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与特朗普从“围着坐”到“排排坐”,中方代表能翘翘二郎腿吗?

前两次特朗普与刘鹤见面是“围着坐”,外界指犹如上司见下属。

这次会面是“排排坐”,也像是上司见助理般。

中国与美国代表官员在华盛顿展开第9轮贸易谈判,日经新闻6日引述消息指,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8日已启程返国,意味磋商结束;报道又认为,此反映中美不会在4月内举行领导人峰会。
大家关注中美未有具体公布何时达成协议之餘,也同样关注刘鹤的“座位”。
相比1月或2月的会面,刘鹤与特朗普两人一次比一次坐得近。与上次在特朗普办公室围着特朗普坐不同,刘鹤副总理这次在特朗普办公室是坐在特朗普的右侧。外界认爲两人的座位距离大幅“收窄”,是好事。笔者看也是史无前例的。
但笔者认爲仍不如人意。难道美国白宫就没有一个像样的会客室,或会议室招待客人吗?非要在特朗普的办公室进行中美贸易谈判?此举若显示对华特别“亲密”,为何前两次的会见,总给人感觉是上司面对下属?即使这次安排坐在特朗普身边,“排排坐”了,“距离”近了,但观感上,刘鹤跟坐在特朗普左侧的那个美国官员有何区别?象不象助理?
两种“坐法”,其实都显示美国官员失礼,自大傲慢。特朗普是零外交经验上台的,但其他外交官员不是零外交经验吧?
其实,白宫这样的座位安排,凸显了美方的要做中美贸易谈判主角的心思,美方不考虑国家对等的问题。这与美国目前的外交政策的风格是一致的,例如美国对盟友,也是居高临下的。
白宫的数次安排,再次证实了民主就是“我是主,你是民”的美式理念,什么平等一边去。
对于这些细节,特朗普这个真人秀总统,其实是十分注重的。两种座位的安排,都要凸显唯我独尊,“美国优先”,“美国高高在上”的形象,说穿了,特朗普是在利用座位安排来拉选票呢。
但无论是“围着坐”,还是“排排坐”,都不符合外交礼节。
最适合,最合情合理的安排,只有在会议室或会客室进行谈判,这才能体现相互尊重的诚意,而不是连会面也爲了选票。
其实,特朗普的这个总统办公室,并非一个具有高尚底蕴的办公室,昔日克林顿就和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就在这个房间缠绵过,发生过丑闻,就算窗帘布和地毯都换了,但历史无法抹去。
笔者看,美国白宫,真的需要改头换面的装修一下了。
再下次会面。刘鹤副总理会坐哪,才能表示中美达成共识,达成协议了?环顾一下总统办公室,没地方可安排的了,总统椅。。。令人遐想。。。
笔者认为,中方代表无法拒绝再去美国总统办公室谈时,中方代表应该翘翘二郎腿,不要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因为代表的是一个国家,不是个人。
国有国格,人有人格,座位安排就是一场无声的较量,一场政治的较量(所以国际会议一般是圆桌举行,以示平等,不分主次)。正由于事关国格,事关主权国家的对等性质,大家才关注刘鹤的“座位”。
中国的外交楷模,还是首属周恩来总理,不管面对谁,都能做到不卑不亢,值得後人学习!
(2019.4.6 蕭十一狼撰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