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三權全淪陷 黑雲壓香江

當年佔中之亂,港府亦如常運作;旺角暴亂,民意站在港府一邊;今天,一場修訂《逃犯條例》政治風暴,將港府徹底打垮,行政立法司法全面淪陷,連警察總部都受到圍堵,香港彷彿陷入無政府狀態。忽喇喇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特區政府面臨空前的管治危機,搖搖欲墜,危如累卵,香港前路一片黑暗,將何去何從?

節節敗退 尊嚴掃地
回歸接近廿二年,香港社會從來沒有一天像昨日那樣混亂失序,那樣無法無天。學界脅迫港府答允四大訴求的期限前日屆滿,港府沒有答應,他們如期將行動升級,號召示威者上街抗爭。儘管港府早已倉皇辭廟,連政府總部都棄守,但都未能阻止示威者的行動,他們很快就連金鐘主要幹道都佔領,並在黃之鋒等政客帶領下,轉戰灣仔警察總部,數以千計的人群將警總團團包圍。有人向警總擲雞蛋,有人破壞閉路電視,有人用鐵鏈將警總後門上鎖,有人高呼盧偉聰下台,有人要求釋放被捕人士,警方談判專家節節敗退,警隊尊嚴掃地。
與此同時,大批示威者旋風式攻陷灣仔稅務大樓及入境事務大樓,在大堂大呼小叫,賴死不走;甚至乎,連金鐘政府合署都不能幸免,成為示威者佔領之地,代表司法權威的最高法院匆忙落閘,律政司通知員工提早下班,法庭運作停頓,正義女神蒙塵。另一邊廂,立法會同樣失守,停車場出入口遭堵塞,原定舉行的交通事務委員會、內務委員會及財務委員會會議統統取消。示威者呼嘯而過,政府人員驚惶奔走,行政立法司法徹底淪陷,連警總都動彈不得。隨着示威朝着失控方向發展,現在是圍堵,誰能保證下一刻不是直搗三權,佔領立法會、打砸政府總部、拆毀司法招牌?上帝要你滅亡,必先要你瘋狂,當年內地紅衞兵「文化大革命」的一幕,恐怕很快就會在香港上演。
事情發展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反對派歇斯底里大鬧香江,如今即使林鄭政府道歉一萬遍甚至撤回修例,亦已無濟於事。君不見,反對派的要求愈來愈多,示威者的口號愈喊愈響,昨日是林鄭下台,今日又變成盧偉聰辭職,明日恐怕就是整個政府都要推翻。尤其令人惴惴不安的是,在反對派和反中亂港傳媒刻意挑撥之下,整個社會瀰漫一片不可理喻的仇警情緒,警務人員動輒得咎,任何行動都被扣上「暴力鎮壓」、「濫權」帽子,加上港府窩囊,一味卸責,高官龜縮,在這樣的情況下,警方就算有最精良武器,渾身是膽,亦與被廢武功無異。一旦連警方刀把子都落在反對派手裏,後果令人不寒而慄。
所見既可駭,所聞良可悲。鄧小平很早就強調要防止香港成為反共基地,但事實證明,香港豈止是反共基地,直情是境內外反華勢力的大本營、橋頭堡。回歸至今,外部勢力對香港的介入愈來愈肆無忌憚,今次反修例風暴更達到史無前例的頂峰,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止一次指指點點,甚至不諱言「香港人用這種方式與中國打交道十分有效」、「我會讓示威者為自己發聲」,香港儼然成為美國第五十一州。難怪有人慨嘆,香港權力核心不在中環,不在西環,而在花園道美國總領事館。
經過反修例一役,繁華之地弄得滿目瘡痍,安居樂業變成遙不可及,香港已經不是以前的香港,人心已經無法回到從前。很快就是七一,也就是香港回歸廿二周年的大日子,無奈在反對派瘋狂攪局之下,亂象不知伊於胡底,要是當日仍然滿街黑壓壓的示威者,行政立法司法仍然淪陷,局面甚至更亂,情況甚至更差,國旗和區旗還能照常升起嗎?當代表主權和治權的旗幟一旦陷落,別說一國兩制行穩致遠淪為空談,一國兩制名存實亡才是最不堪設想。運移漢祚終難復,難道國家領導人還要一味不聞不問嗎?
姑息養奸 埋下禍根
當然,特區政府落得眾叛親離、四面楚歌的下場,反對派和外部勢力興風布雨固然是主因,但歸根究柢是當局管治無能、授人以柄,讓牛鬼蛇神有可乘之機。現屆政府一再強調「志不求易,事不避難」,事實卻恰恰相反,林鄭懾於反對派氣燄,一上場即急不及待跟他們搞「大和解」,顛倒是非,姑息養奸,加上施政脫離民情,終於埋下今日兵敗如山倒的禍根。
至於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其身不正,醜聞纏身,更是落人口實。今次修例,她有責任向公眾解說,向法律界進行游說,但她為官避事,傲慢輕敵,立法會五次開會居然四次缺席,以致被外界譏為「避政司司長」。更何況她徇私枉法,庇奸護惡,一再放生佔中黑手壹傳媒黎智英及其反中亂港集團,綱紀一廢,何事不生!這場政治風暴愈演愈烈,呈火燒連環船之勢,鄭若驊絕對是頭號罪人,如今才透過網誌假惺惺道歉,貓哭老鼠,又有甚麼意義?
豈知萬頃繁華地,強半今為瓦礫堆。香港用百多年時間,由小漁村發展成國際金融中心,法治成為港人安身立命、引以自豪的基石,一切得來不易,可惜俱往矣!可以看見,香港正被一股龐大的反華勢力籠罩,不搞死香港不罷休,當法治崩潰,治權淪喪,香港還剩下甚麼?港人又得到甚麼?
修例不會令外資撤資,惟港人若親手打破社會穩定的神話,一手將福地摧毀,外資和國際企業肯定不會再來,經濟勢必跌落谷底。兩制若繼續與一國對抗,結果亦只有兩個:一是中央撒手不管,任由香港沉淪下去;二是直接收回,「五十年不變」提早壽終正寢。這兩個結果對香港是福是禍,值得港人深思再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