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杨力为I李泽厚“中国式自由主义”出台 右派理论山穷水尽

二零一四年五月六日 作者:杨力为
已沉默多年的右派思想理论大佬李泽厚,最近向外抛出了“中国式自由主 义”理论主张,标志着中国右派的思想理论走到了悬崖上。
1.中国式自由主义是什么?
很显然,“中国式自由主义”是含含糊糊令人疑惑的说法,所以他同时又提 供了两种解释:第一种是,“中国式自由主义与西方自由主义相比有着三个不同的特 点,即历史性、理想性、情感性”;第二种是,“西方自由主义注重启蒙理性,中国 式自由主义更重视情感性。在此意义上,”情本体”将成为中国政治哲学的新开端, 中国思想框架将呈现出由马克思主义、儒学和自由主义互相交织的面貌”。他进而下 结论说,“具有三个特点的中国式自由主义将是未来中国的政治走向”。
这就是“中国式自由主义”的一团乱糟糟的内涵。

2.中国式自由主义理论依据有哪些?
在今年三月澳门大学《南国学术》季刊二〇一四年第一期上刊出的李泽厚的对 话体论述中,我们可以看到自由主义已是穷途末路。自由主义在中国的冒险历史即 将半途而废。但是,仅有自由主义话语专业能力的自由主义法西斯从业者们不大可 能为自己找到别的话语职业,他们必须要为自己寻找新的自由主义岗位。这就是企 图改头换面自欺欺人的李泽厚的“中国式自由主义”。
但很显然,中国式自由主义仍然是自由主义。它不可能变成别的什么思想 理论。从李泽厚支离破碎的论述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些中国式自由主义的理论 依据:
虽然声称马克思主义是中国式自由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之一,但李泽厚并 没有提供明确的充分的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式自由主义中的作用。因此这一理论依据 是有问题的。相反,李泽厚通过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主义后来与自由主义合流” 的认识,倒是强调了马克思主义的自由主义因素。此外,他在文中利用对话形式的 随意性,以似是而非的手法,暗示他愿意接受把他当作马克思主义者(“改革的马克 思主义”)的看法。这是一个很有趣也很微妙的重要细节。
在中国式自由主义的儒家学说构成中,李泽厚提供的主要依据是清末康有 为等人兼具儒家和自由主义两种身份。这就是说,中国式自由主义的儒学成分是继 承自康有为。他说,康有为“把自由主义与儒家理论结合了起来”。而在这种结合中, 正是中国传统特有的“情感性”使得自由主义具备了中国特性。“情感性”意味着什 么呢?除了大段描述中国社会固有的“人情”,文中并无显示儒学理据,只是含糊地 再拿康有为搪塞说,“康有为的哲学是”仁””。最后他还不忘加上一句,“现在中国缺 乏的恰恰是理性主义,而不是情感主义”。等于是又把中国特色否定了。
李泽厚为了把自由主义跟儒学拉近,捏造一个“中国式自由主义”,他费了 九牛二虎之力提出“西方的自由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就是最好的社会,就是”历史终结 “;中国的自由主义不认同历史的终结,认为还有更好的社会,会有超越资本主义的 新社会”——实际是什么却始终没说。这样骗人有意思吗?他说,“我对自由派的基 本理论和”一人一票”一直是反对的。20 世纪 80 年代我就反对,现在也还是反对。 现在只要”一人一票”,中国肯定会出现天下大乱的局面”。这是真的吗?

3,中国式自由主义的要害是什么?
中国式自由主义的要害是欺骗。
在整个西方资本专制殖民以文明之名抢劫掠夺全世界的现代化进程中,话语 欺骗就贯穿了资本全球化的每一个细节。毫无例外,不管李泽厚是自欺还是欺人, 中国式自由主义只是最新的骗局。
首先,此文通过李泽厚对话者(干春松)之口,鲜明地表达了“儒家也好、 其他的学说也好,都必须经受现代性的洗礼”。作为对话的主要角色李泽厚对此并不 表示任何异议。这就全盘肯定了西方的自由主义。既然是全盘肯定自由主义,冠以 中国之名的自由主义岂能例外?
李泽厚再三自我表白说他反对一人一票。其理由也无非是“现在只要”一人 一票”,中国肯定会出现天下大乱的局面”。其实,这个理由在自由主义者眼里完全 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政治说辞。这个说辞背后的真实理由是中国共产党政权的难以动 摇,他们至今尚不敢以卵击石。自由主义极右派就根本无视这种国家混乱前景的灾 难,一直都在疯狂地宣传鼓动“街头民主”。他们根本不会为中国的社会稳定做任何 负责任的考虑。一旦中国共产党政权不稳,整个自由主义阵线会毫不迟疑地走向暴 力颠覆。李泽厚们乐于见到中国天下大乱民主盛行,自由主义完胜。
须知,中国的自由主义背后有着一个西方资本专制殖民统治老板。
其次,李泽厚给出的中国式自由主义,在其虚幻的儒学成分中,根本谈不上 任何站得住脚的理论依据。勉强填塞进去的儒学内容,也不是儒学的核心理念,更 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本。李泽厚生硬归纳出来的“情本体”论,则根本不能代表 中华文明主体及其原点。所以,所谓中国式,完全是虚与委蛇,随时可以釜底抽薪 金蝉脱壳,最后在民宪多党票选中本相毕露。
4
再次,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式自由主义中基本是无足轻重的修饰用语。作为西 方话语一部分的马克思主义,除了公有制和反资本剥削的无产阶级革命等对抗性理 论,在宪政、民主、自由、法制等方面,跟自由主义是兼容合流的。所以李泽厚选 择修正主义改良作为他的马克思主义招牌,以博取政治正确。其实质,仍然是毫发 未损的自由主义。
如此看来,李泽厚最新版的自由主义——中国式自由主义,无疑是自由主义 的欺骗版本。
中国式自由主义出台,右派思想理论山穷水尽
李泽厚的中国式自由主义选择在这个时候出台,不仅是当前已经受到沉重打击 的党内外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及其利益集团的呼救信号,也是整个西方资本全球化统 治在中国面临崩溃的最后顽抗,更是说明中国自五四以来右派主流西方话语山穷水 尽的标志。
中国的自由主义思想理论与社会实践阵营,即通常所谓右派,诞生于清末, 大盛于五四,一九四九年以后蛰伏变形近三十年,后三十多年卷土重来,占据中国 思想意识形态统治地位一百年。历史给了它充分表现的机会。它也确实表现得十分 疯狂。它充分证明了自己的反理性、反文明和反人类的本相。李泽厚们无论怎样涂 脂抹粉,都于事无补。
自由主义的前端,犹太一神教加上个人主义和资本垄断,人之理性先天性缺 失;自由主义的后端,殖民主义加上资本专制的全球化,变本加厉地滑向反文明反 人类邪路,是难以为继的。西方再也提不出任何可以继续蒙骗世人的像样的思想理 论。而只会照搬照抄西方人牙慧的中国自由主义者,无视一百多年来自由主义及其 最新版普世价值论在中国始终不能落地的事实,顽固地坚持西化邪路,最终还是面 临自由主义全面破产的结局。这是不可逆转的天道。
5
正如建筑于沙堆之上的大厦,将倾之际,靠修补其上层建筑是无济于事的。
可笑的是,李泽厚最新抛出的中国式自由主义,仍然依靠他毫无理性的“历 史偶然论”为终极哲学理据。他在文中说,“历史当然有很大的偶然性。光绪皇帝面 临的情况不比彼得大帝更困难。如果光绪才干稍微强一点的话,康有为能使他的力 量比彼得大帝大十倍不止。或者,假使是慈禧太后晚死也好;要么就是慈禧太后死、 光绪皇帝没死(哪怕多活几年也好),情况便会很不一样。可是,历史的偶然就出现 了。这种历史的偶然,意味着光绪的死使每个人都受灾难。”
李泽厚以假设历史、为历史虚构故事的方法给自己一个根本不能站立的立足 点,根本不能直面历史的必然性,这正是源自西方文化以神为本以资为本、毫无人 之理性的极端主义意识形态。他把人的认知局限于人对上帝的绝对依赖,把自己的 无知归结于不可知,仅仅依靠工具理性骗人谋生,这样的荒唐理论,其结局可想而 知。虽然李泽厚时不时地以儒学妆扮自己,却对中华文明以人为本、实事求是、一 切从实际出发的大智慧显示出一无所知的窘迫。
所以,一切都很清楚地表明,在声称主张“中国特色”和“反对一人一票” 的中国式自由主义背后,李泽厚及其门徒们仍然固守着自由主义核心。所有的说辞, 都是为了骗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