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周刊網絡雜志

龍行天下 華人銳視角! 筆走劍峰 評論新媒體!

猫眼社评 马云重大挫折无人知!南早二篇文章揭示马云是哪一路人马!

 

特约华人评论员 蕭十一狼

今年的水乡乌镇网络大会成了马云的“公关”大会,借这个平台,马云大展拳脚–利用一切机会为自己“洗白”,也以为已经成功了。

可为何乌镇大会二场业界领袖最重要的饭局,均没邀请他参与?是避之则吉?抑或马云沦为业界“公敌”?马云一句“一顿饭局就能打垮我?开玩笑”显示出某种寒意。

一.马云与赵薇

且不说马云是否成为业界避之则吉的对象,赵薇肯定是马云“避之则吉”的对象。乌镇大会上,马云对外的洗白,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撇清与赵薇的关系,另一点就是将对他种种不利的社会舆论归咎为是“有黑幕”,“有组织”的攻击,言下之意自己是无辜和清白的。

但第一个的“洗白”–“与赵薇见面不超过10次,其中5次还是公益活动上”却是十分苍白无力。惹来很多网友讥笑。

而马云急着撇清与赵薇的关系,为何选在这个时候?在2016年7,8月间,赵薇涉台独分子拍戏的公共事件,令赵薇成为风口浪尖人物时,马云为何不选择那时撇清与赵薇的关系?那段时间也有很多网民将赵薇和马云摆在一起,那张共举一个手势的合影流传甚广。马云当时几乎是沉默应对。

但现在要撇清关系了。去年那时马云根本不惧怕网民,根本不惧怕与删帖的对象(如共青团委,军警等方)为敌,换句话说,那时没把社会放在眼里,无须撇清,这是何等的自信?可现在赵薇被证监会禁入金融市场五年,情况似乎不妙了。

马云与赵薇是否存在紧密联系?赵薇被禁入关马云何事?马云的“撇清”可谓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

选择在2017年11月利用乌镇大会要公开撇清与赵薇的关系,原因就二个字:政治。

马云是怎么撇清呢?他称“见面不超过10次”。但这显然是当众撒谎。

马云与赵薇的关系,社会一直以“哥们”来形容(马云也一直没否认),二人的亲密关系傻子都知道是亲密无间。赵薇(包括丈夫黄有龙)和马云的合照数不胜数,不同的背景起码超过10张。而这些合影都是二人紧密相邻而坐,二人的表情也是几乎一致。就算是一起参加公益活动,马云为何不与其它人相坐,非要跟赵薇坐呢?其他人没入其法眼此其一,跟赵薇关系非比寻常此其二。

关键是赵薇入股阿里影业,赵马的关系就不是见几次面的问题了,性质上已经是生意的合作伙伴,有了金钱上的勾结,再拿见几次面来解释又有何意义呢?所谓解释就是掩饰。

赵薇和她老公当年作为入股阿里影业的第二大股东,占比9.18%,后来减持到7.96%,套现10亿港元。而马云和赵薇的关系不仅如此,赵薇执导的《致青春》一片就有阿里的投资;阿里发行的第一部电影就是赵薇主演的《亲爱的》;在2016年的时候,马云还出席了赵薇公公八十大寿;赵薇还和任志强史玉柱一起合写了本书《近观马云》。其实背后更是黄有龙和马云之间的关系,早在2014年恒大和阿里签署战略合作的时候,2016比尔盖茨马云见面的慈善晚宴之上,马云身旁都有黄有龙的身影。另外最为人所知的是王林事件。马云和赵薇曾一起拜访王林。

已经身亡的王林其实是赵薇与黄有龙的“红娘”,而非传闻的王菲。王林,马云,赵薇,黄有龙等其实是一个战壕里的人,所有人脉关系的展开,王林是核心。

马云究竟和赵薇是什么关系,是否亲密,我们听完马云自己解释,不妨再听赵薇自己是怎么说的,那时赵薇还没被证监会禁入,所言极之可信。

在《近观马云》一书中,赵薇用了4000字从十个方面写马云。

其中包括马云的衣着外貌、待人接物、脾气性情;赵薇“去马云家唱歌”,知道他“擅长蒙古长调”;马云则对赵薇的同学聚会邀约呼之即来,并曾亲自领着赵薇参观阿里巴巴。;赵薇分别以“马云是超级正能量的人”、“马总很爱思考,爱学习”、“马云最适合的角色是‘老师’”、“企业家都很大胆”、“马云长得就像‘慈善家’”、“认识了马云,我才开始用淘宝”、“淘宝改变了我的生活”、“阿里巴巴是中国的‘名片’”、“马云是有梦想的普通人”和“‘明星’马云”来谈眼中的马云。字里行间不难看出二人的关系。

你说马云和赵薇“不熟”?我看就剩一件衣服相隔了。

马云说“有人一定要把我和赵薇放在一起”,想直接给舆论定性,但恐怕作用不大,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马云身上太多“亮点”了,无法忽视。

笔者下面列出马云身上的“亮点”。

二.马云的重大挫折

马云与赵薇的关系其实不是重点,那关系最多是“突破口”而已。马云的野心欲望或好听叫凌云壮志,才是重点。

有一件事,堪称马云事业的重大挫折,也足见马云的野心所在,但这事目前不为人知。

据中国证券网讯 2015年7月30日报道,阿里巴巴集团旗下阿里云宣布联合中科院成立一个全新的实验室,共同开展在量子信息科学领域研究,后期将研制量子计算机。当年7月31日证券日报也报道,“中国科学院-阿里巴巴量子计算实验室”30日正式在上海成立。实验室将结合阿里云在经典计算算法、架构和云计算方面的技术优势,以及中科院在量子计算和模拟、量子人工智能等方面的优势,颠覆摩尔定律,探索超越经典计算机的下一代超快计算技术。

报道指,根据联合实验室的研究计划,预计到2025年,量子模拟将达到当今世界最快的超级计算机的水平,初步应用于一些目前无法解决的重大科技难题;到2030年,研制具有50-100个量子比特的通用量子计算原型机,突破大规模量子计算机的芯片工艺,从物理层设计、制造,到算法运行实现自主研发,全面实现通用量子计算功能,并应用于大数据处理等重大实际问题。

新闻的背后,大家看出什么端倪没?马云想参与国家顶层计划,想控制量子终端,就像美国政府控制根服务器那样!

这是何等的野心?凭什么?有财?还是有才?这跟万达在海外与国家队抢生意有何本质区别?–恐怕个人欲望使然,分不清东南西北做起帝国春梦了。

那么马云得逞没有?

2017年5月3日,报道指“科技界迎来了一则重磅消息:世界上第一台超越早期经典计算机的光量子计算机诞生。中国科学院5月3日在上海(笔者注:即与阿里成立实验室的城市)举行新闻发布会,对外发布了这一消息,报道指这个“世界首台”是货真价实的“中国造”,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潘建伟教授及其同事陆朝阳、朱晓波等,联合浙江大学王浩华教授研究组攻关突破的成果”。

大家可见,在上述量子计算机研发成果发布上,官媒却没有提到与阿里合作,没提“联合实验室”,这值得玩味。

笔者寻找了当时的阿里股票涨跌,找寻判断依据。

笔者观察阿里的日K线:2017年4月28日,阿里巴巴的收市价为115.55元,而在5月5日(即中科院公布后),收市价为116.04元。值得指出的是,当日还一度录得跌幅为114.80元,也就说,当日的阿里股价,完全没有反映出“量子计算机新闻”的利好,这么重大利好消息,阿里股票不涨?若阿里有参与其中,股价不飞涨才怪。而以马云的德性,不出来得瑟一下,就是不是马云了。

这个说明,政府已经把阿里即马云踢出局—-互联网量子技术,不能让私人参与,控制,这可是与国家安全,军事发展乃至国家民族前途生死攸关的高端领域。

马云事业最大的挫折,当属这个“量子项目”。不过,目前没有一个人看到这次马云事业最大的“滑铁卢”。马云自己更不会提。

三.马云收购的《南华早报》显山露水

其实,在马云诸多收购项目,并以此组成的商业帝国版图上,有一个项目,可能成为他的“祸害”,这就是2015年12月对南华早报的收购。这个项目,揭示了马云欲在国际层面控制舆论的野心。

若马云不是商人,而是一个专业的媒体人士,例如像传媒大亨梅铎那样,那么收购南华早报外界是不会有对其野心的猜疑的。但马云是个商人,还是属于中国的商人。“笔杆子“是一个敏感区域。后面发生的事,显示马云收购南早确实是一种布局。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南早所在的香港,也是某既得利益集团的洗钱大本营。

「网络加上传媒会是很有趣的事。」──马云早在2009年已开始架构他的媒体王国。那什么是马云眼中“很有趣的事”呢?

马云在乌镇有很多方面“洗白”,其实还有一方面,就是提到自己“没有干预影响南华早报的新闻报道”。这又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网络大会你提南华早报干啥?马云是南华早报的大老板,人是他请的,找什么人,办什么报纸,达到什么目标,还不是马云说了算?有无干预影响,以马云的作风,天知道!

在即将过去的2017年,南华早报有几篇涉事文章进入笔者视野。

2017年5月15日《南华早报》称尽管急需资金的发展中国家欢迎中国的慷慨,北京日益增强的政治影响力在其他国家中引发担忧。外界不可避免地将“一带一路”倡议与二战后美国重建西方欧洲经济体的“马歇尔计划”相比较。该文章变相抹黑中国的“一带一路”。

2017年7月20日,南华早报在十九大召开的敏感时期,刊登了某现常委官员直系亲属“敛财”的文章,虽然次日道歉并删除了文章,但恶劣影响已经造成,海外敌对媒体大量转发。该常委声誉形象损失无法估量。变相影响十九大人事布局。刊登—删除道歉,这是一种套路。

2017年12月2日,南华早报刊文,指某反腐功臣“虽然在中共十月召开的十九大上退居二线,但实际上他还影响中共决策最高层的运作”。暗指其“老人干政”。变相用舆论影响高层未来人事安排。而该反腐功臣早已成为各路既得利益集团的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

将7月20日的报道与12月2日的报道结合来看,可以发现南早针对的均是核心身边的人。这一目前不为人知的细节,揭示马云参与了国内政治。至于马云属于哪一路人马,还需要笔者指出吗?

马云收购南华早报,根本不存在西方所说的“染红”,纯粹是为了参与政治,谋某个既得利益集团的一己之私罢了。这个既得利益集团,赵薇或是其中的白手套之一。

有海外媒体指南华早报捅娄子,而且捅的都是大篓子。若真是“捅娄子”还好,问题现在是“捅刀子”呢。马云是否后悔买下了南华早报不得而知,但马云进入传媒业,建立其媒体帝国,后面“惹”的事,估计还会有。

四.商业上的马云,也非善男信女

报道指2017年11月11日,中国年度电商购物大戏双11迎来了最高潮,天猫双11总成交额达1,682亿元,无线成交占比90%,全天支付总笔数达到14.8亿,全天物流订单达8.12亿。但新华社的评论以《优惠套路背后陷阱瞒不住》为题痛批双11优惠套路很“烧脑”,背后的套路很虐心。暗指马云。

马云称,阿里双11其实不怎么赚钱,就是希望给消费者、商家带来快乐,并提升自己的技术。

新华社则发文称,为何不能痛痛快快全场五折? 文章表示,实际上,每一项优惠背后都有套路。 比如,“预付定金”是为了提前锁定客户,“满99减10”是为了让顾客凑单,“逛品牌抽奖”是为向品牌商家导流……按照张伟的经验,这些优惠大多通过严格精密的数据模型计算,一般在“双11”前几个月甚至半年就做出了方案。

今年“双11”最烧脑的是优惠不断套叠,让网友们惊呼“比奥数还难”。“本质上很简单,就是平台商家拿出一个降价幅度,电商平台设计成优惠,这些优惠可以按品类、地域、时限进行任意划分,划分得越细优惠叠加越多。”

“烧脑优惠”想挑战的还有消费者的耐心。华东某大型连锁超市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双11”活动中,不少家电产品被爆出先涨价再降价,其实是在利用优惠,区分购买群体。“有钱的人嫌优惠麻烦买了就走,差钱的人研究利用优惠也能买到,有钱没钱都消费了,这才是最终目的。”

新华社批马云并非无中生有。马云这种“烧心”的企业发展套路,跟他最近挂在嘴边的“精准扶贫”简直是换了个人。左手“烧心”赚钱,右手“善心”派钱—这可真是有名有利,名利双收,马云高人也。

提起这个“精准扶贫”,马云成名多年,当首富也有一段日子了,这时候才“响应”十九大提出的“精准扶贫”,不难看出其投机凑热闹的一面。

但马云对特朗普也曾信誓旦旦说过提供五万职位,却一直是打雷不下雨,没有下文,那么这次“精准扶贫”是开空头支票的忽悠抑或花钱买“保命”纳“投名状”,抑或是积攒民意收买人心?答案在马云心里,咱们走着瞧。

五.野心勃勃的马云还会走多远?

马云的“湖畔大学”也很受非议,笔者看这学校专收已经名成利就的各领域富豪做学生,这一年一期班的模式,一年一批新成员,年年壮大,其实跟富豪俱乐部没啥区别。只是把昔日的“江南会”的牌子换成“湖畔大学”牌子而已。

今年3月在湖畔大学第三期开学典礼上,马云说:“某些中国公司喜欢从微软、谷歌挖来‘超级大牛’并委以重任,希望靠一两位‘诸葛孔明’来扭转乾坤。结果是屡试屡败,屡败屡试。”这被解读为影射李彦宏,因为百度现任COO陆奇曾就职微软,前任百度研究院负责人吴恩达则来自谷歌。。。

这些事说明,马云有利用湖畔大学建立平台拉帮结派,搞商业上的山头,攻击和孤立商业对手之嫌。但这种起点很低。一众中小富豪,趋炎附势要跟马云“绑在一起”,结局难猜。

看来马云做校长,这是要当中国商界乃至经济界“教父”的节奏啊?这“校长”称谓怎么令笔者想起昔日的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呢?昔日的蒋介石,就是利用“校长”的地位,控制人脉,进而控制国家的。那马校长会否通过控制人脉,进而控制经济(以民营经济为筹码与政府叫板)呢?细思极恐。

马云的控制欲望,似乎是没有尽头,在与腾讯马化滕的一次隔空交锋,大家也可见一斑。

报道指在2017广州《财富》全球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马云和腾讯公司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上演一场关于竞争与创新的“隔空”对话,成为全场最大的“爆点”。作为中国互联网领头羊,他们都将公司定位为一个“赋能者”,输出创新动能支持帮助更多的企业获取成功。

马化腾对开放、合作生态打了一个通俗的比喻:“譬如盖房子,我们不是出租,而是请你来建房子,建完房子就是你的,客户、粉丝都是你的,不需要再交月租,不需要每年涨价。” 马化腾认为,如果以后百分之百的渠道都在别人的生态里的时候,基本上命运就掌握在别人手上,利润也掌握在别人手上。从赋能最终格局来看,赋能者的安全程度、命运、利润等等都掌握在中心化的赋能者手中;而腾讯进行的是去中心化的赋能。暗批马云的“月租”模式是搞中心化,搞终端垄断。笔者认为,中心化是一种新型寡头的思维,这种寡头并非传统的财富行业寡头,而是新科技下软实力式的新型寡头。仅在这一点上,马化腾与马云是高低立分,谁对社会发展最有利?

上面提到的马云欲控制中国领先全球的量子终端,也是这种寡头思维的产物。

马云2013年退党,恐怕没几个人知道,马云公开的简历更不会提。

马云曾在港台二地搞青年创业基金会,却没有眷顾内地青年,财富来自内地,特别是阿里巴巴的小商户,但回馈社会就没内地青年的份,没那些小商户的份。厚此薄彼之下,马云到底怎么想的?

马云还曾私下见奥巴马,会谈不被公开,众所周知,奥巴马力推围堵中国的“亚太再平衡”,对华实施“颜色革命”,他私下见奥巴马,意欲何为?马云见奥巴马,怎么令笔者想起达赖见奥巴马的情景呢?

笔者与马云没有新仇旧怨,写这些就是想告诉马云之流,在中国,别想搞“经济王国”,“经济帝国”,更别想做“教父”,中华民族不需要。

还是那句老话,要懂政治但不要参与政治,在政治面前,你谁啊?但就算不参与政治,中国也难忍寡头出现。

欲控制量子终端,现控制富豪群体,马云的“人生目标”是什么?网络有人戏称他为“马总统”。看看马云拍的《攻守道》,将甄子丹,李连杰等一流巨星一一打败,唯我独尊,这是在告诉世界:一流巨星在我面前都是呼之即来,在我面前都要俯首称臣!—我虽然其貌不扬,但却是超一流的实力派!(可悲这些巨星沦为马云的背景板,可怜这些巨星趋炎附势–那些合影,别到时候又来“撇清”了–马云赵薇的“教训”,教导大家别顺便“合影”。)

王健林抛售海外资产,以求自保。马云呢?南早等何时抛售?不要以为与众多国际政要建立关系会令人投鼠忌器,别忘了,人还在中国呢。知名度越高,执法的涟漪效应就越强。

《攻守道》的片尾,马云遇到4位华山派出所的警察,是连忙作揖,超一流高手的影子早跑没了。。。这会不会成“一片(语)成谶”,最后惹上官非收场?野心勃勃的马云还会走多远?

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2017.12.25猫眼社评 逢周一,周三,周五在《熊猫时报》见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