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邮报社评 涉红议员廖婵娥哪一面才是真实的?动机不纯打种族歧视牌很多华人不接受!

悉尼邮报评论员  萧十一狼

俗话说的好,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澳洲众议院首位华裔议员廖婵娥“涉红”成国际新闻。眼花缭乱之际,笔者尝试拨开迷雾,一睹庐山真面。

9月12日,英国BBC以《澳洲再起恐华争议:女议员涉北京统战组织受到压力》,文中提到廖婵娥引起的争议再次显示了澳洲政界对中国崛起对海外华人的影响力的担忧。而彭博社报道说,媒体的渲染报道也有“对华恐惧”之嫌,会对澳中关系带来负面影响。

9月13日,新加波联合早报以《被曝与中共关连组织有联系 澳洲华裔女议员获总理力挺》(值得一提的是,该新闻笔者是从QQ平台看到,有趣的是往常这样的题目一般被屏蔽,这次却没有)。

从国际关注来看,着眼点还是中国威胁论。但这一次很有趣,涉事人是颁布《反外国干涉法》的联盟党的自由党议员,是自己人,呵呵。究竟是按照《反外国干涉法》来处置廖议员,抑或回避、不提《反外国干涉法》,避重就轻呢?自由党选择了后者。

《反外国干涉法》的第一个祭品,是持永居签证的商人黄向墨,笔者认为,若廖婵娥不是自由党人,极有可能会成为《反外国干涉法》的第二个牺牲者。联盟党可能没想到,这《反外国干涉法》竟有一天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事实上,极右反华学者汉密顿就抛开政党立场,直指廖婵娥的国会议员资格,因为汉密顿一直宣扬中国威胁论,中国渗透论,好不容易逮到一个例子,会轻易放手吗?信口雌黄的人,找到一个例子,为证明自己的“正确和眼光独到”,揪住廖婵娥不放是不难理解的。

联盟党可不这么想。廖婵娥的议席,多少也关系到国会针对工党,绿党的压制力量,但问题不是在这里。问题是廖婵娥多年来,一直是总理莫里森力捧的人。大家可以看到,很多场合的照片,都有莫里森与廖婵娥的合影,甚至连廖婵娥的个人社交平台,都曾以二人合影做头像。亲密战友关系相信会羡煞旁人。

所以,廖婵娥议员能出事吗?肯定不会。总理莫里森一定会死保她。什么《反外国干涉法》这一刻要放在抽屉里。大体上,廖议员还是幸运的。

前工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就没那么好命了,一来工党不是执政党,缺乏话语权,二来朝中无人,唯有自己呈辞。别忘了,邓森可没有加入中国的任何组织,最多就是和黄向墨吃过几顿饭而已。当时工党的失误就是没打“种族主义牌”,邓森是伊朗裔,完全够资格打种族主义牌。这方面,自由党就相当精明。

故不难理解,为何这次工党使尽洪荒之力,揪住廖婵娥及自由党不放,因为吃过几顿饭,发表被视为亲中的南海言论,邓森仕途就被毁了。这口气,工党估计是憋了很久。这次廖婵娥担任疑似中国统战部旗下的组织理事,先否认后承认,疑云顿生,加上竞选时又没有申报,本身诚信成疑,别说汉密顿不会放过她(他也要为自己的书促销,也要刷存在感),工党更不会放过她,誓要报邓森(甚至王国忠)之仇。笔者预测,工党会提出涉廖动议。

值得一提的是,澳洲主流英文媒体跟汉密顿的心态似乎也一样。说中国渗透,说中国威胁说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例子,就算为了点击率和报纸销量,怎么也要炒作一番。

所以,无论是极右学者汉密顿,还是工党,抑或澳洲主流英文媒体,都需要拿廖婵娥涉红这个事情来达到各自的目的,甚至说大了,还可以被美国利用一下。

面对政治围剿,联盟党总理也是自由党党魁莫里森,应对策略就是力保廖婵娥。因为莫里森无法与廖婵娥割席,不仅是国会的席位问题,还因为廖婵娥是他的嫡系。若廖婵娥有问题,莫里森能脱得了干系吗?难保“宫变能手”达顿再来一次“大义灭亲”,再来一次逼宫。所以莫里森不仅要力保廖婵娥,还要死保廖婵娥,这关乎到自己的总理及党魁宝座,关乎到自己的切身利益。所以,莫里森为廖婵娥做政治担保,是兵行险着,也有其政治目的。他要赌廖婵娥真的跟中国统战部没关系,莫里森压下了赌注。可以说,莫里森和廖婵娥,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无数合影可证实),是真正的命运共同体。

那么,莫里森是使用什么招数来为廖婵娥辩护的呢?

因为廖婵娥是华人,以莫里森的能耐,自然打的就是种族主义牌。

7月31日法律截止日时,独立候选人也斯(Oliver Yates)和墨尔本Chisholm选区的一位名叫霍尔(Leslie Hall)的选民,一起上告法院,指财长费登堡(Josh Frydenberg)与廖婵娥竞选违规,质疑二人的当选资格。因为财长是犹太裔,当时莫里森就指官司是针对犹太人,大打种族主义牌。

这一次,总理莫里森继续使用种族主义牌,只是这次使用引发争议,因为莫里森称,“这事对Gladys Liu的攻击,是对超过100万(澳洲华人)更广泛的诬蔑”。

但这逻辑明显不对,把廖婵娥和120万华人混为一谈,等同起来,如同把120万华人捆绑在一起成为廖议员的“肉盾”,这不合情理。笔者举个未必恰当的例子,当日在新西兰基督城搞大屠杀的种族主义者凶手是来自澳洲的白人,但你能把这个凶手和澳洲近2000万白人等同起来,都是种族主义者吗?明显不能!完全没联系,对不对?那是言过其实!

所谓一人做事一人当,廖婵娥做了海交会理事,不等于澳洲120万人也做了海交会理事,说句难听的,她做海交会理事,吃喝玩乐,关120万华人屁事。

而且,廖婵娥是先否认后承认,竞选时又隐瞒不报,这种态度被人揪住不放其实是咎由自取,跟120万华人毫无关系。这也不是什么团结的问题,种族歧视的问题。

她现在因为海交会职务出事,没有申报出事,但到了总理莫里森那里,就变为廖议员和120万华人是“命运共同体”,呵呵。细算起来,除了廖议员的铁杆支持者,就当1000人吧(她是以1000票之差胜出的),除去这愿意和廖婵娥做“命运共同体”的1000人,那119.9万个华人,肯定不愿意与廖婵娥议员做“命运共同体”。

当然,有部分华人,特别是自由党支持者,是认同总理的“种族歧视论”,也不排除如极右学者汉密顿,一国党有这动机,但只要了解个中始末,澳洲华人就不会进入这个套套。

问题的实质,不是种族歧视!种族歧视的说法,只是一面之词。笔者个人不认为针对廖婵娥是种族歧视。问题的实质是政治!

同时,根据邮报的二项民意调查,结果暂时显示,不满意廖婵娥议员表现的华人大有人在。

9月9日,悉尼邮报发起《联邦大选百日两党华人民调(5月~9月)》,目前为止对廖婵娥不满意一项有28%,高于对对廖蝉娥满意的5%。9月11日,另一项《华人议员廖婵娥被指与中国海交会关系密切,华人怎麽看?》,不相信廖婵娥与海交会没关系的有23%,高于相信廖婵娥与海交会没关系的10%。

根据上述华人投票,不满意廖蝉娥议员的华人占多数,这总不能说是种族歧视吧?!笔者相信广大华人是以客观的第三者立场看待廖婵娥问题。当然,这不保证其他族裔社会或会带着种族歧视的眼光看待廖婵娥。

所以,关于廖婵娥议员涉红一事,作为华人社会,既要与之切割,让她一人做事一人当(也是她体现有担当的时候了),这也是对她的考验,笔者希望廖议员做一个与119.9万华人切割的声明,笔者认为119.9万华人,很多都是第一次听到海交会这个组织的,所以请不要把119.9万华人拉下水。

生於马来西亚的华裔参议员黄英贤愤怒地表示,只有莫里森才会将这些具体严重忧虑与整个澳洲的华人混为一谈,呼吁他停止。笔者认为,确实要把廖议员的个人错误与119.9万华人分开来,更别随便扣上种族歧视的帽子,假若廖议员日后又被揭发这,揭发那的,还要119.9万华人跟着她一起接受惩罚吗?

同时,华人社会也要对借题发挥对华人实行攻击的极右人士与媒体,渲染华人威胁的言论进行反击。批评廖议员可以,但若蔓延到对华人社会攻击,这是不被允许的!

其实,廖议员出来混,就要还,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119.9万华人,没出来混,怎么还?!

说到廖议员出来混,不得不提一件事,就是2018年11月5日,中国央视在《华人世界》里报道廖婵娥参选联邦议员,呼吁华人积极参政议政(图一)。有网友指,能上央视,说明廖与内地关系不一般。

但同样不得不提的另一件事,就是2019年7月ABC媒体采访廖婵娥议员,她表示“坚持其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立场”(图二)。众所周知,拨开英文媒体的迷雾,香港所谓“反送中”运动,实则是追求香港独立的运动(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以及香港同乡会社团也多次提及),所以廖婵娥议员的政治立场是十分清晰的,别忽视ABC媒体用的是“坚持”一词,这显示廖婵娥议员的立场相当坚定。

那么问题就来了,廖议员与内地关系密切,例如担任海交会理事,还上央视等,这显示廖的“亲华”一面;但廖议员坚定支持“反送中”(虽然后来声明反暴力),这显示廖议员也具有“反华”的一面。那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廖婵娥呢?

时间上,廖婵娥“亲华”是在当选议员前,“反华”是在当选议员后,这或是一个分水岭。

为何当选后就变脸呢?这不难解释,现届的联盟党,大选时可以和极右政党一国党配票,你就能想到了。还有,自联盟党上台,澳中关系就跌入历史低谷,《反外国干涉法》、取消华为5G、取消孔子学院、大学成立联合调查组等等针对中国的行为至今未停,之前工党前总理霍克以及基廷等建立的澳中友好关系基础被损耗殆尽,这样的政治气氛下,加上主流英文媒体对华的敌视,廖婵娥岂会不懂察言观色?

笔者认为当选议员后的廖婵娥最真实。

其实,环顾国际,政客都具有投机性质,即政坛上,精于投机的利己主义者比比皆是,毫不奇怪。澳洲,这例子就算闭着眼,随手一抓也一大把。有一个词汇,来形容这种政客,就是“变色龙”。

所以,笔者不认为廖议员涉红,指她涉红的,多数是处于政治目的。而且廖议员自己也发声明,否认是中国代理人。这应该是真话。出来混,三教九流的朋友总是有点,谁能在河边走而不湿鞋?根据媒体透露的名单,很多组织都有华人参与,很难说什么涉红不涉红的,而且,廖婵娥涉红的新闻在内地没有被屏蔽,说明内地或是“躺着中枪”,或是在看澳洲政坛的笑话。

那么,廖婵娥议员涉红一事,究竟走向如何呢?

首先,这是一场政治博弈,是工党与联盟党,是中立议员与联盟党,是极右势力与想象的“稻草人”,是极右势力与移民,也是英文主流媒体敌视中国的惯有立场的炒作等多方势力的博弈。

廖婵娥在国会被“围攻”,面对质疑,在总理力保之下,留下了眼泪。但廖议员是否应该反省一下呢?为何有人针对自己?有因才有果,光靠“种族歧视“来做挡箭牌,难以服众。

有趣的是,就算联盟党内部也不满廖议员。国家党的前领袖兼前副总理载斯(Barnaby Joyce)认为,若廖婵娥被发现拥护中国政府,便应被解雇。这话就当演戏吧。

当然,重点还是工党与联盟党的角力。

其次,这不是一场力量均衡的博弈,工党目前是在野党,大选后处于弱势,联盟党有执政优势,席位占多数,加上英文主流媒体的亲联盟党立场护航,工党未必能打赢这场博弈战。笔者认为廖议员基本能安然度过这一劫,因为工党不具政治优势。除非工党硬要打开抽屉,拿出那本《反外国干涉法》,死磕到底。

吃瓜的,热闹看完,准备洗洗睡吧。

笔者最后必须一提的就是莫里森在为廖婵娥议员辩护时,说过一句话,就是「Gladys Liu是在中国出生的澳洲人,那就代表她勾结中国政府吗?当然不是。这是荒谬的说法,我认为这是对这国家每位澳洲华人的侮辱。」大家记住这句话,笔者认为这是莫里森总理的金句!我们要谨记总理的话,以后很有用场!

(2019年9月15日 作者为澳洲政治时事华人评论员)

图一
图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