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猫眼社评 特朗普只是一把刀,操刀者或另有其人!贸战中国还要防“家贼”!

本报评论员 萧十一狼
中美贸易战,美国特朗普政府磨刀霍霍,不断掀起贸易战高潮。但看深一层,特朗普只是“借刀杀人”里面的那把刀而已。操刀者即幕後操盘手或另有其人。
那就是美国政坛的建制派,何谓建制派?建制派身份有很多,且是跨党派的,分布在各个小圈子里,包括茶党组织骨干,华尔街高层,共济会高层,骷髅会高层,各大跨国资本巨头等等,而对外公开的身份是民主党人,或是共和党人。笔者观察,建制派已经完成了从开始反特朗普到现在操控特朗普的过程。建制派始终操控着美国政坛的走势,自然包括特朗普在内。
在对各国发动的贸易战中,高举“美国优先”大旗的特朗普一直是被打了鷄血似的使用推特治国,在贸易战中特别是对华立场十分狂妄。他被打了什么鷄血?或者说,他的底气是什么?
特朗普打贸易战感觉良好,主要就是来自美国股市的亮丽的走势。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不断上扬的股市走势,令特朗普信心十足地在全球范围,对欧对日对加墨特别是对华展开贸易战。
特朗普其实已经被美国股市牵着鼻子走。只要美国股市不崩盘,特朗普就依然“亢奋”。
当特朗普宣布重啓对华2000亿产品关税后,美国股市一度下滑,显示对经济的“忧虑”,但这是股市的假象。幕後操盘手在牢牢操控着股市。似乎并不担心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经济带来什么後果。这种不担心显示,特朗普目前所做的,正正符合建制派的要求(通过白宫几只老鹰来影响特朗普)。
美国股市对中美贸易战的“淡定”,是笔者从一则新闻里察觉的。
5月25日,技术分析及市场模型专家、Ciovacco Capital创办人Chris Ciovacco表示,美股标指在技术走势上出现了不寻常移动,在过去70年,只出现过16次。这走势是建基於一个名为「MACD」的技术指标。它是一个短线动力信号,反映移动平均的差距,即俗称「牛熊差距」,以厘定买入及卖出时间。当数值低於「0」,反映投资者正在沽出股票,股市亦倾向偏软,若回升至中心点(即0或以上),就是升市信号。
Ciovacco指出,目前的异象是:MACD已连续12个星期处於中心点以上,这是极之罕见的升市信号。根据过往16次往绩,全部100%预示股市会继续上升,之後两年平均回报达29%,中位数亦达26%回报。换言之,若这100%升市往绩继续正确的话,今次美股升市最少直至2021年,亦意味着贸易战不是甚麽一回事。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分析信息,这等於继续给特朗普打鷄血,等於给2020年大选的特朗普“续命”。
华尔街股市表明,美国的政治经济精英组成的建制派,十分支持特朗普对华开打。
所以,只要知道谁是控制美国股市的那只无形的手,就知道是谁在控制特朗普(白宫的“双面人”,与这只无形的手里外呼应,协助控制特朗普),而政治零经验的特朗普未必自知,又或虽知但爲保总统之位“装不知”。所以这种情势下,大家经常看到白宫的信息混乱,各有各对外发布消息。
衆所周知,美国股市操控在华尔街精英手里(中国也一度被资本操控,2015年发生的股灾就是人为的结果)。在美国上次大选,民主党希拉里与华尔街精英的关系被曝光。当时希拉里有二套竞选説辞,一套是发给媒体对公衆说的,一套是内部小范围对华尔街精英说的。显然,对华尔街说的那个版本,才是真实版本。华尔街资本才是美国的主子,更是美国建制派的一员。
一个不难判断的逻辑,就是美国建制派通过华尔街操控美国股市,进而操控特朗普。而目前爲止操控的战略,就是继续操纵美国股市攀升,变相鼓励特朗普继续对华保持强势,继续打贸易战。
据说,就算练就金钟罩功夫的人,身上也会有一处「练门」,被人轻轻击中,就得重伤。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练门在华尔街股市,既然此君十分在意市场上落,视之为自己管治能力的成绩表。中国要跟美国在贸易上开打,除了稀土牌,倒不如专向道琼斯指数身上“打打招呼”。
特朗普之所以重视股市,皆因美国股市的市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百分之二十六,跟中国股市只占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四相比,所差天悬地隔,故股市大跌对美国社会的震荡远大於对中国社会。偌大的一个死穴,你只要挥掌在其皮肤表面一扫,对方都会吓出一身冷汗。
或有人说,华尔街股市不是操控在建制派手中么?中国如何“打招呼”?不是的,只要在适当时候放出几个「惊吓」元素,就能让市场猝不及防。
其实,建制派一直在驾驭民主党和共和党,谁能实现建制派的大局利益就谁进白宫(当然,特朗普2016年进入白宫纯属意外,是建制派历史上一次失手,但经过捣乱,目前基本肃清特朗普的初始内阁人员,今时今日的特朗普团队,已经是面目全非,早就不是2016年上任时的内阁了)。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莱特希泽极有可能是“双面人”,表面为特朗普工作,主持贸易谈判,但实质是为建制派效力。与建制派里应外合。莱特希泽的背景,确定其是建制派阵营的其中一员,所以跟建制派有一定的共同利益
:就是藉特朗普之手,对华实行围堵,逼华实行顔色革命。这就是所谓的“借刀杀人”。
其实,美国的建制派(包括民主党和共和党以及资本集团),一直不喜欢特朗普,若非特朗普利用网络,积聚巨大民意,早就被建制派轰下台了。特朗普之所以还在总统之位,全赖美国中间及偏右选民,以及班农的操作。共和党也不可能爲了政治理想,放弃特朗普(如同放弃选票),让民主党独领风骚。同时,特朗普或已归顺建制派。
建制派除了通过华尔街股市,操控特朗普的节奏外,还有一个操控美国政局的例子,就是通过民主党控制的纽约东区法院,对华爲高层孟晚舟实行诉告,间接把控中美关系。
美国大选时,希拉里与特朗普之争,坊间形容为是“骗子”(希拉里)与“疯子”(特朗普)之争,并非毫无道理。相对共和党“西部牛仔式”的硬桥硬马的政治作风,民主党就是“岳不群”式的带着面具的狡诈作风,两个党是一刚一柔。
其实,建制派未必对特朗普打赢这场贸易战有信心,但这不重要,打得赢,2020继续连任,打不赢,让民主党上台渔翁得利,收拾残局。
早前,建制派的操盘几乎得逞,中美协议草本等着签署。但是,该协议最终没能在中方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得到通过。中国坚拒无理要求。
从美国的要求来看,中国必须做“结构性改革”才能符合美国的要求(这结构性改革,不是特朗普当初上任组阁时有的概念,甚至贸易战开打也没有提出,是莱特希泽中途加入特朗普内阁后才提出来的),那什么是美国精英头脑里的“结构性改革”呢?简单概括,就是中国要进行经济制度更换,进而改掉社会主义体制。换句话説,美国要对华实行“不战而屈人之兵”式的顔色革命。
这里必须指出的是,国企混改是符合美国的战略要求的,这能让各种资本合法进入国企,蚕食国家资产,最终变相将国企私有化。这正是“东林党”最大的战略目标,这个目标与美国的战略目标“不谋而合”。
中国官媒连日来接连发文批评美国,其中25日的评论更指摘美方对中国发动贸易战,是「试图侵犯中国经济主权」。这説明,协议的草本存在很大问题。
这里有二个问题,需要点出。
第一, 中囯不签已经起草的协议,是否象美国所云,是“违反承诺”呢?
笔者认爲,协议不到签名那一刻,都可以修改,毕竟没签名,意味着谈判还没结束。既然还没达成协议,何来“违反承诺”一説呢?法理上是説不通的,当然,若从时间上来説,或浪费了一些时间,毕竟谈了10轮,但谈多少轮不是关键,协议公平才是关键!还有就是,特朗普常出尔反尔,一时说达成协议就取消全部关税,一会又説即使达成协议,关税也会维持,让中国无所适从。但若说出尔反尔,特朗普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第二, 中方谈判团队或存在“绥靖”思维。笔者记得特朗普曾在推特吹嘘,“这份协议好得你想象不到”(类似意思)。特朗普称好的协议,对中国可不是好消息。
笔者担心中国的买办利益集团影响了谈判,把国家主权,民族利益置於买办利益之下。
值得指出的是,中国大部分智库,一是没有预测到贸易战走势,二是基本集体失声。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现在看是一群废物。现在对撼美国反华势力的,只有官媒和民间力量。可以説,这改开40年,中囯的大部分师从美国经济理论的学者专家,説浅了是迷失自我,説深了已经沦为推墙派。以经济50人论坛为例,每次年会,有谁不发表推墙言论的?以这论坛为代表,已经沦为买办代言人论坛。其中的吴敬琏是泰山会首席顾问。
说起泰山会这个神秘组织,不得不提联想和柳传志,谁是买办集团,联想是也!它是当之无愧的。5月23日,“中国”科技公司联想集团CFO黄伟明在接受美媒CNBC采访时说道,如果美国再对中国增加关税,联想可以把生产转移出中国。这样的话都能説出口?难怪有网民讽刺联想是“美国良心”。做为泰山会的龙头企业,竟然有如此想法,那是否说明,泰山会内部已经秘密形成共识?随时跑路?这几家民企,靠政府养大,发达后就莫名奇妙改姓,认了别国做爹。
真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啊。不过大家也放心,据知情人士透露,联想的产品已经不被列入政府采购名单中,而有关行业会议,也没有请联想的代表出席。呵呵。
这里,笔者谈谈中美贸易战。
美国负债如山。美国财政部数字显示,美国国债规模早就突破22万亿美元关口,达到22.01万亿美元为历史上首次。纵美债破纪录已非新鲜事,今次看来只是突破另一个数字,惟美国今朝未入险境,并不等於前方安全。 另一重要指标是公众持有美债规模。从里根上任时不足1万亿美元,增至目前16.2万亿美元,占美国GDP 76.4%。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料,公众持有美债占美国GDP比率,会於未来10年升至93%,这会是二战後最高,到2049年更料会劲增至150%,远超可持续水平。
讽刺的是,云集全球最多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的美国,没有一个专家能给美国经济开出治理“药方”,治疗美国的顽疾。这说明二点,第一,西方赖以发展的经济理论严重与现实脱节,那些所谓诺贝尔经济理论纯属纸上谈兵,那些奖项无非是竭力维护所谓的“正统地位”而已(可笑中国很多专家依然奉之为灵丹妙药,以此对中国经济画瓢);第二,美国经济结构患的是不治之症,没有药方可治。
美国的经济结构自2008金融风暴后已经千苍百孔,目前处于结构性崩溃的前夜,因为美国没有实业,没有钱搞基建,光靠华尔街股市和高科技来支撑,根本无法承担超级大国的负荷,美国必须转移枪口,在外面吸血续命。班农全球布局,扶持右翼势力上台,二大战略目标一是肢解欧盟,二是遏制中国崛起。索罗斯就曾预言:歐盟需要醒來,同時認清外部與內部敵人,否則歐盟有可能如蘇聯解體。索罗斯是美国建制阵营中的一员,其实就算欧盟真的解体,也不是他的预言命中,因为美国政治势力在促使欧盟解体,人为的在实现这些预言。
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对华为的全面封杀,不仅打击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还令全球供应链陷入慌乱之中。最近亚洲货币汇率大波动,正正反映覆巢之下无完卵。本来,新经济的兴起有助弥补传统经济增长缓慢的缺口,可如今贸易战演化成科技战,令复苏步履蹒跚,甚而引发衰退危机。美国正需要这种危机,转嫁自己结构性崩溃的危机,让全球为美国埋单。
○八年金融海啸以後,十年量宽令全球经济休养生息,但欧美等主要经济体仅能维持相对低增长,传统产业缺乏生气。反观新兴市场在创新科技方面发展迅速,新经济展现活力。如今美国要「推牌」重新起局,全球经济亦须付出代价。美国说白了,就是我过得不好,你也别想过得好。
美国的政治力量,要把世界多极化格局趋势人为地扭回去那个美国单一领导的政治格局,让美国继续当超级大国。对此,中国应该联合更多力量,齐齐抗衡美国,方能继续崛起之路!

题图:莱特希泽或在给特朗普训话
(2019年5月27日 猫眼社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