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贸易战临近收尾 中美博弈阵地悄然转移扩大

越来越多的迹象都隐隐表明中美经贸磋商正在朝向积极的态势演变。特朗普本月9日在社交媒体上突然宣布将对价值110亿美元的欧盟商品加征关税一事,便让人难以避免地产生他已与北京就贸易问题基本达成一致的猜想。乐观估计,特朗普口中与北京的伟大协议正在缓缓走来,究竟如何伟大将有待时间验证。

可是,在把中国视作主要对手已成为美国国内突出共识的情景下,中美贸易战火的暂且偃熄或也将意味着双方冲突点的转移,比如台湾问题,比如科技领域竞争等等。作为美国霸主地位的核心支柱之一,后者势必将成为美国围堵中国的重要着力点。也就是说,华府对中国在科技领域的堵截不仅不会因贸易战的暂时搁置而落幕,反而更可能愈演愈烈。例如,目前两国围绕中国通讯业巨头华为(Huawei)的交手也尚未迎来终结。12日,特朗普和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宣布了一系列倡议,大举投入2,750亿美元刺激美国新一代通讯技术(5G)的发展,并宣称不允许任何国家在该领域超过美国。

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本月4日叫停了与华为和另一家中国通讯业领军企业中兴通讯(ZTE)相关联公司的合作项目,并表示由于校方未来涉及中国、俄罗斯和沙特的合作将面临额外的行政审查程序,将不得不重新审视类似合作项目。

10日,美国商务部还宣布将37家中国企业和学校列入美国企业应谨慎对待的“未经核实”实体的危险名单,涵盖了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广东工业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上海同济大学等高校以及来自精密光学、电子、机床和航空等高端制造领域的多家公司。专业人士指出,一旦被列入该名单,因为美国供应商将很可能为了避免麻烦而停止向被“选中”的实体供货,将形同遭到美国政府禁运。去年,中兴通讯便曾因美国禁运令而陷入经营危机。

在这个问题上,《纽约时报》不久前刊登的一篇专栏文章《美国应在三个问题上坚定对抗中国》便非常直白地建言,“应该尽可能地限制中国高科技公司进入西方市场”,并坦承此举不直接关系意识形态,也无关对错,实乃保障国家安全的“国际惯例”。 美国加紧打压“一带一路” 与此同时,密集插手“一带一路”倡议或将成为白宫遏制中国影响力继续扩张的新策略。

2017年,美国政府曾派时任白宫亚洲事务高级官员波廷格(Matt Pottinger)出席了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被认为是华盛顿向该倡议释放善意的举动。从最新的形势来判断,这非常有可能会成为华府对此项北京志在拉近亚欧大陆的关键对外策略的最为正面的一次接触。

4月2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明确表态,将不会派遣高级别官员出席月底在北京举办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并对该倡议的融资操作表示关切。

10日,美国政府又通过其驻华大使馆在中国社交网络平台上的官方账号公布了一份来自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调查报告。报告特别提到“厄瓜多尔科卡科多-辛克莱水电站工程( Coca Codo Sinclair Dam)以中国昂贵的贷款、低劣的工程质量著称,而且还受到中国为承办工程向政府官员行贿的指控”,警告中国投资的“一带一路”工程风险和代价过高。次日,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再次公开批评中国利用“债务外交”来扩大其全球影响力,“但这些贷款的条款并不透明,而且绝大多数还是对北京有利。”

除类似的惯常舆论攻势之外,《华尔街日报》本周登文披露称白宫方面正在组建专门工作小组阻挠“一带一路”的推进。文章指出,在美国国际开发署的主导下,华府在着手向各国派驻专家小组,“帮助”后者对具体“一带一路”项目进行评估,准确认识潜在风险,是缅甸重新与中国政府磋商在缅“一带一路”港口和产业园区开发项目背后首当其冲的原因。

实事求是地讲,相当部分的“一带一路”参与主体的经济情况确实差强人意,投资风险系数高,很难吸引外资。为了谋求发展,他们很难拒绝中国提出的共同发展。可是,美国遏制“一带一路”发展的新形式在本质上又仍旧属于耍嘴炮,是典型的光说不练,且不论华盛顿还在不断缩减对外援助的力度。特朗普上月公布的2020财年预算案将外援助削减了130亿美元。

去年9月,美国智库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调查发现,尽管美国是对外援助捐款数额最高,但对外援助指标却在富裕国家中垫底,并且其对外援助质量在援助使用有效性、透明度、减轻受援国政府负担等方面的表现也差强人意。这些必将削弱美国上述围堵“一带一路”倡议试图的效果。

实际上,缅甸政府不仅否认了美国在该事中的介入,其商务部长丹敏(Than Myint)还补充道,若有必要,缅甸政府愿意进一步扩大项目。基于对自身利益的考量,缅甸政府的立场将代表绝大多数经济体在面临中美这道选择题时的回答,避免像加拿大一样因贸然插手而陷入泥潭无法自拔。反过来看,美国此举说不定还会对“一带一路”产生正面效应,促进一些项目进行必要的风险管控,对北京来说未必全然是坏事一桩。

但是,整体而言,更加显而易见的是,为了应对中国对其的挑战,美国很可能在叫停贸易战之后进一步发掘新空间来延续中美这场世纪缠斗,中国必须早做提防。

(2019.4.15 澳洲【评论家】时政周刊评论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