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郵報社評 成立大學調查組 有損澳洲民主自由形象和教育產業

悉尼郵報評論員  蕭十一狼

因應澳洲校園近期發生支持香港示威和支持中國政府的學生之間的衝突,澳洲政府將成立聯合工作小組,調查是否有外國勢力介入,保護學生言論自由。

筆者認爲,言論自由要保護,但成立聯合工作小組,明顯是拉偏架。明眼人都看得出,聯合工作小組,保護的是香港留學生的言論自由,不是保護大陸留學生的言論自由。因爲成立這個小組的原因,是調查外國勢力,這個外國勢力,指誰,你懂的。

据不確切的數據,在澳洲的大陸留學生大約有25萬,遠遠多於香港留學生。既然香港留學生的言論自由要保護,那麽那25萬大陸留學生的言論自由是不是也要保護?那樣才是一碗水端平。

值得指出的是,香港留學生的言論,基本是圍繞反送中,是支持示威行動的。大家只要看看中文媒體,都知道香港的示威,是一場反政府的暴力示威,特朗普也定性為暴亂。支持這樣的示威,是有很大爭議的。

有雲己所不慾勿施於人,假如有一天,澳洲也發生反政府示威,也發生打砸政府機構的暴力,那是支持抑或反對?還能冠以支持“民主”的幌子嗎?

所以,澳洲英文媒體,以及一些政治勢力,把香港示威活動包裝為支持“民主”,把反對示威活動扣上“反對民主”的帽子,這是把大家當三歲小孩子耍嗎?當大家沒是非辨析能力嗎?

我們都被澳洲民主浸婬了數十載,都知道民主的真諦是法治,現在香港的暴力,哪一點跟民主,跟法治沾邊的?澳洲英文媒體以及政客,不可能指鹿爲馬,顛倒是非黑白的。

有網友也質疑,如果澳洲一如标榜的是民主自由的国家,为何大学里学生支持香港的暴力行为,媒体以及政府予以支持并冠以是民主行为,而支持香港和平一个中国的学生被歪曲成外国影响力的体现,予以厄制及建立追查部门。凡是支持祖国的华裔都会被妖魔化,而反华的人被誉为真正公民,澳洲的麦卡锡主义的政策正在重新开始运作。

説完香港留學生的言論本質,再談大陸留學生的言論。

客觀而言,大陸留學生是中國人,不是澳洲人,他們的言論自然是代表中國立場的,這不難理解。就算我們在國外,遇到反澳洲言論,也會自覺維護澳洲,道理是一樣,這不存在什麽干涉,都是公民的責任心所致。

從新聞看,無論是昆士蘭大學的糾紛,還是墨爾本街頭的對峙,大陸留學生的反應都很快,這比中國政府的效率高很多,不難推測,這是網絡的威力,一呼百應嘛。若是有外國勢力干預,效率不會那麽高(估計要層層批准),反應不會那麽快(政府低估了網絡威力)。

當然,聯盟黨政府有精力,不用搞經濟,可以花這些資源在調查外國干涉上,只怕調查結果,最終查不出什麽來。

但是,這樣的做的後果,很不好。會大大損害澳洲在國際的民主自由形象。

衆所周知,大陸留學生來澳洲不僅是來學習知識,還是來學習民主法治精神的。但政府的舉動,不僅不會讓大陸留學生感受到西方世界的民主自由,而且還會感到受傷害,即政府只重視香港留學生的看法,不重視大陸留學生的感受,這種影響是深遠的,大陸留學生回去中國,就會批評澳洲的民主自由徒有虛名。所謂民主,就是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堅決維護你表達的權利。

8月30日,《澳大利亞人》報曾有一篇來自悉尼大學教師的相關評論,指出“许多忠诚而爱国的澳大利亚华人对北京政府就是比对香港抗议者更有同情心。作为澳大利亚的平等公民,他们完全有权发表意见。”,以及“澳大利亚还有25万中国留学生,他们也想自己的声音被听到。”認爲“如果我们现在尊重他们,他们以后会尊重我们。人们会长大,我们的中国留学生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得柔和,就像我们一样。”,筆者認爲言之有理。

其實説到恐嚇,大陸留學生也受到過不明勢力的恐嚇,只是被媒體刻意隱瞞了。筆者認爲,成立警察調查小組最爲合適,比聯合調查小組更能服人。

而且,澳洲的民主形象,示範上是對於800萬香港人重要,抑或對14億中國人重要?

所以,筆者多次指出,澳洲的政客不懂數學!

現在弄個聯合調查小組,結論未出就指向澳洲教育業太依靠中國大陸的留學生,這種干涉市場的行政手法,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脚嗎?不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嗎?

美國惡對中國留學生,結果中國留學生都轉去英國了,澳洲難道也要學美國嗎?澳洲又有多少資本學美國?澳洲的經濟可以完全不需要教育產業了嗎?

大家説,這個聯合調查小組,有何意義?

就算證明了中國干涉,那又能怎麽做?就算是,這明擺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事情,更何況,筆者不相信中國政府會干涉留學生。政客一旦把意識形態至於國家經濟利益之首,受苦的最終還是國家和人民。

(2019.9.2 作者為華人時事評論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