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猫眼社评 頂不住了!杜鲁多向美求助被拒 加拿大当马前卒的悲哀

本报评论员 萧十一狼
5月6日新闻报道,中国与加拿大在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被捕後,两国关系急转直下,北京方面陆续阻止进口加拿大农蓄产品。路透社报道,加拿大政府正向美国求助,希望华府出面化解中加贸易争端,惟美国态度冷淡,令杜鲁多(Justin Trudeau)政府感沮丧,有可能在一些事项上将不再与美国合作。
中国近期加强限制加国产品进口措施,不但停止批出加国最大两间芥花籽出口企业的进口批文,上周中国又暂停进口两间加拿大公司的猪肉。加拿大认为,有关措施是报复该国在去年12月应美国要求拘捕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有关。
路透社引述加国政府消息人士指出,加国无法抗衡有关措施,并担心遭受重大经济损失的风险,所以寻求美方协助,包括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农业部长珀杜(Sonny Perdue),以及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等官员。
加拿大认为美方有义务提供帮助,惟对方反应冷淡,仅回应指「处理中国人很难」,这可能导致加国在一些事项上不再与美国合作。
其实,从排华条款到拘捕孟晚舟,加拿大总理杜鲁多背叛父亲「独立外交」理想,当特朗普的马前卒。但特朗普「美国优先政策」损害加拿大利益,加国更应该拓展与中国及亚洲的经贸关系,减少依赖美国市场。杜鲁多算计与中国为敌,可能对他竞选连任有利,但国民瞧不起他对美国前倨後恭,令他连任之路更危险。
去年华为CFO孟晚舟在温哥华转机时被捕,而成为国际传媒的聚焦。加拿大司法部配合了美国司法部国际事务办公室(OIA)的逮捕申请,演变成中加之间罕见的外交战和政治战。中国外交部多次公开要求加拿大「立刻放人,否则後果自负」。在中加建交四十八年期间,这样的紧张关系相当罕见。
这不但彰显了渥太华同意抓人时对事件後果的估计严重不足,同时也彰显了总理杜鲁多对长达将近半个世纪的加中友好历史的背叛。
杜鲁多在孟晚舟被逮捕後,毫无掩饰地坦然承认,他在抓人前就已经知情,但强调渥太华政府是依法行事,并没有政治干预。
但是,加拿大最高法院的判例早就指出,各级法院在处理对美引渡的案例时,不能做橡皮图章。换言之,加拿大最高法院还知道在履行美国引渡要求时,不能放弃加拿大的司法主权而唯美国检察官马首是瞻,但总理杜鲁多则在第一时间已经放弃了他一贯强调的「加拿大主体定位」,而曲意奉承美国司法、尤其是「长臂管辖权」(Long-arm jurisdiction)的恣意妄为。
更离谱的是,在美墨加新三国条约中,杜鲁多第一个接受了美国提出的「毒丸条款」(其实就是排华条款),放弃了加拿大与中国进行自由贸易的谈判权。
杜鲁多的父亲老杜鲁多是一个开创加拿大独立外交的政治家,在西方世界敌视中国的风潮中,不顾美国的反对,率先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同样,老杜鲁多无视美国对古巴的封锁和孤立,与小杜鲁多的母亲携手走访哈瓦那,与卡斯特罗举行会谈,让全世界惊艶。老实说,杜鲁多是凭藉其父亲的光环而走上政治的巅峰,但因着目前对特朗普霸权的屈服,而背叛了加拿大的独立外交精神,也背叛了老杜鲁多和周恩来精心建构的加中关系。
从排华条款到温哥华机场抓人,显示杜鲁多已经阶段性选择与中国告别而向特朗普倾斜。从加拿大国家利益来看,这是相当不明智的。因为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就是不让加拿大再占「美国市场的便宜」,此时加拿大更应该拓展与亚洲尤其是中国的经贸关系,平衡和减少对美国的市场依赖。审视加拿大在这起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加国夹杂在中美博弈之中,可以说是处於进退两难的无奈境地,而且是自找的。当下,即便杜鲁多再三强调法治都显得十分无力。虽然美加两国素有引渡合作,但是这次事件乃是美国强权施压下的法律包装,已成为无法掩盖的事实。
从中国公布的2017年与加拿大货物贸易额上看,加拿大向中国出口236亿加元,从中国进口708.9亿加元,加方贸易逆差达472.9亿加元。可以说,加拿大在中加贸易中承受巨大逆差,但是加拿大并没有表现出特朗普式的无理,如美国一般公开喊话威胁中国,而是采取更为理性的态度。
这不仅是因为加拿大的政坛环境并没有美国等其他西方民主国家那般「仇外」,也是基於更为理性的选民。
而此前在美国的压力之下,「五眼联盟国」中的澳大利亚、新西兰都对华为颁布了禁令,杜鲁多则未表态是否禁用华为。
也许杜鲁多算计,与中国为敌,可能对他明年在联邦大选中竞选连任有利。他不惜投向特朗普,不惜牺牲加拿大当前最重要的国家利益和他父亲在四十五年前建立的中加关系,不惜牺牲加拿大的投资环境(企业家和投资人会对加拿大心生疑虑)。这样做在政治上的短视是显而易见的,也证明杜鲁多只是一个小政客,而非像他父亲那样的政治家(Statesman),这是加拿大的不幸,也是他在未来选举中的危机。
(2019.5.7猫眼社评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