影響力。他表示,「我們已經習慣於看到她扮演一個更加公開的角色,但金與正的政治根基和重要的職業生涯經歷都在幕後,而不是坐在講台上聽演講」。

韓國梨花女子大學教授伊斯利(Leif-Eric Easley)指出,金與正的晉升道路「不是線性的」,「她的聲望時起時落,她的頭銜往往與她的重要性不相稱。她是哥哥(金正恩)的知己和形象顧問,也是嵌入朝鮮精英階層中值得信賴的眼睛和耳朵」。

金正恩治國理政恢復常態

金與正職位調整的背後,是金正恩對朝鮮政治體制如何走上制度化、有序化的探索,也是金正恩對完善朝鮮政治體制的試驗及不斷改進。朝鮮勞動黨自建黨以來只舉行過八次黨代會,金正恩的父親、朝鮮前最高領導人金正日執政時期連續幾十年不曾召開黨代會,導致勞動黨組織幾近癱瘓,高級幹部普遍高齡化,且缺少明確、有序的人事任命程序。

在金正恩執政的九年時間裏,他完成了領導層的新老交替,並不斷改善國家權力運行機制的透明度,朝鮮黨和國家的很多重要方針路線、高層人事調整、重大決策都開始通過勞動黨全國代表大會、黨代表會議、中央政治局會議等權力機關的法定程序進行決策。

此外,金正恩時隔五年正常召開黨代會並在本次黨代會中將自己的頭銜改回前領導人執政時期的總書記,廢除黨政務局並恢復秘書局,提升黨政治局和黨中央檢查機關的權限並重塑黨對軍隊的領導地位等,這一系列舉動表明,金正恩有意加強權力機關的職能及作用,使朝鮮權力運行機制更加公開、透明。

而金與正作為一名進入朝鮮政壇不久且資歷尚淺的年輕女性,本不足以擔任政治局候補委員等級別非常高的職位,因此金正恩選擇將她安排在更合適的位置上。同時,從金與正在1月12日發表對韓聲明來看,作為「白頭血統」、金正恩最親近的親信,金與正的特殊性無需職位來體現,她仍會在朝鮮體制內發揮重大影響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