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郵報評論 本届澳洲聯邦大選120萬華人選票從沒如此關鍵過

下周一開始就可以投票選新總理,選舉正式進入直路,開始衝刺。遠的不説,就臨近開選日子,兩黨領袖在媒體的競選語言,不妨歸納點評一番。
工黨方面,4月22日工党承诺,如果在5月的联邦大选胜出,将减轻澳洲移民父母签证的申请难度,并且削减父母签证的费用。
4月27日媒體報道,联邦工党领袖索顿(Bill Shorten)表示,联邦工党如果执政的话,将会减少对中国的敌意,并称对华交往不能全部基于恐惧的立场。他还提出了如果胜选的话,澳洲在继续和美国保持密切关系之余,也应变得更加自立。
同日,索頓還表示倘若勝出下月18日的大選,便將在四年內額外撥款3.32億元支持反家暴措施,包括早期介入、前線服務、緊急庇護和法律援助。工黨此前已承諾投入6.6億元的反家暴資金。
而自由黨方面,26日總理莫理遜(Scott Morrison)26日到工黨最邊緣的昆省Herbert選區拉票時,承諾撥款6,000萬元擴大政府的「澳洲學徒薪金資助試驗計劃」,將偏遠地區的資助學徒名額倍增至3,200個,使更多小企業能負擔聘用學徒。
4月27日媒體報道,莫理遜表示,沒有與昆省礦商帕爾默(Clive Palmer)領導的極右「聯合澳洲黨」(United Australia Party)討論政策,但未否認合作撥票。
4月28日媒體報道,莫理遜政府承諾,若在下月聯邦大選成功連任,將撥額外500萬元資助移民創業。
從上述這些競選信息來看,首先,兩黨都不約而同提到移民,可見移民均是兩黨的拉票重點。
工黨著重移民的家庭團聚,自由黨側重移民的創業(但500萬其實是“毛毛雨”,相比其他動輒數千萬上億元承諾,自由黨其實還是不太重視移民,500萬有應付選舉之嫌),當然,這均顯示兩黨對新移民的選票的重視,也反映隨著新移民人數的上升,未來將佔更多選票結構的權重。
這對近年移民數量衆多的華人來説是好事,在兩黨差距不大的時候,華人選票更爲關鍵,這或是兩黨領袖冒著微信“被監視”的風險,依然使用的原因之一,沒有比選票更重要的了。
還有,工黨闡明了未來的外交政策,解釋了澳中美三角關係,這對於廣大華人來説也很重要,積極的澳中關係,有助提升華人在澳洲的社會地位,這一點,是無法用意識形態去否定的。
澳洲既然把自己納入亞太國家,理應以聯邦政府的層面,參與中國近日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峰會,雖然維省工黨省長填補了聯邦政府的空缺,但無法改變澳中關係的冰冷溫度。
澳中關係是一個大方向,因爲中囯是澳洲第一大貿易夥伴,有什麽比經濟更重要?
在這方面的表述上,工黨索頓的表態,與筆者早前撰文的澳洲應獨立自主,不選邊站的立場基本吻合。
相反,由於聯盟黨在澳中美三角關係上,處理的一團糟,這次大選無法就其澳中關係的外交政策在媒體明確表態,這不能不說是個遺憾。可能在微信有所透露,但並不廣爲人知。說聯盟黨對澳中美三角關係模糊以對,含糊不清並不過分。
這不是小事,與澳洲第一大經濟夥伴的關係,是一個大方向的政治議題,最終牽涉到福利政策的施行。据財經專家評論,早前的財政預算案過於樂觀,甚至對中美貿易戰帶來的風險只字不提,這在經濟全球化的年代,十分令人驚愕。
但其實,就聯盟黨任内的所爲,筆者對聯盟黨未來會如何改善澳中關係不抱任何希望,而且這選舉期間,前領袖下臺總理譚保前天還在美國大談華爲5G威脅,顯然沒把持中間立場的華人選票放眼裏。可以説,聯盟黨把澳中關係玩砸了!
或許感受到選票壓力,聯盟黨出現需要與小黨聯手才有機會連任的危機。但這個帕爾默黨是個燙手山芋,與他合作,意味著與中國越行越遠,但關鍵是帕爾默是雙刃劍,拉攏它固然能得到極右票源,但同時又會失去更多溫和立場的中間和偏左票源。
尷尬的是,聯盟黨處於不聯手小黨就無法擊敗工黨的兩難境地。
筆者認爲,從以上兩黨的競選信息來看,本届過百萬華人選票從沒如此關鍵過,否則兩黨領袖就不會臨急抱佛脚,玩微信拉票了。華人選票甚至可能是兩黨勝負的關鍵,若屬實,傳統上支持工黨的華人票倉,已經令大選結果呼之欲出,即工黨會險勝聯盟黨。
連英國唐寧街10號春節都破天荒貼上一副對聯,給華人賀新春,可見華人今時今日的選票地位多麽重要。
(2019.4.28 悉尼郵報評論員 華人時事評論傢蕭十一狼撰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