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澳洲网媒评选中国公知活动,掀起内地一轮反公知浪潮

2019年3月23日,澳洲网媒【评论家】时政周刊举办《2018年十大公知榜》评选,结果在4月6日宣布。虽然目前该活动没有得到官媒的宣传报道,但却在内地网络掀起了一轮反公知浪潮,批驳公知的文章在各个媒体层出不穷。这再次体现了自乾五(一般指民间爱国者)的舆论威力。也是对坊间怀疑自乾五已经凋谢的最好的回应。

正如公知所言“这是一个大时代”(在公知的心目中,藉助美国围堵,中国迎来了“实现西方宪政”的时代机会),对憾公知,民间爱国力量不可或缺,特别是新媒体时期,这种力量难以取代。笔者不断提过,当今舆论场有官方舆论场(由官媒组成)与民间舆论场(由社交媒体平台,民间网站等组成)之分,这是两种平行的舆论力量。

对於中国而言,民间舆论场还增加了一个外媒(含外国官媒及海外民间舆论场)组成部分。其中海外民间舆论场的威力,近年被人重新认知,因爲,美国縂统特朗普,几乎是靠社交平台(对抗传统媒体)走进白宫的。这证明社交平台的政治价值十分巨大。

回到中国公知本身,他们大多也是靠社交平台説三道四的。政府单纯靠管控收效虽有,但在网络时代却无法杜绝其影响力,一刀切的网络管控只会被国际社会诟病,无助中国建立新的国家形象。因此,从民间角度对公知进行围剿,是对管治的一个补漏,也是一种社会责任,更体现一种人民力量。

由於网络无国界,目前大部分公知均借助海外社交平台对中国进行抹黑和打击。但由於各国政府的压制,海外亲华媒体敢为中国发声的凤毛麟角,大多是“隔靴搔痒”甚至漠视反华势力的攻击。

澳洲网媒【评论家】周刊,这方面算是异军突起,扛起了反公知大旗,在海外打起了第一枪!

这次评选十大公知,前所未有。仿似“出口转内销”,活动引起内地自乾五的共鸣,也因此在内地新一轮批公知的新浪潮,同时,浪潮也引起海外关注,故也有本文的报道分析。

本报略略统计了一下,近期反公知的文章不少:

4月6日发表在《察网》的文章《从杨东平及其教育集团看公知与敌对势力的根深蒂固》(作者:窦豆)

4月7日发表在网站《豆瓣小组》的文章《潜伏在中国体制内曾出卖情报有路径依赖沈志华遭围观》(作者:落魄书生(王中银))

4月7日发表在自媒体公衆号的文章《致同胞:认清公知嘴脸,莫把坏人当好人》(作者:刘斯郎)

4月10日发表在自媒体公衆号的文章《崔永元口述历史,杨天石日记翻案》(作者:进击的熊儿子)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据观察者网报道,4月8日,新浪微博管理员发布 发布“关于时政有害信息的处理公告”称,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要求,站方对发布时政有害信息的@于建嵘、@童大焕、@六神磊磊 等50个头部账号,采取禁言、关闭账号等处置措施,之后将按周公示时政有害账号的处置情况。

报道列出的多位微博大V,均是公知,例如于建嵘,童大焕,六神磊磊等。于建嵘曾是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出版不少书籍;童大焕则是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的毕业生(但没有当过一天警官),是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六神磊磊本名王晓磊,曾任新华社重庆分社资深时政记者,还曾获2016中国年度新锐榜[年度新媒体](个人)等奖项,其书还得到许多知名人士的推荐。

可以説,这次微博对公知的清理,不是突发奇想,而是在2019年这个“大时代”背景下针对各方势力蠢蠢欲动的正当防卫,是维护政制的积极举措。

当然,这50个只是一部分,还有诸如崔永元等这些超级大V存在。与崔永元的2000万粉丝比起来,于建嵘的700余万是小巫见大巫。所以説,在反公知护体制的路上,民间自乾五仍任重道远。

据悉,澳洲网媒【评论家】时政周刊所举办的“2018年十大公知榜”只是开始,日后每年都将举办。

(本文来自熊猫时报评论组)
题图:网友制作的公知图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