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华人视角 太阳花运动对香港的警示 暴力循环危机极端势力绑架主流政治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已停修例并道歉,但泛民及港独势力的操作模式远的是复制法国“黄背心”运动的持久战模式,近的是重覆台湾太阳花运动的套路,鼓动民众内心对内地的恐惧,让分离主义力量扩大。今天台湾的韩流正在清洗太阳花余毒,其实对大家特别是港人带来启示。
香港政治风暴的根源,千头万绪,尽管特首林郑月娥已经停止修例,并就事件的纷扰向市民道歉,但事件也留下很多的後遗症,就是真相被扭曲,在「政治正确」的氛围下,指鹿为马,形成奇特的社会现象。
从泛民及港独势力操作的模式,都看到不断在重覆二零一四年台湾太阳花运动的操作方法,在强大的媒体与社交媒体的动员下,将街头的意志凌驾议会的意志,将民粹的力量凌驾程序正义,并且善用话语权的优势,将修订《逃犯条列》标签为「送中条例」(粤语的“送中”与殡葬仪式的“送终”是谐音,文宣手法相当蛊惑人),鼓动香港人内心深处对内地的恐惧,同时在这过程中让分离主义的力量扩大,形成进一步的「去中国化」的格局,加强独派在政治光谱上的比重。
太阳花的理论与实践,当年迷惑了台湾很多的青年与舆情。那些占领立法院与行政院的青年人当时被视为「正义的化身」,是「台湾的良心」。但几年之後,越来越多的台湾民意都觉得这只是一场闹剧,是台湾走向封闭与进一步衰败的开始。太阳花运动所孕育出来的政治团体也被看穿了只是台独势力的新版本,在政坛上也逐渐被边缘化,根本无法代表台湾的民意。
这一年来崛起的韩流其实就是对太阳花运动打了一巴掌,给当年那些大义凛然、说要防止大陆经济掏空台湾的说法予以迎头痛击。韩国瑜的名言「东西卖得出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後来扩大为「台湾发大财」),就是对太阳花的闭塞主张加以颠覆,清洗太阳花余毒。韩国瑜对於台湾经济二十年来的滞後痛心疾首,他炮轰台湾政治内耗,领导人都是在混的,指出二十年前台湾的经济在四小龙中排列榜首,但如今排在最後,让台湾人民情何以堪。
当然,在香港数以十万计的示威者中(组织者夸大为百万,竟然谣言说一千遍变真理,外媒别有用心的加以承认,渲染了民意),很多都是和平理性的民众,但也混杂了一些暴力倾向的激进分子,有图有真相,六月十二日那天的电视直播可以看出,示威者都准备了砖块、削尖的铁枝要攻进立法会,示威者甚至对停放在路上的警车加以破坏。如果这都不是暴动,不知道什麽是暴动。泛民的律师们说法以偏概全,就好像特朗普和茶党等人所常说的「另外的事实」(Alt-fact),将真实的报道标签为「假新闻」(Fake news)。但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当天的冲突导致二十二名警员受伤,如果没有人动粗,为何会有警察受伤?
网络的语言暴力更是惊人。一些网民留言要杀死特首林郑月娥,又说若法案一旦通过,就会杀死那些「黑警」与他们的家属(网上的截图都证据确凿)。这都是赤裸裸的刑事罪行,如果在美国,联邦调查局与检方就会立刻行动,将这些发动「死亡威胁」的网民绳之以法,但在香港,至今似乎还是示威者所享有的「言论自由」,不但未见有任何人为此而被捕,犯事者还要求警方不能逮捕任何人,不能将他们定为「暴民」, 街头的示威高举「没有暴民,只有暴政」。这彷佛是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的世界,街头的群众和某些媒体所控制的「真理部」可以决定什麽是真相,然後透过宣传机器向群众集体洗脑,而无视那些手持武器的群众所做过的一切。
在香港政治风暴中,让人叹为观止的是奇葩的肢体暴力与语言暴力的结合,构筑网络上的奇观。那些勇武派的街头斗士和躲在房间内的键盘斗士互相结合,展现奇特的风景。
那些参与街头斗争的斗士已经形成了一种既定的模式,就是发动一个义正辞严、强调和平的大游行,夫妇推着婴儿车,出现不少中老年人,场面温馨,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让国际媒体动容。但一旦游行结束,就有不少示威者进入另一个模式,变身为「死士」,冲进立法会大肆捣乱,将议员的档案偷走,或是将商场变为战场,将警察的手指咬断……
他们都穿着得像电影的专业演员,戴上密不透风的头罩、面具、手臂上都是绑上了保鲜纸。他们配备了专业的工具,可以迅速地撬开了街道上的砖头,配有射程很远的激光发射器,可以让与之对峙的警察为之目眩。他们还发挥团队精神,将路旁的铁栏拆下来,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路障,阻止防暴警察的前进。他们还可以制造汽油弹,让熊熊的烈火在上环的街头燃烧,映照炎夏街头的愤怒。
幕後的键盘斗士的支援,可以在社交媒体上制造不少真假莫辨的信息,如说解放军已经进入香港镇压,附上照片显示解放军的坦克车用火车运送 ,但後来被踢爆只是旧照片,移花接木;又网上流传元朗的白衣人袭击事件中,一名黑社会大佬的夫人也被「无差别殴打」,因而立刻动员反击,形成了「黑吃黑」,但媒体却无法证实。
更厉害的招数则是偷梁换柱,用一些接近的名字,将敌对势力的网站绑架,发放错误的信息,如将一些撑警或警察的网站改头换面,说警察要发动怠工,抵制高层的不合理措施。这些嫁祸的颠覆手法,用「假新闻」翻转了一个城市,蛊惑多少的人心。
不少人提出香港应该设立《反蒙面法》,禁止戴上面具的示威者可以恣意违法,做出种种不堪的恐怖行为;也有人提出要设立《辱警罪》,不要让街头勇武斗士肆意辱骂警察,而警察却是没有法源可以逮捕。这在台湾与美国都是不可思议。但香港这些勇武派认为这是他们的自由与人权,强调「没有暴徒、只有暴政」。这肯定也和大部分香港人的认知完全不一样。这是沉默大多数与他们的距离,也是「香港人与恶的距离」。
就好像当年太阳花的学生说他们攻占立法院与行政院都不是犯法。他们的理据就是「只要目的是高尚的,任何的手段都站得住脚」。这其实就是现代民粹与极权主义的逻辑,也是文革的逻辑||为求目的,不择手段。这是政治学中所定义的反民主要素,践踏程序正义与文明的基本。
可惜,风暴越演越烈,并形成暴力循环危机。七月二十一日港独派示威者冲击中联办,并用黑漆涂污国徽、在外墙涂上「支那」等侮辱性的字眼,被视为对国家尊严、一国两制的冲击,成为香港政治史上黑暗的一天。警方也在港独派仓库搜获烈性炸药。在同一房间内有「香港民族阵线」的T恤,很大可能是港独派图谋策划暴动。元朗则有百余名「白衣人」闯进西铁站,袭击参与示威後回家的「黑衣人」,更演变成「无差别攻击」。极端分子以极端手法绑架了主流政治。他们背後都有一股姑息暴力、暗中叫好的思想作祟。
香港正处於越陷越深的暴力螺旋之中,这种对暴力的「容忍」,最终也将摧毁香港这个「开放社会」(Open Society),让这个七百多万人口的城市陷於暴力的「永劫回归」(Eternal Return)、仇杀无日无之,不知伊於胡底。绝大部分的港人应该相信,香港惟有告别暴力、坚持法治、拥抱文明,才能回归现代多元化的香港核心价值。
香港虽然没有全民普选,但一直以来都是开放社会,拥有自由、法治,这也是香港繁荣稳定的基石。但最近的「暴力螺旋」形成正渐渐扼杀香港作为开放社会的特性。英国犹太裔哲学家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於一九四五年在其名作《开放社会及其敌人》,就指出过「宽容悖论」(Paradox of Tolerance),认为无限宽忍的社会将被不宽容的力量毁灭,导致宽容的消失,尤其是主张不宽容的暴力,开放社会必须鸣鼓而攻之,才可以保卫「开放社会」。
事实上,香港在几年前的占中运动,也曾被一些西方媒体高举为正义化身,但後来的暴力、干扰与内耗,让大部分港人幡然醒悟,「违法达义」的做法,神人共厌,为香港带来祸害。如今占中2.0,出现比占中更恶质的「自欺欺人」集体心理。
抗议活动打着维护香港自由的旗号,却日益被少数激进分子的非理性和情绪化引向极端,并出现多次激进暴力事件,彻底背离了香港所尊奉的自由和法治精神。这也让更多人开始反思,自由的边界不能再被忽视,自由如果沦为一种为所欲为,那么香港的法治和稳定就无从谈起,香港的发展也将由此暗淡。
自由从来都是有边界的,不受任何约束的自由,看似无比自由,实则只会造成失序的丛林状态,所有人陷入与所有人的纷争,最终自由将不可持久,甚至走向毁灭。有鉴于此,现代社会追求的都是有边界的自由,法律内的自由,自由不能侵犯基本公共道德、秩序和他人合法权益。
法治与自由,都是香港人追求的核心价值。真正的自由是在法律保护内的自由,任何超出法律界限的自由绝非真正的自由,而是对自由的滥用,最后不仅破坏了香港的法治和安定,到头来,更会玷污掉香港人所珍视的自由。面对持续发生的暴力行为,敢于大声说不,阻止香港陷入冲突的黑暗深渊,捍卫香港的核心价值,以理性方式诚挚面临香港治理中存在的问题并达成共识推进改变,才是真正对香港负责任的体现。
当然,外部势力的渗透是本次香港动乱的主要外因,要另行撰写。
(2019.7.26)
题图:示威者殴打警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