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明言 中委关系未必是二元選擇,关键在于影响力

中國外交部新年假期前的一次記者會上,發言人耿爽談及委內瑞拉局勢時表示:「無論局勢怎麼變化,中委間合作都不應該受到任何損害。」,似乎已為該國改旗易幟做好心裡準備。與此同時,委國反對派領袖瓜伊多(Juan Guaidó)也透過《南華早報》及彭博新聞訪問,向北京釋出善意。一直以來,外界都將北京視為馬杜羅的堅定支持者,但這樣的解讀只對了一半。
2月4日,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回答彭博新聞關於「未來中委關係」問題時表示:中國是全球事務的重要參與者,將來委內瑞拉政府將同中國建立一種透明關係。他提到:「由於馬杜羅執政亂象,中國投資者利益已受到影響,而中國在委內瑞拉投資項目也在下降。」瓜伊多也對「一帶一路」表達積極態度: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一帶一路倡議為中國提供天然空間,也促進了這些地區的發展。

北京或循利比亞模式
2月4日,隨著德、英、法在內8個歐盟國家承認瓜伊多為委內瑞拉總統,瓜伊多已獲得幾乎整個西方世界支持。縱使如此,瓜伊多卻未倒向美歐,反頻頻向中國釋放善意;除了彭博新聞,瓜伊多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也表示:願意同中國發展良好關係,呼籲後者放棄支持馬杜羅。
這樣的取態令人想起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發時的利比亞反對派。當時利比亞已爆發內戰,儘管中國政府仍支持卡扎菲政府,但獲歐美軍事支持的反對派的全國過渡委員會仍不斷同北京溝通,更派出執行局主席吉布裡勒訪華,同中方接洽。9月,當反對派軍隊攻克最後一個大城市蘇爾特,徹底掌握政局後,隨即獲得中方承認。

委內瑞拉總統「鬧雙胞」伊始,中方似乎站在馬杜羅一邊,當時外交部表態稱「1月10日,馬杜羅總統開啟新任期,中國在內眾多國際組織派代表出席了他的就職儀式」。不過近來,中國則日趨突出其中立態度:不再對任何一方表達支持,等待事件塵埃落定後,承認實際掌權者,尊重「委內瑞拉人民自己的選擇」。
某種程度上說,這樣的取態可謂最純粹的「不干涉他國內政」。對北京而言,執政的是馬杜羅或瓜伊多並不重要,只要在其位便可獲得北京承認,後續的雙邊合作也不存在障礙。由於馬杜羅仍掌握委內瑞拉實權,中國早前自然不承認瓜伊多;但與此同時,北京也需為局勢變化做好準備。

中國利益不基於個別統治者
一段時間來,外界認定中國力挺馬杜羅多基於兩原因:一是早前中國向委內瑞拉提供大量貸款,若新政府「倒債」,中國將血本無歸。二是在南美洲國家大多親美的背景下,馬杜羅管治的委內瑞拉可稱為中國進入拉美的跳板,便於「一帶一路」等經貿投資在當地落地。
然而,這樣的推論似乎經不起事實考驗。馬杜羅治下的委內瑞拉已陷入經濟全面崩盤的窘境,就連國家支柱產業的石油也未能倖免。由於設施損毀及人員流失,委國石油產量已跌至70年新低。更誇張的是其不得不利用僅有外匯,向俄羅斯、伊朗等國進口石油,才能滿足同中國簽訂的「石油換貸款」協議。如此引鴆止渴的方式終有一天將破局。

另一方面,中國也無需依賴委內瑞拉進入拉美。2017年,中國便同過往承認台灣政府的巴拿馬建交,打破「美國對拉美後院有絕對影響力」的定論,如今兩國自貿協定更進入最終階段 。而在阿根廷,中國投資建設的水電站更可滿足當地5%電力需求,堪稱「阿根廷三峽」。
事實上,告別「老朋友」也未必損害中國利益。如今的伊拉克,中國油企掌握32%儲量,在各國中居於首位;至於烏克蘭由親俄政府轉為親西方政府後,同中國軍工合作從未中斷,更將「野牛登陸艦」銷往中國。若瓜伊多執政後對華態度不變,北京也無需擔心利益受損問題。

門羅主義外的軟實力
近30年來,中國處理同鄰國關係時便放棄意識形態主導,改為尋求共同利益。90年代,柬埔寨親越南領袖洪森發動政變,架空「中國老朋友」西哈努克親王的權力,但中國同柬埔寨合作卻一直持續至今;昂山素季取代軍政府管治緬甸後,中國的經濟走廊計劃反而推進更為順利。其中依賴的是中國強大產能和投資水平,同當地需求的契合,而非中國同個別領袖的關係。
然而,如今仍有不少國際觀察者,或是中國人仍用冷戰對峙思維理解中國在委內瑞拉問題中的角色:如果美國支持反對派,中國自然要力挺馬杜羅。這樣二元化思維將問題過度簡化:如今支持瓜伊多的利馬集團涵蓋大部分南美國家,若中國盲撐馬杜羅,必然對今後中拉關係產生衝擊。反之,若中國保持中立,靜待委內瑞拉人民做出選擇後同新政府打交道,則可樹立中國開放務實的形象。這種同強勢「門羅主義」不同的姿態,也將令拉美國家感受到尊重。

特朗普上台後,美國便有意製造「新冷戰聲音」:從國家安全戰略中將中國列為「戰略對手」;到在同他國自貿協定中,加入不可同中國簽訂協議的「毒丸條款」;再到近來施壓歐美國家封殺華為,美國正策略性打造「對華統一戰線」。但北京而言,若能藉委內瑞拉危機打破外界「中國vs美國」的對立視野,避免各國選邊站隊,也是減緩外部壓力的「美事」。关键是继续打破「美國對拉美後院有絕對影響力」。
對中國而言,委內瑞拉變局從來不是一道選擇題。北京未來要解決的,不是馬杜羅和瓜伊多之爭,而是如何維持同委內瑞拉政府的良好關係。那道選擇題,該由委國人民自己做出。

(撰文:梁浩明 2019.2.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