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掃黑除惡泛化 基層亂象顯現 中央緊急糾偏

【熊猫眼】中央自去年1月開始在全國范圍內開展了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大力打擊黑惡勢力,一年多來,成效顯著。不過,許多跡象正在表明,掃黑除惡專項行動似乎迎來了一個新階段:4月9日,中國「兩高」「兩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和司法部)舉行了中國全國範圍內的首次掃黑新聞發布會,此後,輿論上關於基層掃黑亂象的報導逐漸增多。依此,觀察者應當可以合理推測,當前的掃黑除惡行動出現諸多挑戰,而中央高層正在進行緊急糾偏。
在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第二輪鋪開之際,一改之前中國網上對中央掃黑除惡「戰果」頗豐的大面積報導,近期包括中國官媒在內的一眾輿論都在普遍談論基層掃黑亂象的話題。先是蘇州相城區渭塘鎮有關部門在製作掃黑宣傳冊時照搬照抄網路雜文將醫生排在「中國10大黑心企業」之首進行掃黑知識普及,在被輿論關注後火速道歉稱是工作大意;繼而貴陽市將寫著「堅持打早打小,將黑惡勢力消滅在萌芽狀態」的橫幅懸掛幼稚園門口;近日再有爆出江西上饒為解決民眾不「遷墳」問題而以掃黑查辦要脅。
以2018年中央正式推行掃黑除惡專項行動的出發點來看,其不僅針對基層黑惡勢力犯罪,更意在鞏固基層政權,但是,從如今呈現的結果來看,基層或是機械執行、過度執行,或是以掃黑之名「搭車執法」等已然在基層形成「掃黑」泛化的傾向,並引發更多的基層治理問題。
而如今出現的結果可能也出乎中央意料,以致中國公檢法在進入三年專項行動的第二個年頭緊急「亡羊補牢」,下發《關於辦理惡勢力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等四個文件,及時劃定「黑惡」標準。
一般認為,運動式打黑並牽涉到其他人權領域,會削弱政府的威信,中央從一開始就要小心。若官員連如何區分都不懂,就要擔責,必須嚴厲處理。
事實上,如今的掃黑亂象不僅是基層執行的問題,高層的部署或許也需要檢討。彼時,中央一聲號令發出掃黑除惡三年專項行動,打出「堅持打早打小,有黑掃黑、無黑除惡、無惡治亂,確保將黑惡勢力消滅在萌芽狀態」的口號一路高歌猛進,一年時間,雖然在社會治安上取得了效果,但其過於冒進的要求也忽視了基層落實的複雜性與困難性。
再者「黑惡」在法律上本沒有明確的界線,這也意味著掃黑行動缺乏一個明確的執行標準。但政府似乎沒有提前意識到這一點,及至行動過半,出現系列問題方才緊急糾偏。
根據中央的部署,三年內要將涉黑涉惡問題得到根本遏制,黑惡勢力「保護傘」得到剷除,基層社會治理能力明顯提升。要達到這些目標,政府面臨的挑戰不小。在前一階段的高調掃黑之後,黑惡勢力也更具隱蔽性與「正規化」運作,接下來的掃黑難度將會大大增加,此外因一系列部署、執行問題造成的掃黑「失焦」問題還需要認真對待,以防演化成嚴重的社會問題。
挑戰之下,中央掃黑3年「除惡務盡」的目標能否達成?掃黑之後留給基層的將會是一個怎樣的局面?這些問題都將是對政府未來兩年的考驗。

(《熊猫时报》评论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