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习近平终结宪政大讨论

在本刊主办的【民族正义法庭】介绍中,提到公知们鼓吹“西方宪政”。这里不妨再阐释一下,为何“西方宪政”是非我族类之物。

早在2月15日,中共理论机关刊物《求是》杂志披露了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2018年8月出席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的内部讲话。字如其人,在这份带有其浓重个人口语色彩的讲稿中,习近平表达了其本人对法治的丰富想法。

除了强势地回击了修宪和国家领导领导体制变革争议,他更直接地宣告了所谓宪政、三权鼎立(立法、司法、行政)在中国大陆的争论终结。 这些敏感的话题曾经饱受争议,成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领域乃至决定中共执政党地位的至关重要的话题。

习近平在2019年年初出席高级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并在一份《中共政法工作条例》中回应了中共是如何试图搭建其国家法治秩序,同时又重申中共党领导一切的至高不变前提和原则。

当时,一些法学界人士认为,这意味着中共在数年间汲取了周永康时代政法委大权旁落的教训,重构了中共党内的权力结构,从根本上否认中共“党大法大”争议的存在。

在《求是》刊发的讲稿中,习近平简洁而直接的表述不出所料地引起西方世界对“宪政”之论的注意。

“为什么我国能保持长期稳定,没有乱?根本的一条就是我们始终坚持共产党领导。”习近平斩钉截铁地认为这是其十八大接班迄今的总结之一,“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须走对路。要从中国国情和实际出发,走适合自己的法治道路,决不能照搬别国模式和做法,决不能走西方‘宪政’‘三权鼎立’、‘司法独立’的路子”。

“宪政”被中共认为暗含着默认西方政治体制的逻辑陷阱,甚至是西方借法治约束权力名义挑战中共领导地位的武器。

但是,包括中共党内的改革派在内,很多知识分子认为宪政并非一个现代法治国家应该拒绝的法律原则,而是不带意识形态色彩的普遍信条。 这种分歧不断在过去的多年间展露其张力,同时考验中共的执政合法性论证体系。

早在2012年秋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在首都各界纪念中国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会上发表的讲话便曾引起人们的注意。

习近平称,“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要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 彼时,中国处于胡温时期意识形态领域中左右争论的末期。在那之前的数年间,中国改革开放进入深水期,政治矛盾和社会问题刺激各种社会思潮活跃,自由主义和新左派,加之民族主义、新儒家乃至威权主义等等,意识形态争论尖锐。

这一崇尚法治的表态随即被自由派阵地《南方周末》以及中共党内自由派老人集聚地《炎黄春秋》视为是宪政改革信号。然而,2013年《南方周末》题为《中国梦 宪政梦》的新年献词引发轩然大波,中共高层以行动宣布——宪政改革纯属会错意。

对“宪政”的讨伐没有因为南周新年献词事件的结束而结束,相反它提醒中共“宪政”观念在过去的多年间如何在中国知识阶层产生影响力。

2013年5月份,一位名叫杨晓青的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在求是杂志社下辖的《红旗文稿》发表题为《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的文章,掀起宪政大讨论。

该文称, 有人认为,西方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有人借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之时,打出“改革已死,宪政当立”的旗号,提出在中国实行西方宪政的基本理念和基本主张,认为“中国梦即宪政梦”;还有人论述了“社会主义宪政”的概念。可见,宪政话题已不是一个单纯的学术论题,而是必须回答的现实的政治问题。

宪政的关键性制度元素和理念只属于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制度不可称为宪政。 宪政大讨论之火由此点燃。

包括《红旗文稿》在内,中共喉舌与自由派,甚至与走妥协路线的宪政社会主义派(他们试图在承认中共领导的前提下建立对中共的法律约束体系)发生激烈争论,而宪政派内部也在此期间分歧公开化、分道扬镳…… 不过,这也是仅仅是中共喉舌的表态。

自从原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2011年3月明确表态“五不搞”(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后,中共高层几乎从未如此明晰地表态拒绝“宪政”。
人们注意到 2014年秋中共将全面依法治国提升至基本治国方略,而在当下刚刚公开的内部讲话中,习近平更宣称到2035年,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要基本建成。他对中国法治的“特色”表现出越来越深刻的自信,甚至表示,(在对外斗争中)占领法治制高点……要积极参与国际规则制定。 在中国高层内部,一切其实已有明确定论。

近年,外界评价中国国内政治空气“左”转,反对“三权分立”之声不绝。

比如2017年,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一次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中公开拒绝使用“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在当时引起激烈争议。当时,周强警告,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旗帜鲜明,敢于亮剑,坚决同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错误言行作斗争,决不能落入西方错误思想和司法独立的“陷阱”,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 (插一句,正是周强如此鲜明立场,导致崔永元借千亿矿案炮轰周强,为国内自由公知发声,周强今在两会讲话,高调亮相,宣告崔永元阴谋破产)。

人们承认中共近年一直在依法治国的方向上做出进步,不过,理念与现实实践的逻辑矛盾始终存在割裂。如今,宪政已经为中共所抛弃。在左右力量普遍失声的今天,其实宪政之辩早已不存在争论的空间和政治空气。2015年时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对美国政治学家福山(Francis Fukuyama)称 “司法一定要在党的领导下进行,这就是中国特色”。

(2019.3.13 梁浩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