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府會之爭毀分權制衡基礎 前兩任皆有官員藐視國會送辦

民主黨掌控的國會眾院與白宮愈鬧愈僵,已然形成憲政危機。圖為白宮,後為華盛頓紀念碑。

美國憲法規範的三權分立、分權制衡基礎,由於川普總統堅持不提供文件資料給國會,府會之間原本維持的巧妙平衡,頓時遭到破壞。
「紐約時報」報導,美國歷史上曾經有過行政部門與國會傳票抗爭的前例,但與川普比較起來,彷彿小巫見大巫;以目前局勢發展看來,川普儼然已經與眾院民主黨團全面宣戰,只為保護他的商業交易、白宮決策等資料絕對不能落入國會之手。
不管是保守派或自由派的法律專家,如今紛紛對川普提出警告說,他自認為是勇於向黨派干預說不的各種手段,到頭來恐將導致憲政危機,屆時衍生的錯綜複雜權力義務糾葛僵局,可能是連當初制定憲法的起草元老們都無法解決的。
北卡羅來納大學(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法律教授馬歇爾(William P. Marshall)表示,拒絕回應國會監督要求的總統,可以說是讓總統擴權到步入險境的新境界。
馬歇爾說,政府部門之間應該是相互制衡、取得平衡,「而立法部門對於行政部門能夠發揮的最重要制衡,就是國會監督權限。」
馬歇爾表示:「對於國會監督不予回應,形同表態自己凌駕於法律之上,不受憲法約束。在美國歷史上,從來不曾有過類似的狀況。」
美國憲法的制定者無法預料到後來可能出現的所有問題,對於這次出現的府會之爭,在美國憲法條文之中也找不到直接解答。
對於立法部門是否有權調查行政部門,美國憲法並沒有明確說明,美國總統是否有權保留機密不讓國會窺知,憲法條文中也沒有任何解釋。
法律的模糊空間曾在過去造成行政部門與立法部門的衝突。在之前兩任總統執政期間,都有行政部門官員因為拒絕配合國會傳票、不願交出文件資料給國會,結果以藐視國會罪名被送法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