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邮报评论: 香港 《禁蒙面法》治标不治本 对付藏镜人还须23条

悉尼邮报评论员 蕭十一狼

香港百日乱局,止暴无期,经济陷萧条。“蒙面法”或能遏制街头暴乱,却难对付暴乱背后的藏镜人。香港的乱,绝非只在街头之上。

我们不妨浏览一下部分新闻:

9月28日,香港湾仔,金钟及铜锣湾一带,持续发生纵火、袭警等暴力行为,当日狂徒投掷超过100枚汽油弹,结果警察全日拘捕146人。

9月30日,香港建筑测量界在报刊发声明,指街头非法暴力活动破坏社会秩序,影响民生。他们提出5点呼吁:包括不美化、不鼓吹暴力及对任何暴力行为坚决说不;支持警队维护法纪、严正执法;坚持专业操守、专业不应参杂政治纷争及不以政治损害专业;新闻从业员应持平客观传递正反声音;教育工作者不应将破坏性、具负能量的理念及情绪,灌输予心智未成熟的学生。

中国十一黄金周首天,赴港旅游团跌九成,从每日200多团惨跌到每日10到20团。

十月一日国庆节,被激进暴力示威者称为“决战日”,网上甚至有人号召杀警。Telegram一支号称“魔法敢死队”的组织,声言纵火时加入白磷同镁粉的爆炸品,称要烧死人。种种行为与恐怖主义越来越接近。十一这一天,在暴力冲击威胁下,地铁关闭金钟,太子,湾仔等部分车站,尖沙咀、九龙湾等多个商场宣布十一暂停营业,商户损失惨重。

与内地喜气洋洋的大阅兵气氛相比,十一的香港却是杀气腾腾。前特首梁振英指,“香港经历了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破坏”,“没有任何其他城市像香港如此被自己的居民强暴”。能与二战相比,可见香港乱势,已经超出没有亲临香港的人们想象。

事实上,在10月4日港府行政会议做出决定,引用《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并于当晚(即5日凌晨零时)生效前的几个小时,激进示威者就倾巢出动,扔汽油弹纵火、堵路打人、破坏商店和港铁站,香港各地因此陷入自二战结束以来最严重、最惨烈的混乱,史无前例。

特首林郑在5日的电视讲话中表示“暴徒的极端行为令香港昨晚度过了非常黑暗的一夜”。据悉,同样是在5日,与过去不论昨晚城市被激进示威者破坏得多么严重,第二天一切恢复正常不同,这一天香港几乎半城瘫痪,港铁除了机场快线下午恢复服务外,其他路线及轻铁全日暂停,至少19家大型商场宣布全天关门停业。纵使如此,5日还是有激进示威者大肆堵路,破坏商舖和公物,严重破坏社会安宁。

国庆假期,香港这幅乱景,与内地城市的国泰民安形成鲜明对比。有网友形容说“一直以来知道社会主义制度好,却不知道资本主义制度那么差”。香港乱局令人深思。

香港的法治民主自由形象,自6月9日开始的示威开始,就彻底改变。名为追求自由,实则损害自由(机场围堵游客,围堵异见者,“废青”臭名远播),名为追求法治,实则损害法治(砸银行砸地铁砸立法会投掷汽油弹,“蟑螂”臭名远播),名为追求人权,实则损害人权(袭警殴警,腐液横飞,“示威”臭名远播)。这些“违法达义”之所为,与西方价值观完全格格不入,更与中华传统价值观背道而驰。就算继续这样下去,也永远不可能达到“义”。除了别有用心的势力,局外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这就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暴乱,甚至有向恐怖主义变质的趋势。

有暴乱分子称,砸烂香港是为了“教训”中央。这是很幼稚的托词。香港无疑是中国最重要的城市之一,记住,是之一,不是唯一。实际上,香港没跟国家上交一分钱税收,香港被砸,资金外逃,东方明珠变暗珠,苦果最终还是香港人自己吞下。中国城市多如牛毛,取代香港的城市一大堆。

香港一直以法治,自由,民主的形象树立于世,也是吸引国际资本的原因所在,但现在一批香港人,搬起石头狂砸自己的脚。国际资本可是用脚投票,这段时间,据悉已有近30亿美元资金转到新加坡。国际资本可不跟你讲什么民主自由的,甩你没商量。

其实,香港勝過内地的優勢是多元化與法治,但這一切都以和平穩定為前提。当这一切被打破,香港优势就不复存在。大家看到香港的法官越來越泛政治化,對暴亂者加以姑息,形成「警察抓人,法官放人」的怪現象,司法失去了中立與專業的地位,損害了香港的法治,一些跨國公司已經開始準備遷出香港,轉往上海與新加坡。

经此一役(还没结束),香港作为内地示范城市的民主法治价值已经大大减少,香港的暴乱,让内地民众看到社会安定的珍贵,让大家看到香港一撮人如何“挟洋自重“的嘴脸从而想到民族团结的重要,这就是事物利弊相随的辨证。乱是香港乱,内地民心没乱,对美贸易战步伐没乱。

事实上,香港的暴乱,是以美国为首在外,以英籍地产首富及黎智英为内应而生成,目的当然是谋取香港治权。笔者最早在6月12日就撰文指示威本质是颜色革命。这次暴乱,反对势力几乎全部揭牌,裸露在社会面前。

其实,英籍地产首富一直与中央对着干,笔者早前就提过:中央支持梁振英,地产首富就支持唐英年,直至投票也不改;中央支持林郑月娥,地产首富就支持曾俊华,直至投票也不改。地产首富扶持“自己人”管治香港之心,昭然若揭。这次,中央支持特区政府,地产首富却发声要政府“网开一面”放生暴徒。明明是造成香港畸形房价的大凶手,却装成“善丈仁翁”扮慈祥,这才是真正的“蒙面人”!可以说,黎智英与美国勾结是在明,地产首富不动声色操纵是在暗,相互配合。

目前看,香港反對勢力控制了媒體、司法、教育等三大關鍵領域,外加上某些教會與專業人士助阵。港府要对付的远远不是街头那些炮灰“蒙面人”,还要对付躲在街后的势力,这些才是真正的藏镜人。《蒙面法》能禁止街头的暴徒蒙面,却无法禁止幕后操纵者”蒙面“。这就是笔者所言,《禁蒙面法》治标不治本之理,要治本必须23条立法。笔者认为,逃犯条例可停,23条立法需要尽快提上议程。香港既然已经成了半个废城,港府何不破釜沉舟另推23条立法?!笔者早前撰文,香港需要二代领导人才能恢复,才能拨乱反正。一代铁腕整治为重心,一代重建为重心。事已至此,林郑月娥需要牺牲自己做那第一代领导人。

值得一提的是,自港府推出《禁蒙面法》,联合国及美国民主党佩罗西却无理批评,全然不顾西方主流国家已有《禁蒙面法》,美国更在1845年已立《禁蒙面法》的一面,持双标的面孔要恶心就有多恶心。

由于真正的“蒙面人“即藏镜人存在,香港乱局难平。《禁蒙面法》虽并没伤到反政府势力的筋骨,但能遏制街头的混乱程度。真要打蛇打三寸,就要推23条立法。而反政府势力欲以此“绑架”中国发展大局,只怕是错估形势,低估了政府与中华民族的力量。海外那些个香港“跳蚤”,无论举行多少次集会去支持香港“蟑螂”,都不被主流华人所认可,只会鄙视与反对。

(2019.10.6 作者为时事评论家)

 

香港实施美国1845年的法,引来美国大惊小怪显持双标丑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