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邮报社评 被弹劾特朗普命运几何?未来“爱国者”真的能战胜“全球主义者”?

悉尼邮报评论员 蕭十一狼

特朗普从来就不会缺席新闻头条。这次有二个话题。一是特朗普的“通乌门”引发美国民主党对他的弹劾,一是特朗普联大发表“未来属於「爱国主义者」而非「全球主义者」论”。

弹劾细节这里不多赘述,也不需要谈论特朗普通乌的证据,这些都是泡沫。大家关心的最终是特朗普会否被弹劾下去。笔者初步认为不会。

首先是自2016年“通俄门”以来的指控,三年来均无法撼动特朗普的宝座,说明特朗普并非只是一个商人那么简单,公关能力不俗,而“通乌门”远远比不上“通俄门”的杀伤力,加上共和党目前已成“特朗普党”,只要共和党高层力保特朗普(个别共和党议员就算倒戈),这次“通乌门”仍然无法撼动特朗普总统宝座。

据悉,截至9月25日,共有218名众议员支持对特朗普展开弹劾调查或弹劾。218票是一个重要门槛,因为这是众议院弹劾特朗普所需的票数。美国联邦众议院共有435席,过半数为218票。

按照美国宪法,如果超过半数众议员同意弹劾总统,众议院便可向参议院提交动议。随後,参议院将举行公开审判,由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主持。参议院最终需要三分之二的多数票数才能将特朗普定罪,并将他拉下台。不过,现在参议院仍掌握在共和党手中,弹劾之路基本无望。

其次,外界基本认为这是一次党争,既然是党争,特朗普就一定得到共和党的支持,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一天就收到500万美元的捐助支持,这样的气势,就算“通乌门”真实存在,共和党都不可能放弃特朗普,事实也远远没到那一步。

第三,此次“通乌门”,特朗普的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亚尼是核心人物,特朗普被逼急了,舍车保帅也是一招。特朗普甚至可将“通乌门”合理化,即要求部门正式调查拜登父子转守为攻,拜登吃不了还兜着走。事实上,特朗普已经鼓励媒体深入报道乌克兰通电门,特朗普上周在椭圆形办公室对记者们说:「继续提出问题,把这件事报道得尽可能大,这样跌得才重。」

以特朗普的作风,这次弹劾或能转为竞选的推力。所以,不管什么门,核心词都是选举。

目前看,特朗普团队主动公开通话内容,是一种承认“伤口存在”的战术,其目的是借力打力,由此揭开民主党拜登的“黑历史”,特朗普顺势打“反腐”牌,这“通乌门”反而对民主党特别是民意排第一位的拜登有杀伤力。

回顾历史,20年前共和党弹劾前总统克林顿无功而返,甚至弄巧反拙。纵横政坛42年的佩洛西岂会不知?实情是民主党的少壮派、激进派带起的政治风向令佩洛西启动弹劾调查(impeachment inquiry),但注意,佩洛西用的是“调查”,严格来说还不是启动弹劾。至于怎么“调查”,这或是政坛老姜佩洛西的算计了,不排除是政治演戏博眼球,安抚的是选民。

事实上,特朗普竞选团队9月25日公布,在9月24日弹劾启动消息公布後24小时里,募集到500万美元捐款、支持特朗普连任总统,特朗普已计划连日举行筹款活动,扩大收益胜局。

反观民主党拜登,既要避免跳进“特朗普陷阱”,还要花精力证实自己与儿子,没有贪腐。当然,民主党和拜登团队也在一天内收到460万美元的捐款。两党旗鼓相当。

目前看,特朗普基本已经把“通乌门”扭转为“选举门”,这个“选举门”已经成为民主共和两党的竞选前奏,甚至是拉开了2020竞选的帷幕。

在这种情形下,就算掌控众议院的民主党通过弹劾,但掌控参议院的共和党足以阻止弹劾。民主党借此打击共和党的目的,未必达到。特朗普有望扭转局面。

本年联合国大会会议(UNGA)在中美贸易战、中东地缘政治危机、气候变化等背景下召开。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如往年一样,在标志着全球主义的圣地「拆大台」,在演说中向各国领袖表示,「明智的领导人总是把自己的人民和国家利益放在首位」,并强调「未来属於主权和独立的国家」。特朗普这种各家自扫门前雪的想法,是拢络民心的选举策略,但全然不顾以全球治理的视野解决跨国问题,为下一代留下难以收拾的摊子。

2017年,他首次站在象徵着全球主义的大舞台演说,当中有一段话打破了会场的沉寂——「作为美国总统,我永远会把美国放在首位,就像你作为国家领导人,将一如既往且应该把你的国家放在首位」。这句话虽然换来台下的掌声,但也是特朗普首次在庄严的大会中,公然与联合国的理念大唱反调。同样地,特朗普在去年大会中也强调,「我们拒绝全球化的意识形态,并拥抱爱国主义」。尽管在政治修辞上已脱离初阶英语水平,惟个中大意仍离不开「美国优先」。

特朗普的爱国心或不需质疑,但其爱国方式却是破坏式的,用的是最笨拙的方式“爱国”。在“全球主义者”与“爱国者”之间,特朗普把二者对立是偏激的。二者事实不是对立或是矛盾的关系,而是有融合的地方,这是很明显的事实。说特朗普是“爱国贼”也不夸张。

特朗普的那种“爱国方式”,本质是民粹式的保护主义,霸权式的单边主义,注定走不远。关起门来你是大哥,走出去就被人戳背,那种所谓的“美国优先”很不得人心,这种自大,这种霸道,能持久?

有趣的是,恰恰是特朗普这种“美国优先”的不吃亏,令世界更加趋向多极化;也正是特朗普政府不遗余力地推动孤立主义外交,导致其影响力大幅下滑。这从欧盟对美态度,日韩的摩擦,甚至东盟对中美两不得罪的立场均可看出来。

所以这种“爱国者”(实则是“爱美国者”),因为得不到国际的认可,很难能走到最后,去战胜“全球主义者”。

笔者是全球多极化的支持者,这是世界大潮,至少是21世纪中叶的特征,没人可以逆流而上。

其实,笔者不在乎全球经贸秩序是否被破坏,甚至包括供应链是否被破坏。所谓变才是永恒,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新陈代谢本就是物质发展规律,大家关注的应是,该怎么变,该怎么改,如何在旧的秩序上完善发展出更好的新秩序,发展出新的供应链。事实上,全球化之下,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独食(独赢)。新兴国家完全可以借机参与秩序的新建。

基于此看法,笔者既不认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保护主义与单边主义,也不完全赞成中国外长王毅在联大所言,即“关税和贸易争端破坏全球工业链和供应链,也破坏了多边贸易体制和全球经贸秩序,甚至令世界步入衰退”一说。

笔者认为,关键是打破后,要能迅速建立新的多边贸易体制与经贸秩序进行替补,只破坏不建设,当然会损害全球经济。所以关键还是建设二字。

美国政坛风起云涌,变幻无常。而地壳在运动,世界也在变。大家已经处在一个百年一遇的大时代。

(2019.9.28 作者为时事评论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