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猫眼社评 彭斯演讲口风硬中带软 大谈“不脱钩”背后的政治考量

本报评论员  梁浩明

在美国保守派中很有影响力的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10月24日上午在华盛顿五星级康莱德酒店(Conrad Hotel)发表了美中关系演讲。这是被推迟了三次的演讲,此次演讲与一年前的演讲有二同二不同,值得探究。

不同之一:演讲地点不一样。

一年前即2018年10月,彭斯在哈德逊智库研究所发表演讲,哈德逊智库研究所是着名的右翼智库,那次演讲,被外界解读为“铁幕演说”,是“战斗檄文”,“开辟了新冷战”。右翼智库无疑配合了演讲。

这一次即今年10月24日,在华盛顿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Wilson Center)设置在华盛顿五星级康莱德酒店(Conrad Hotel)的活动上彭斯发表美中关系演讲。该智库立场不左不右,十分适合彭斯发表一个口吻缓和的对华政策演讲。所以,一如智库和酒店的背景,这次彭斯演讲,口风有所变软。

不同之二:内容不一样。

彭斯去年演讲的逻辑是谈重在批评中国,重在渲染对中国采取行动的必要性,火药味非常足,对华政策演讲确定了「鹰派论调」。今年从演讲内容构成看,批评中国只是演讲的一个部分,而另一部分是谈论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成绩,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内容。从对中美关系的态度看,去年是一味批评,今年彭斯在批评中国的同时,承认中美正在达成贸易协定,有部分共识,并且说不寻求与华脱钩。这些是口风上很大的变化。

彭斯这次演讲并没有谈战略,也没谈政策,而是总结过去一年中美关系发展,点评两国最新热点冲突,并多了些「和解」的内容,但仅局限於两国经贸谈判的领域。

相同之一:彭斯身份没变。

这里不是指副总统身份没变,而是指彭斯依然是美国传教士力量与军人势力的代言人。在特朗普内阁中,分别存在代表商人、传教士、军人和律师不同利益的持份者,他们对中国的诉求不尽相同。与特朗普代表产业资本讲究利益不同,彭斯更多的是代表传教士与军人,讲究“民主人权”美国价值观。

这次演讲,依然传递出彭斯惯有的政治风格,也满足了美国政坛保守派的诉求。

相同之二:继续推美式民主价值

和美国自由派多年来的观点类似,彭斯强调台湾是「中国文化与民主的灯塔」,虽提到了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但继续支持对台军售。同时,彭斯对香港抗议表达支持。其实,和他2018年最强硬的对华政策演讲一样,彭斯内心对中国的意识形态攻势并没有变(只是策略上或政治上他也不得不服务於特朗普总统的目标)。

和特朗普过去对中国的批评一样,彭斯批评美国传统外交建制派以前错误的对华政策才导致今日的中国“破坏美国利益”、“挑战美国价值观”。

一如既往,彭斯继续扮演「坏警察」角色,为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中美协议中扮演「好警察」角色扫清道路。

我们不妨从三方面观察一下彭斯的口风:

第一,在贸易谈判层面,彭斯提到,期待中美在智利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期间达成协议阶段协议,甚至说美国期待和中国达成结构性改革的协议。这算是对中美阶段性贸易谈判的期待。

第二,在关系定位上,彭斯将中国定性为美国的「经济与战略对手」(economic and strategic competitor),提到美国不希望美中冲突,也不制衡中国,只寻求「公平竞争」。

第三,美国绝对不会和中国「脱鈎」(decoupling)。他强调,美国寻求在公平、相互尊重和符合国际贸易原则的基础上与中国接触。这种表态和白宫内部强硬贸易鹰派如纳瓦罗等的立场划清界限。

特朗普上台以来,中美脱鈎论喧嚣尘上。有传美国政府正考虑将中国公司从美国股市摘牌摘牌,在华企业回流美国建工厂……无不显示美国寻求中美关系脱鈎。对此舆论,彭斯算是正式表态。

概括来说,彭斯就是强调双边关系的「互惠性」。这是符合下月在智利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间隙举行的习特会的气氛的。一般认为,届时的习特会将会签署第一阶段中美贸易协议。

需要一提的是,无论特朗普内政外交有何种考虑,有关彭斯对华演讲的二个现实不可忽视:第一,彭斯指控大多不实,没有具体的证据,包括2018年所说中国干涉美国内政外交,也迟迟没有证据证明,就连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後也不再提起。所以,彭斯上次的演讲应该就是一次粗糙的「选前政治操作」。

第二,多年来,人权自由或宗教自由一直是美国政治正确的议题。但特朗普这位讲究「政治不正确」的总统,却任由彭斯让这种不应左右中美关系的议题来搅乱双边关系,迟早会受到反效果。

如果白宫意图通过这种手法强压中国在谈判中让步,最後可能会落空。因为根据过去中美关系发展历程,彭斯的这种主张大多不切实际、甚至有些过时,只会令中美增加不必要的摩擦,损失互信,不太可能撼动北京既有的双边关系立场。

演讲中还值得注意的是,彭斯批评了美国企业耐克和NBA,指他们在言论自由层面「屈服於」中国的做法。事由是NBA火箭队莫雷闹起的中美风波。

这种政治人物公开点名批评企业的做法是非常坏的示范,属于政治人物亲自上场对商界进行政治审判和道德绑架。彭斯还说「美国公司应当在国内和世界各地挺身扞卫美国价值观」,本质是让商界代行政治任务。若是这样,企业一旦掺杂了政治考虑,商业活动的必然受到影响。中美经济关系一直是双边关系的压舱石,彭斯是在进一步挖经济压舱石的墙角。

所以,必须指出的是,不寻求与华脱鈎,谈的是初衷,实际效果是美国正在加速中美脱鈎。除了NBA事件,日前中国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美国网络巨头三年来首次集体缺席。这种商界的集体自觉背後是对政治的忌惮。中美之间的商业互动正在受到政治关系恶化的影响。

资本是逐利的,中美脱鈎影响了一部分人的利益,市场很焦虑,激烈的变化引发的国内反弹让美国自身也难以消受。各方急於从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的存在。

彭斯称不寻求与华脱鈎是从政策上甩锅,是为了避开矛头。彭斯一边讲不寻求与华脱鈎,一边又行加速脱鈎之实,这是自相矛盾的说法,是一明一暗两种操作,不是硬脱鈎,而是软脱鈎。白宫认识到对华强硬需要掌握节奏,不能无休止渲染脱鈎和对抗。因此才有彭斯演讲中的不寻求脱鈎,这是一种市场安抚策略,是手段。

对于彭斯的讲话,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总裁包道格(Douglas Paal)认为,彭斯的讲话是「一个肤浅的政治演讲,而不是一个指导性的战略文件」,彭斯的演讲显示,特朗普政府希望达到两个相互矛盾的目标。

包道格表示:「彭斯的讲话显示,特朗普政府试图在拥有蛋糕的同时又把它吃掉。特朗普政府想用即将与北京签署的迷你型贸易协议来让市场平静下来,同时让其政治基本盘放心,在对付中国的问题上,特朗普比他的前任都更为强硬。」

彭斯的演讲可以用一句话形容,就是为了特朗普一份协议,也因此,彭斯(被迫)无法硬起来。

(2019.10.2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