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猫眼社评 国情咨文对华另有文章 透视特朗普的政治盘算

本报评论员 蕭十一狼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当地时间2月5日发表任期内的第二份国情咨文,以“选择伟大”为主题进行演讲。

咨文内容大家可以查阅,不一一赘述。笔者留意到,特朗普在咨文里提到了中美贸易战、朝鲜问题。咨文里四次提到中国,态度较去年温和。

只要了解特朗普目前的内政处境,不难看出他咨文的政治盘算。

特朗普目前正面临执政以来的最大危机,这次国情咨文也被外界视为是混乱之中、特朗普面临弱势地位的一次演讲。

本来预计在1月底举行的国情咨文演说,因为史上最长的政府关门被拖延到2月5日,随之而来的是特朗普和新任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之间的相互攻击, 最终没有得到修墙资金的特朗普,暴露了共和党失去众议院控制权之后,不懂如何和民主党合作的现实。

特朗普在咨文里大谈国家要团结、政客要放下党派分歧,重振美国伟大,施政目标贯彻,但显然收起惹事生非、撕裂社会的好战言论,明显是在民望低走下、经华府智囊游说下的折衷之作。

特朗普在四度提及中国,其中三次是有关中美贸战,一次涉及《中程导弹条约》。最令外界注意的,是他今年没有像去年那样用竞争对手(rival)来形容中国,并强调与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友谊。

这与特朗普近期对华态度温和一致,底因是他急於在3月1日中美贸易谈判限期前,促成一定程度的协议,既可向国民宣称打赢贸易战,提振因边境围墙拨款陷於拉锯而低走的民望,并有助降低明年连任选举前美国经济衰退的风险。

但同时,国情咨文亦提到反华鹰派的要求,即协议必须包括中国作真正的结构改变。此回应了鹰派的诉求,但留下了可供玩味的诠释空间,外界已指出,特朗普好耍语言艺术,所谓结构改革,大可能与鹰派指的经济结构例如国企补贴等不同,可能只是要结构性地大减美中贸赤。

因此,只要中国在多买美国货,又在保护知识产权作出承诺,谈判得到阶段性协议的机会不低,鹰派所指的结构问题则大可容後再谈。

特朗普在关税问题上可暂时对华松手,但其他范畴却非如此。遏华之势并无任何改变和放松。《中程导弹条约》是美俄在冷战时缓和紧张的契约,本不涉及中国,而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却刻意提及中国为潜在协议的参与者,显然将中国视为未来军事威胁。其实前年底华府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及上年初国防部发布的《国防战略报告》,都已将中国列作长期战略竞争对手,反映华府主流看法,即中国将挑战美国地位,需予以全面遏抑,故科技战、军事与地缘政治施压与围堵、台海问题等,北京都势遭更大压力。

特朗普提到的从阿富汗和叙利亚撤军,也并不是一个在华盛顿颇受欢迎的政策,几乎引来了国会两党共同的批评。特朗普从决定“马上开始撤军”,到推迟撤军的时间表、再到表示只有达到既定目标之后才会撤军, 其中的退让体现了特朗普的弱势。

美国经济也并非特朗普吹嘘的如此美好。去年年底,美国股市逐渐从长达10年的牛市中走出来,特朗普吹嘘的三大股指在今年恐怕并不能成为他继续炫耀的指标。 美联储在1月30日结束货币政策例会后宣布维持联邦基金利率不变。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表示,当前美国经济增长面临全球经济增速放缓、英国“脱欧”、贸易谈判等带来的风险。2月4日,美联储的主席、副主席还被请到白宫讨论美国经济。

再来,2月份“通俄门”调查的结果很可能出炉,届时特朗普身边的幕僚可能受到更多指控,加大对特朗普的舆论压力。

在这些压力之下,国情咨文中的特朗普谈到的几乎所有内政成就都在被舆论“事实核查”,因而外交上的习特会、二次特金会成为特朗普少数可以令两党都有共识,且关注度高的政绩,这是特朗普又一次转移视线、试图用外交分数补内政政绩的手法。

(2019.2.8猫眼社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