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萧谈 “毛泽东的兼职秘书”身份有争议 舆论“冰火两重天”的背后

 

作者:蕭十一狼

李锐在1937年成为中共党员,从事过较长时间的中共媒体宣传工作,后来曾任高岗的政治秘书、陈云的政治秘书、毛泽东的兼职秘书、中组部常务副部长、中顾委委员等职务。不过,更为外界熟知的是他在1958年至1959年间作为毛泽东兼职秘书的身份,并常被冠以“毛泽东前秘书”的称号。

据统计,毛泽东有过近30位秘书,李锐只是在较短时间内为毛泽东服务的其中一个。 即使这样,《环时》胡锡进在个人微博里提到“李锐的最高职务是改革开放后的中组部常务副部长,之前他是否做过毛泽东的兼职秘书,存在争议。总的来看,他的职务并没有给他产生一流影响的机会,直到退下来之前,他的影响力应当说是有限的。”也就説,李銳的“毛泽东前秘书”身份是有争议的。

笔者仔细了解了一下,还确实如此。

李锐的这个“兼职秘书”,准确来説是“通讯秘书”,并不完全是在毛泽东身边工作,更不是朝夕相处的生活秘书,相比陈伯达,胡乔木,田家英,张玉风等,李锐在毛泽东的秘书中,一直处在外围。还有就是工作时间极短,资料写是1958年到1959年,算起来其实还不到一年,甚至只有几个月(如1958年12月到1959年1月?),所以很多人会问,李锐究竟还算不算秘书?事实上已经有质疑者甚至拒绝认可李锐的毛泽东秘书身份。

不过,是否真是秘书已经不重要,因爲,李锐的下半生,已经用“毛泽东的前秘书”身份,享尽了红利。即使如此,李锐从没饮水思源,反而以批评毛泽东而“出名”。

李锐一直被人称为党内“敢言”之人,其实是十分错误的理解和看法。这麽说吧,李锐的所谓“敢言”,是在文革之後,即出狱之後的事。在此之前,李锐别说敢言,连在公开场合大气也不敢喘,所以爱打打小报告,跟“敢言”的形象离十万八千里。

以文革为分水岭,可以説李锐上半生以打小报告为人知,下半生则以“敢言”出名。他都打了哪些小报告呢?爲人所知的有二件。

一是在文革中打小报告举报风头正劲的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陈伯达;二是在庐山会议期间打小报告举报彭德怀等人,正是他的告密,令庐山会议风向大变。説白了,李锐就是善於钻营内斗的“搅屎棍”。那时的他绝不“敢言”。所以,若李锐真的是性格豪爽坦荡之人,爲何文革时期他不“敢言”?为何毛主席在世时他不“敢言”(彭德怀那才叫敢言)?

文革出狱之後,或是出於不忿或私愤,李锐性格由此大变,改掉了擅长打小报告的作风,变成无所顾忌地公开进行各种批评,大有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气势,因此成爲党内最大的反对派—体制反对派。笔者看,这种扭曲的性格,一是因爲毛主席等老一辈革命家去世了,他再也没有禁忌;二是觉得共产党亏欠了他,他要发泄报复。

李锐所谓的“敢言”,其实不仅不是优点,更是人格的缺陷,有违中华伦理。一,他在毛泽东去世后写书批判毛泽东,呈现全盘否定毛泽东的倾向,没有饮水思源之德,为不义;二是担任非主流且被注销的《炎黄春秋》顾问,鼓吹西方宪政,忘了初心,实爲叛逆,为不忠;三是长期接受西方媒体采访评论中国时政,且是负面评论居多,妄议党政,破坏规矩,为不仁。实际上,这些批评对毛泽东的个人形象、对中共政治形象和对党的执政合法性,在国际上都造成比较严重的冲击,损害了党和国家的形象。例如,2018年4月初,李锐病重住院,多有媒体前去采访。借此,李锐再次表达了一些异见,境外媒体舆论对毛泽东的批评则又出现一个小高潮。

究其批评毛泽东而言,更多是一种私人不忿。不论是作为个人、政治人物还是历史人物,毛泽东都具有复杂性和多面性。几乎所有中国人都认识毛泽东,而不同的人绝对会对其有不同的观感。秘书群体对毛泽东的认识,可能更多的是对毛泽东个人的认识。但李锐仅仅做了不到1年,还是兼职秘书,还不是时刻在毛泽东身边,他如何能比别人更懂毛泽东呢?略知一二就当起研究毛泽东的“专家”来了,他其实就是一个“水货”。

但李锐对党和国家的背离,不仅仅是在批判毛泽东方面,而在于鼓吹西方宪政方面,例如在六四问题上与党的立场就背道而驰,这也是他赢得海外民运分子掌声的原因之一。

而从中共的视角来看,尽管李锐一直是一位党内异见者、批评者,甚至有时发出令中共十分难堪的说法,但他仍然得以保持党员身份、正部级待遇,得到最高水平的治疗,享有比普通中国人更多的言论自由,客观上也反映了中共党内的宽容尺度,以及对长者的尊重。但笔者认爲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中共认爲李锐的影响力有限,懒得搭理他。

不过,民间就没有这个顾虑,俗话説群衆的眼睛是雪亮的。在李锐离世后,本来就没多少人注意的李锐,却成了社会舆论热点,竟成了敏感词。目前看,很多自干五并不买李锐的帐。来自各方的信息很多,甚至有中国红色特工三杰之一的熊向晖,其女儿熊蕾指李锐是叛徒不肯与之同台一説。资料显示,1943年,时任《解放日报》的编辑李锐,确实曾被以特务的理由逮捕过,坐了2年。

笔者认爲,李锐吃共产党的饭(正部级待遇),砸共产党的锅(长年鼓吹西方宪政),倒真是确实无误的,可以盖棺定论。他最“著名”的鼓吹西方宪政的二句话,一是“唯一忧心天下事,何时宪政大开张”;二是 “有普世规律,世界在进步”。
李锐去世后,一衆民运分子哀嚎遍野,説是中国”一大损失“,呵呵。

他屡遭前妻背叛,曾有四段婚恋史(包括万囯瑞-别名杨纯,范元甄二次离婚,张玉珍),而他最终也背叛了党。所以,李锐一生,背叛是关键词。

耐人寻味的是,与民间舆论场的火辣议论不同,中国官方和媒体在其去世后一片沉默,官方并没有第一时间发讣告。这种“冰火两重天”的状况,足以説明李锐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共产党人,争议将伴其一生。
马克思主义者邓力群去世后七常委送花圈亲自去告别,老百姓都尊重邓力群。我预测,今天李锐的追悼会,未必出现这情景。
(2019.2.20)

One thought on “萧谈 “毛泽东的兼职秘书”身份有争议 舆论“冰火两重天”的背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