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華人視角 以爲中國是日本 白宮老鷹故技重施打錯算盤

美國總統特朗普對華為出手的一招一式,離不開周圍的「精日」幕僚們曾經對付日本的經驗。當然,此「精日」非彼「精日」,他們是「精通」日本事務的專家。
美國對中國科技企業華為的制裁,一石激起千層浪。一下是Google宣布和華為「割蓆」,一下微軟公司闢謠未對華為「斷供」,現在,日本松下、英國晶片製造商ARM,以及韓國的合作企業都成為了美國施壓的對象。
貿易戰打得難分難解,從去年的中興事件,到現在的華為,一場中美科技戰似乎已經拉開帷幕。以史為鑒,美國應對今日崛起的中國,和打壓80年代崛起的日本,套路幾乎一模一樣,如假包換。連這次的「晶片戰爭」也是如此。
對日晶片戰的重演?
美國對中國企業制裁,很大程度靠的是一塊小小的晶片。因為晶片,中國通訊製造商中興在去年差點被美國逼到絕路,中國輿論當時捶胸頓足,嘆創「芯」不足。也是因為晶片,華為旗下晶片公司海思的「備胎」更顯氣勢,華為掌門人任正非的一句「我們也能做美國一樣的晶片」才令中國人如此熱血沸騰。
而三十年前的日本,也曾發生過圍繞晶片半導體的一次廝殺。上世紀80年代,日本曾經在計算機儲存器(DRAM)的研究和生產上,讓美國感到驚慌。高峰時期日本製作的DRAM曾經佔到全球近80%的份額。日本公司在政策支持下,取得千餘專利,科技水平直逼美國。
這最終讓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在1986年對日本半導體行業進行了「清洗」式的打擊。從美國認定日本的制度儲存器為傾銷,到《美日半導體》協議簽署,日本不僅開放半導體市場,而且要保證國外公司20%的市場份額,還要承受美國對3億美元晶片出口的100%懲罰性關稅,而這中間的過程不過一年。
從此,日本半導體產業的地位一落千丈,隨着日本「失落的三十年」一起跌倒至今未能爬出的低谷。
這個快刀斬亂麻、殺得對方產業「寸草不生」的效果,可能就是今天美國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想要看到的。
無論是制裁華為還是對華貿易戰,美國步步緊逼都和三十年前的一幕幕似曾相識。同樣是以貿易逆差、「國家安全」為理由,同樣動用臭名昭著的「301」調查,同樣舉着關稅大棒作為威脅,目標也很明確——要求對方開放市場、加大進口、取消補貼和政府的介入,遏制對方高端產業的發展。
精通日本卻不懂中國的幕僚
特朗普在5月23日表示華為「從軍事安全角度來看十分危險」,和當初美國政府打壓日本晶片的理由如出一轍。他的一招一式,離不開周圍幕僚們的建言獻策。將對付中國和對付日本混作一談的,想必也是一眾白宮的「精日」分子。
當然,此「精日」非彼「精日」。他們並非「精神上的日本人」,而是「精通」日本事務,深諳如何和日本打交道,並且極具遏制日本經驗的專家。
第一位「精日」派當然是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親身參與美日貿易戰的老將,在當時的汽車戰、晶片戰、農產品談判上都是幕後策劃人之一。據稱,他的滿嘴髒話、極度自戀以及氣勢逼人的強硬作風,幾乎讓日本「聞風喪膽」。當年,他把談判清單折成紙飛機扔向日方代表,讓日本談判官們方寸大亂的故事,至今仍廣為流傳。
現任的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也和日本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曾經的金融大亨羅斯,早在1997年日本金融危機期間就曾監督大阪一間銀行的重組,2010年任美國日本協會的主席,2015年被日本政府授予「旭日章」,他更曾是特朗普大選勝利之後,牽頭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之會見的重要人物。
另一位對華鷹派,白宮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Peter Navarro),則一向把中國視為和當初的日本一樣的威脅。他在2015年的著作《卧虎:中國軍事化對於世界意味着什麼》(Crouching Tiger: What China’s Militarism Means for the World)中,談到中國可能成為當年偷襲珍珠港的日本帝國的翻版。
可是大眾看得出來:中國不是日本,不管從經濟體量、國家制度、對美國的依賴程度,還是今天全球化之下中國的地位,都和三十年前的日本不可同日而語。
何況,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今天的中國不是昔日的日本,今天的日本,也和三十年前不再一樣。只是,或許這些對於71歲的萊特希澤,81歲的羅斯,69歲的納瓦羅以及72歲的特朗普來說,可能是難以理解的。他們的身體在21世紀,思維卻留在了冷戰時期。在他們的眼裏,日本才是亞洲的代表和中心,能對付日本的招數,盡可對付亞洲各國。

其實,比白宮老鷹頭腦清晰的很多。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24日分析稱,2019年不是1985年,現在的北京與1980年代的東京相比,無論在經濟上還是政治上都強大得多。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在政治和經濟上都依賴美國,因而在對抗美國方面的議價能力有限,但中國則站在較好的位置去抵抗美方的壓力。中国现时的GDP是日本的两倍,实际名义购买力相当于美国,甚至超过美国,中国有庞大的市场和便捷的陆路交通与周边邻国相通,与日本的地理位置相差很远。
贏了日本又如何
可笑的還不是這些。今天以《廣場協議》為終身成就的萊特希澤,看似威風八面,但是他到底哪裏幫到了美國?
拿晶片戰的例子來說,晶片行業在日本被「打垮」後,空出的70%的市場佔有率,並沒成為美國所有,而是被韓國的三星吃掉,成就了今天享譽世界的電子品牌。
日本「失落的三十年」,並沒讓美國變得更先進,只是讓美國的霸權得以有所喘息,解決不了美國更根本的問題。今天的貿易戰也是一樣。當製造業產業鏈開始轉移,目標也絕不是美國,而是生產和人力成本更低,效率更高的其他地區。
同樣,冷戰時期美國對蘇聯「大獲全勝」,但是也讓膨脹的美國忽略了實體經濟早已存在的問題。恰恰是蘇東劇變之後,美國的金融業迅速擴張,虛擬擬濟膨脹,進而侵蝕到實體產業,造成了最終積重難返的局面。
無論是對日本、蘇聯、歐洲,美國的心態,都是要保住「老大」的位置,害怕被別人趕上、被別人超越。但是,如果自身的結構性問題沒有解決,怎麼可能霸主寶座始終無虞呢?這筆賬,特朗普沒算清楚,美國也從來沒算清楚。
美國要壓制中國的代價,遠超過日本,就算中國真的「繳械投降」,美國也不過是「到頭來,給他人做了嫁衣裳」。何況,就目前來看,讓中國「讓步」,特朗普離得還有些遠。
(2019.5.26 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評論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