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周刊網絡雜志

龍行天下 華人銳視角! 筆走劍峰 評論新媒體!

猫眼社评 美国威胁中国30载成「黑天鹅」与「灰犀牛」 中国步步惊心化解围堵

本报评论员 萧十一狼

新的一年开始,不妨瞻前顾後三十載(1989~2019),谈谈中美关系。

一九八九年是一个时代的分界綫,具体来説,就是中美关系经历了建交后短暂的“蜜月”后,自一九八九年那场未遂的顔色革命始,美国对中国崛起进行遏制,为中美关系投下阴影。

中国由於势力较弱,长期处於劣势。一九九三年七月二十三日的「银河号事件」全球瞩目。美军舰指控中国「银河号」货轮向伊朗运输制造化学武器的原材料,并威胁要对中国进行制裁,在印度洋海域上将「银河号」截停,要求检查,但中方拒绝美舰人员登船。经过中美长时间的谈判,美国同意由第三方的沙特人员登船检查,但最终并未查出任何违禁物品。「银河号」被迫中止航运长达三十三天,中方曾要求美方赔偿,但美拒绝赔偿和道歉,是近二十多年美国威慑中国的先声。

事隔六年爆发的「美军轰炸中国驻南联盟使馆事件」,就被广泛怀疑是因为隐形战机的技术之争。一九九九年科索沃战争期间,美国曾有F-117隐型战斗轰炸机被击落,传言当时中国就获得了F-117的部分残骸,由於残骸发出讯号,美国就以精确制导炸弹轰炸了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造成三名中国记者邵云环、许杏虎和朱颖死亡,意图破坏中国获得的隐形战机资料及技术,可见中美因为技术之争而爆发冲突其来有自。尽管北约和美国军方解释是因为用了旧地图而误炸,但日本记者岛津洋一,当时采访美国地图局专家,他们否认地图出错,强调该局三千名雇员的专业不容政客践踏,驳斥当局的旧地图之说。

之後,中美军事摩擦也曾屡屡发生,尤其是南海问题出现之後,就成为中美军事冲突的焦点,二零零一年四月一日发生的「中美撞机事件」,美国EP-3型侦察机飞入中国南海专属经济区,中国两架歼八型战机随即起飞拦截。美战机返航时与中国一架战机相撞,一架歼八战机坠毁,驾驶员王伟跳伞後失踪,而美国EP-3型侦察机也逼降在海南陵水机场,中国因此对该款战机深入研究,获得相关技术,几经前总统老布什斡旋,其子、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才以两声道歉结束这场外交风波,将侦察机及相关人员带回美国。

这30载中美关系一直是磕磕碰碰地浮沉,经济贸易额是发展了,但政治军事甚至还停留在或明或暗的对峙之中。

2016年特朗普入主白宫,中美关系进入另一个博弈阶段。

由於特朗普的从政经验爲零,説实话,中美不少政治人士都或多或少轻视了他。经过二年的蛰伏,特朗普终於2018年3月正式发动中美贸易战,揭开了中美关系历史新的博弈一幕,可以预见,这具有深远的影响。

美国白宫采取的是非传统的对华围堵新战略。核心是高科技之争。美国视《中国制造二零二五》主打的互联网、科技产业为头号大敌,要采取「科技新围堵战略」,阻止华为成为未来5G龙头,遏制中国成为科技大国。这个关键一战中,中国以华为、中兴为代表鼓足干劲,美国的高通(Qualcomm)也具有传统优势,两者旗鼓相当,面对华为的追赶形势,美国自是万分紧张,「中国科技威胁论」的情绪弥漫政界与精英阶层。

与民主党奥巴马时期的军事围堵的侧重点有所不同,经济上特朗普抛弃了奥巴马时期的经济围堵的策略—TPP协议,改用关税贸易战策略逼中国就范来取代。

因此,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尽管吵吵闹闹,但对华遏制,围堵的政治立场完全是一致的。而特朗普团队,也形成了美国对华的「新围堵战略」(New Containment)。

因此,大家须了解共和党与特朗普(共和党有变“特朗普党”的倾向)。

当前,已经成型的特朗普主义是抓大放小,在阿富汗撤军,在欧洲重整,集中力量对付中国,在拉美加强控制,颠覆委内瑞拉左派政府。而中国反击是与全球资本结合,让英国BT通讯和美国标普进入中国市场。

猪年是否诸事大吉?在春节之际,全球华人都要面对一个高度不确定的未来。由於美国当局在鹰派当道之下,对中国采取了新的遏制政策,中国面临外交上的重重困阻,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外交影响内政,经济冲击政治,中国在猪年要面对严峻的挑战。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最近的谈话中就提到「黑天鹅」与「灰犀牛」。黑天鹅就是指难以预测、前所未见的现象,就好像西方人认为天鹅一定是白的,但没想到後来澳洲发现黑色的天鹅,颠覆了欧洲人的认知。「灰犀牛」则是指大家都看到的危险,就好像不远处的一头犀牛,但由於大家都知道反而没有认真的对付,最後这头牛突然发怒冲过来,还是走避不及,惨被撞倒。

这也许形象地说出今天中国面对的危机。一方面要面对「黑天鹅」,另一方面又要防范「灰犀牛」。而「黑灰结合」,就是中国面对腹背受敌的危机。而根源正是源自美国。不过,历史将会证明,最终饱尝苦果的,一定是美国。

中美贸易战其实就是「黑灰结合」的典型例子。关税壁垒就是那头大家都看到的「灰犀牛」,但「黑天鹅」则是贸易战背後的政治围堵与遏制的风险。这是特朗普鹰派谋士的计划,他们的终极目标不仅是要赢取一场贸易战争,而是要将正在快速崛起的中国击倒。最近的孟晚舟案不仅是经济与法律问题,而是政治的全面打击。

中美贸易谈判,中方有意将孟晚舟事件与谈判剥离,战术上是对的,但却改变不了华爲事件在中美博弈的棋盘上是无法忽视的一场战役的性质,因爲美国压制华爲视作为压制中国的一个突破口。值得一提的是,业界基本认爲,华爲的两款20手机,是目前全球最好的两款手机,领先美国苹果1到2年。

回到黑天鹅与灰犀牛的分析上。不妨看看《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杜哈特(Ross Douthat)的总结。他认爲当前逐渐浮现了特朗普主义(Trump Doctrine)。他指出特朗普上任的第三年,在看似混乱的外交与内政中,一条比较清晰的脉络开始出现,展现了特朗普主义的特色,就是开始在中东与欧洲等地区重整(Retrenchment),在阿富汗等美军缠战逾十七年的地区准备退却,不但是为了节省军费,也是为了聚焦於打击中国与伊朗。但对於美国後院的拉丁美洲,则是加强控制。这也解释了为何美国最近对委内瑞拉的政局如此关切,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左派的马杜罗政府推翻,与中俄打对台,而在另外一方面,则开始与塔利班势力谈判,准备美军全面退出阿富汗,甚至要面对阿富汗以後全面被塔利班攻陷的恶劣前景。

这都是过去美国总统所不能想像的场景。特朗普的战略构想其实就是抓大放小,要集中精力对付中国,不和塔利班这样的小鬼纠缠。但在自家後院,则回复「门罗主义」的精神,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因而在委内瑞拉,是卯足了劲,要将马杜罗拉下马。

面对咄咄逼人的美国,事关中华民族崛起复兴,中国人自然严阵以待。

中国的对策,目前其实是迂回的智慧反击,并不是死硬的正面对抗。很多人以为中国会对美国和西方企业报复,但恰恰相反,中国面对种种的阻扰,反而是大开大阖,以更开放的态度来面对。就在美国司法部要刑事起诉孟晚舟之际,北京则宣布引入英国的BT电讯公司参与中国的网络经营,与中国移动和联通竞争,打破国企长期垄断的地位,使得中国消费者享受更多的实际利益。同时,中国也首次引入美国的标普公司(Standard & Poor,又译史坦普),在经济数据上,有更多国际化的指标,更客观反映中国的经济现实。

这都是中国的智慧,以开放对付围堵,四两拨千斤,让特朗普主义似乎打在棉花上。不过北京当然不会对特朗普掉以轻心,而是会步步惊心,奉陪到底。

也许北京不会忘记美国联邦调查局前任局长科米(James Comey)在他的新书《恐惧》(Fear)的名言:「特朗普的道德低於常人,但他智商也高於常人」。这位「非典型总统」也是一代枭雄,改变了美国的政治模式,也改变了全球的权力格局。中国人在猪年来临之际,就需要认清特朗普的战略意图,也需要找到破解的窍门。

窍门其实就是与全球资本和企业势力联合起来,争取最後的胜利。美国的跨国与本土企业越来越感到贸易战的後座力,内伤开始浮现,让美国的经济躯体隐隐作痛。消费者要付出越来越贵的价格,民生用品都在涨价,而一些企业也不得不裁员。

美国iPhone发现根本无法将在中国的生产线移回美国,因为美国没有足够的工人,也没有足够的零部件,《纽约时报》分析说,美国就是无法提供那些量产的价廉物美的螺丝钉,而在中国则轻而易举。

在现代的全球化的产业链中,中美两国的经济利益其实都已经是相互交缠,犬牙交错,不能分割。特朗普主义其实只是一场拙劣的反华游戏,但也是举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得不偿失,害人终究害己。中国需要稳重与巧妙应变,厚植实力,让特朗普主义成为特朗普自我毁灭的开始。不管2020民主或共和两党谁人入主白宫,中国都不应抱以幻想,做好自己,沉实应对,此乃上策。

(2019年2月7日猫眼社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