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中国公知推墙名人卷宗1:茅于轼/贺卫方

民族正义法庭~《评论家》周刊主办

档案001:茅于轼

所犯:国家叛逆罪,民族叛逆罪,辱毛罪,妖言惑众罪,带路党创始人罪,内外勾结罪

证据5:2018年12月,茅于轼接受美国媒体访问,称“想明白了,不想再留在党内了”。并且计划用不交党费来等被开除。

证据4:2016年8月10日,察网披露,1993年7月成立的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长期接受美国福特基金会资助。

天则研究所的网站透露自己的资金来源:Unirule does not receive financial assistance from any government entities,and instead, is dependent upon social donations and provisional grants for projects from institutions in China and abroad. Projects include research proposals entrusted to Unirule, training programs, and other services provided.(天则所不从任何政府部门获得财政支援,全靠来自中外社会机构的捐款和项目经费。项目包括委托天则所的研究、培训及天则所的其他服务。) In addition, Unirule has, in recent years, built up various types of cooperative relationships with many international private institutions, such as the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Private Enterprises (CIPE), the Ford Foundation, Alton Jones Foundation, US-China Chamber of Commerce,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Economics (IIE), and others, as well as with international public institutions, such as the World Bank,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Asian Development Bank, and African Development Bank. Unirule also maintains relationships with many foreign embassies in Beijing, such as embassies from America, Australia, Canada, Germany, India, Israel, Japan, New Zealand, Russia, and Singapore.(此外,天则经济研究所在最近的几年中已经与许多国际私人机构建立起了各种合作关系,如国际私有化企业中心(CIPE)、福特基金会、奥尔顿.琼斯基金会、美中商会、国际经济研究所(IIE)等组织等;与此同时还与许多国际组织建立了各种合作关系,如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洲开发银行和非洲开发银行。天则所同时与许多在北京的外国大使馆保持着关系,例如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印度、以色列、日本、新西兰、俄国和新加坡。)

美国人佐利克大加赞赏天则经济研究所及茅于轼等人,一再用表示“指导、引导、导引、向导、带领、带路”的guide这个词表彰他们带路有功。公开称他们为 “带路党”了。 “带路党”之名由此而来。

注: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由经济学家茅于轼、张曙光、盛洪、樊纲、唐寿宁与北京大象文化有限公司共同发起,于1993年7月创立。理事长为茅于轼,常务理事:茅于轼、张曙光、盛洪;理事:曹远征、邓正来、樊纲、张曙光、卢跃刚、茅于轼、盛洪、史晋川、唐寿宁、吴滨、吴敬琏、汪丁丁、王永峰、周其仁;学术委员会主席:张曙光 。公司在2018年10月10日已被政府注销营业执照。

证据3:2013年茅于轼84岁,8月31日在博客妖魔化开国领袖毛泽东后被批。

证据2:造假国家经济数据,达到妖魔化和抹黑国家的目的,同时为境外势力提供反华说辞。例如: 根据天则研究所的数据显示,从01年到08年全国国企的利润总和是4.9万亿,但是他们获得的税收和信贷资源诸等各方面的补帖是6万亿,这样算起来他们真实的净资产收益是负的百分之6.2…… 被杜建国指 “这个天则所它就不具有权威性” 。

证据1:2011年, 财新传媒与美国亚洲协会邀请了多位中国历史学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以期立体地了解辛亥百年来的中国经济、政治、社会变迁,特别是辛亥革命与中国经济腾飞的内在关联。 茅于轼和袁伟时(中山大学教授),资中筠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前所长) , 章立凡(历史学者) , 王小鲁(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 杨奎松(北京大学教授) , 周孝正(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 于建嵘(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 黄益平(北京大学教授、财新传媒首席经济学家) 等与会者一致质疑政府,否定政府。

证人4(黎阳):2012年3月8日撰文报道天则经济研究所是中国“带路党”的大本营: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里净是从茅于轼的“天则经济研究所”拿钱的人——比如“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虽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却同时又是“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会的理事(“理事”屈尊当“研究员”,当代版的“潜伏”。)不仅如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里的大员们光被“天则经济研究所”明文公布于众的“特约研究员”就有6个:刘世锦、巴曙松、张永生、卢迈、陈剑波、刘守英。  

其中刘世锦不仅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副主任,而且是“联合研究”的中方从头管到尾的实际具体负责人。除了公开的,还有潜伏的着不肯露面的,比如参与“联合研究”的“工作人员”吴庆,明里属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暗地里却同时属于“天则经济研究所”。宁夏卫视第一财经频道主持人在安排杜建国与吴庆辩论时不小心说走了嘴露了馅:“你刚才提了天则所,我特别要提醒你一下,吴老师也恰恰是天则所的”。  

参与“中国2030”这一“联合研究”的中方“专家”“学者”不少从“天则经济研究所”拿钱?例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就已经至少有8人已被证明是“天则经济研究所”的人(吴敬琏、刘世锦、巴曙松、张永生、卢迈、陈剑波、刘守英、吴庆)——连“联合研究”的中方主管领导刘世锦都是“天则经济研究所”的人。

证人3(察网): 长期以来,天则研究所的功能就是 CIA 通过外国基金会控制中国中国政界、学界、舆论界的“包工头”与洗钱机器。

证人2(《环球时报》):茅于轼成为了一个政治符号,扮演的角色逐渐蜕变成与凝聚力相反的负面力量。他的言论变得越来越偏激,他的批评全盘否定的色彩越来越重,他慢慢被那些抵制中国政治体制的力量当成“舆论喉舌”来用了。文章还表示,自由派人士一定要汲取教训:公开做“舆论反对派”,或者“否定派”,在中国行不通。因为这与中国宪法的基本精神和国家政治的现实机制背道而驰。

证人1(水莲斋主和黎阳):现在中国“公知”的领军人物、龙头老大,非茅于轼莫属,笔者就茅于轼祸国殃民、卖国求荣的一些言论摘录:

    (1)廉租房不该有厕所,因为穷人不配;(2)贪污五千亿不算大事;(3)钓鱼岛无用论;(4)汪精卫是民族英雄;(5)18亿亩红线完全是拍脑袋出来的;(6)如果全世界对中国实行粮食禁运,中国一定做了犯天下大忌的事;(7)劳动不创造财富,交换才创造财富;(8)如果法律要是制裁我,那就是法律错了等。

黎阳摘录茅于轼言论如下:
(1)“卖国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错误,出卖人民才是严重的错误”;(2) “在某些情况下,失掉一点领土,但是那儿的百姓能够生活得更自由,更富有,对百姓是有利的。这样的领土完整就没有必要去追求” ;(3) “是领土完整重要,还是百姓的生命财产重要?我认为当然是百姓的生命财产更重要。领土不完整,少了一块,于我何干呢?” (4) “中印战争为了几万平方公里基本上没有多少人口的一片荒地而战,有什么价值?为了这样一块土地而战,值得吗?对我们每个百姓有什么影响呢?值得为之牺牲生命吗?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国家管理好,而去争夺那些没有多少价值的荒地呢?” (5) “我们要旗帜鲜明地抵制坑害百姓的爱国主义。爱国主义绝不是极终真理。两个国家的爱国主义造成两国对立,挑起仇恨,最后倒霉的是两国的百姓。爱人民(中国的和外国的),这才是极终真理。”“老百姓都希望太平安宁,绝不会无事生非。即使有个别人喜欢闹事,也绝不会闹到国家的规模,花掉那么多钱,牺牲那么多人。之所以地球上有那么多纠纷,主要是政治家们的‘功劳’。”  (6)“在败局已定的条件下,应该说,投降是正确的选择”、“投降之后就不可以继续坚持原来的敌对立场,让对方有可能按照中立民众的条件来处理俘虏的生活。如果继续按照敌对的关系作斗争,对方就不可能给俘虏以和平的对待。敌对斗争就会继续到俘虏营里,也就没有什么和平可言了。” (7) “不要拿我交的税款去建航空母舰”、“中美合作带头均衡裁军,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千万不要轻轻放过了。所以我不希望拿我交的税款去建航空母舰。” (8)“我就敢于吸收存款,不合法啊,但我不怕,认为它利人利自己就行。改革就是要打破不合理的规矩,我们的宪法都改了很多回,还有哪条东西不能改啊。人家为我担心,说你吸收存款,要坐牢的,我就不信,是我坐牢还是你改法律?”

上述多个观点被评为“欢迎殖民论”、“放弃钓鱼岛论”、“汪精卫救世主论”、“18亿亩红线错误论”等属于汉奸卖国性质的思想。

图片佐证如下:

公开发文为中华民族公认的汉奸汪精卫喊冤,全无国家与民族立场

简介:茅于轼被誉为中国“公知之父”,著名极右领袖。1986年由福特基金会资助,在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一年。经济学家,美国福特基金会中国领路人。主张全盘私有化、经济学家走所谓自由路、廉租房只设公厕等。

档案002.贺卫方

所犯:国家叛逆罪,辱毛罪,内外勾结罪,文化间谍罪,危害国家安全罪,美国代言人

证人4(《求是》刊物):2019年2月9日刊文,文章特别点名贺卫方在微博大谈西方宪政。

证人3(蕭十一狼):2017年5月21日撰文:维基解密揭示,贺卫方实则是中央情报局的人,他的任务不是盗取情报,而是在舆论上服务美国利益,如推广美式价值观,美式制度及阻挠中国发展等。贺卫方已不是推墙派那么简单,更不是所谓异见分子,把其归类为“文化间谍”也不为过。不仅维基解密情报显示贺卫方是美国中情局“受保护”人物,即属于CIA线人或具其他身份之人。连贺卫方发布“告别”声明都是找美联社,俨然美国是其宗主。实际上,贺卫方就是美国中情局对华实行“文化战”的骨干。证据确凿。

他是美国“第五纵队”的精神领袖是有据可查的。

在2015年,就高校整顿意识形态的那段时期,贺卫方一人单挑网信办,中宣部,教育部,使“七不讲”计划遭遇挫折。域外势力一直潜心教育领域,近年教材西化就是例证。故当年中央推出“七不讲”,挽救被西方思潮攻占的高校阵地。但贺卫方以“绝不屈服”的姿态横刀立马,阻挠高校的整顿。令意识形态部门在推进战线的过程中,贺卫方成为迄今为止最大的对手。

在谷歌搜索贺卫方名字,均与美国之音,轮子媒体扯上关系,堪称域外势力打压中国的一个人形工具。搜索后才看到,贺卫方历史思维最混乱的代表语句,就是2013年在“新民说”文化沙龙上称“西方对中国近代以来的欺凌,是中国欺负西方人的结果”;还有公民思维最混乱的代表语句,就是2014年8月质疑人大要求香港特首需要“爱国爱港”的“法理性“,指爱国爱港这一要求违反基本法,明目张胆为香港的港独分子擂鼓,与港独势力遥相呼应(这或是中情局的任务)。

有美国撑腰的贺卫方,已经成为中国意识形态的“钉子户”,在美国反华势力眼里,贺卫方乃是一夫当关的人物。

证人2(察网三峰):2016年11月20日撰文:1989年贺卫方积极参与风波事件。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江平违法违规将其召回政法大学。1990年2月,作为公开发表声明支持.动.乱的十个大学校长之一,江平被司法部免去中国政法大学校长的职位。1991年,美国福特基金会就资助贺卫方进行“中国的权利意识与制度”的课题研究。也正是在这个时期,福特基金会资助一大批自由派知识分子展开“当代世界比较宪政史研究”,贺卫方的领衔主编的《宪政译丛》即是其成果。1990年代中期福特基金会资助江平主持了大型翻译丛书“外国法律文库”的编辑和出版工作,贺卫方是编委。1996年福特基金会资助贺卫方主持的北京大学司法研究中心开展了一系列关于司法制度的研究。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福特基金会资助贺卫方等资产阶级自由化和自由主义反共学者对中国法官进行系统培训,此项目进行了多年,仅湖北一省受到培训的法官便达到600名以上。

由此可见,贺卫方刚刚登上政治和学术舞台,其角色就是美国情报部门控制的福特基金会为中国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势力培养的中青代接班人。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贺卫方以高层智囊的方式参与了中国司法改革,其思想影响了政法界众多实权人物,并亲自培养培训了大批中国法官。贺卫方由此一跃成为司法和法律权威学者,在政法领域积累了广泛的影响力。通过在大众传媒及最高法机关刊物开专栏发文章的方式来力促司法改革和司法独立,贺卫方成了当时最有名的公共知识分子。贺卫方全盘西化的司法改革主张,得到了当时不少实权人物的支持。

贺卫方之所以力促司法独立,主要目的就是希望司法权摆脱党的领导,使西化派法官、法学家、律师等“法律党”势力上下联动,最终不断限制和缩减中共和无产阶级的权力,最后宣布无产阶级专政和人民民主专政非法,复辟资本专制统治。

2004年7月,《中国改革》杂志、广州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南方都市报》等联合邀请贺卫方在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做了一场名为《宪政的趋势:世界与中国》的讲座。贺卫方在讲座中全面否定共产党和新中国的历史,鼓动全面西化的政治体制改革。

可见,社会主义根本制度、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是贺卫方最终要消灭的“座山雕”,为了消灭这个最难打的“座山雕”,贺卫方找了一条后山小路,就是通过司法体制改革来推动政治体制改革,再最终推翻gcd。

美国情报机构对中国社会主义制度迟迟不崩溃十分着急,因此贺卫方逐渐不再寄希望于通过钻进体制内的方式进行渐进颠覆,而是开始直接鼓动民众搞颜色革命,在体制外形成强大的民众压力,与体制内的西化派官员“里应外合”尽快推翻gcd。

在贺卫方设计的中国版颜色革命中,西化派法官、法学家、律师三位一体的“法律党”,将会扮演十分重要的地位。其中以法学家团队为总指挥,律师团队将直接负责组织民众并参与反共政治运动的重任,而西化派法官控制的司法机构和法律权力将为这种反共运动保驾护航。这种模式在历来各国的颜色革命中就已经定型。今日在中国律师界出现的种种乱象,例如一些律师和法学家联合一些非法暴富的资本家成立维权机构(如贺卫方为顾问的公盟),以维权和帮助弱势群体打官司为幌子,欺骗弱势群体,给弱势群体灌输极端反共、反华、反国家、反人民思想,鼓动弱势群体采取激进行动乃至恐怖主义行动对抗中国共产党,使弱势群体成为“法律党”进攻中共的炮灰,这正是贺卫方们多年设计和推动的结果。

1998年至2003年,贺卫方一直参与中国司法改革的顶层设计,在那个阶段,他以高层智囊和高级学者的身份,与中国最高法院实权人物如黄松有等人关系极其密切。然而,贺卫方感觉,或者说美国情报机构感觉到,单单通过司法改革等渐进方式来逐步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速度还是太慢了。由此,组建“法律党”,煽动民众从体制外施加压力,搞更为激进的颜色革命,与体制内的西化派自由派官员“里应外合”,以最大速度推翻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就成了贺卫方2005年以来活动的主要内容。

虽然自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贺卫方屡屡在媒体上发表过激言论,但是真正让他轰动一时的,则是他在2006年3月4日北京西山杏林山庄举行的新西.山会议上的发言。杏林山庄隶属于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曾多次接待过国家领导人在此办公、休息,接待过各种类型的高级别会议。据纽约时报的报道,这次新西.山会议,是国务院下属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召集约40位学者、专家和政府官员,就中国市场化改革进程下一步应采取的行动进行讨论。贺卫方实际上是作为高级智囊和学者,被国务院智库请去为改革开放做政策建议和制度设计的。

贺卫方教授针对当时的政治局势说:“到底往哪方面走?我们都有目标,这个目标就是实际上现在说不得,将来一定要走这个道路,比如说多党制度,比如说新闻自由,……比如说台湾现在的模式,我们现在想中国应该朝这个方向走,但是现在我们说不得。”、“我想我们能不能慢慢的形成小的群体,这和改革的群体人有差距。比如说我个人追求这样的目标……我告诉你,我的几篇演讲在网上传播的比较多,我明确的说希望共产党形成两派,希望军队国家化的问题,希望解决大是大非的问题”、“民法上的基础就是私有制,尤其是农村的土地问题,下一步一定要推动私有化,土地真正的私有,而不是集体所有制这种不伦不类的方式”。。。很明显,在贺卫方看来,中国应该搞台湾模式、搞多党制、搞美式宪政、搞军队国家化,搞彻底的经济私有化,因此,整个社会主义制度是非法的、中宣部是非法的、连党中央自己也是非法的。因为不符合贺卫方青睐的美式法律体制和法律程序,所以就是共产党就是非法的。贺卫方的逻辑是如此的简单明了。

由此,贺卫方为中国未来的颜色革命进行了这样的设计,由贺卫方这样的人,“慢慢的形成小的群体”,欺骗和蒙蔽群众,在体制外进行颠覆中共的激进革命,这些人“和改革的群体人有差距”,也就是说,另一批贺卫方的同党,仍然潜伏在体制内,以改革的面目与贺卫方们“里应外合”,最终推翻zg。

到2012年,贺卫方已经公开地申明他们的这种“里应外合”的战略。2012年末,贺卫方的第一本英文著作被有美国情报部门背景的布鲁金斯学会出版。在布鲁金斯学会11月28日于华盛顿为贺卫方举行的新书发表会暨中国司法研讨会上,贺卫方公开表示:“不要要求在职的中国官员们说老百姓希望他们说的话,而学界人士则可以大胆谏言,和政界‘里应外合’,各司其职。”贺卫方再一次提出了其反共战略主张:“社会主义的根本性质让司法无法得到独立,中国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程度了……要对中国共产党的理论根基进行改造,……将中国共产党改造成西欧的社会民主党是比较可行的选择之一。中国共产党必须承认其他党派的正当性……以及军队不由党来控制而是忠诚于国家。……有的时候民意对这个国家起到重要作用,网络时代几十万人同时感到很愤怒的事情,他们会很紧张”。

实际上至今为止,贺卫方在体制内的同党已经很好地完成了他们的工作,例如贺卫方所主张的经济私有化,就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实现,这种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使中国社会两极分化,四千万工人下岗,几十万亿国资流入富豪手中,医疗住房教育的市场化形成了民生三座大山,大量的群众成为弱势群体。贺卫方们却不断告诉人民大众,这些错误改革政策都是gcd搞的。这样,贺卫方在体制内同党们所搞的新自由主义改革,就为贺卫方在体制外进行的激进颜色革命造就了庞大的群众基础。而那些新生非法暴富的富豪们,为了将自己的非法财产合法化,也十分天然地仇视共产党。眼下体制内的贺卫方同党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在进一步推动私有化的同时,推动政治体制改革,为颜色革命反共势力的壮大奠定更加宽松的制度空间。

2013年3月21日,应德国伯尔基金会邀请,贺卫方出席了在柏林举办的”中国和谐社会梦想”研讨会。会后,贺卫方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将共产党在中国的历史,类比成德国法西斯那样的灾难。

2013年10月4日贺卫方在香港中文大学进行演讲时十分张狂地说:“北大没七不讲,我们七个都讲。宪政之路不是执行现行宪法,而首先是司法独立,然后是新闻自由,逐步实现土地私有、军队国家化……我相信在我的有生之年能看到宪政民主的中国。”

2013年9月贺卫方做客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主办的“新民说”文化沙龙时发表了一番十分无耻地替西方帝国主义殖民历史辩护的言论:“我认为,西方对中国近代以来的欺凌,是中国欺负西方人的结果。中国在近代和西方人交往过程中,从来没有平等地对待西方。西方人想要商务谈判,中国根本不派像样的人去谈。为什么西方人到了中国见皇帝必须三拜九叩?这不是欺负人?”

其实贺卫方本人十分胆小怕事,2006年新西.山会议上贺卫方赤裸裸的反共宣言曝光后,贺卫方一时间压力极大,北大准备将其开除,专政机构准备采取法律措施,贺卫方一时间惊慌失措,赶紧策划了一篇署名为“老路”与“英纯子”的对话体文章《第N忠诚——为贺卫方申辩》发到网上,文章主要内容是说:贺卫方反党反共是对中共的第N忠诚,是爱党爱国的表现;说中共非法,是提示中共弥补漏洞实现合法化……如此逻辑不通的为贺卫方洗地的脑残文章,竟然欺骗了很多人,再加上贺卫方体制内保护伞的施力,贺卫方顺利渡过难关。结果如何呢?此后的贺卫方反党反共反国家反人民的活动,更加赤裸裸和肆无忌惮了!

很显然,贺卫方所代表的思潮,就是反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思潮。贺卫方的政治活动,就是危害和分裂党的行为,“党员”贺卫方及其在党内的保护伞(新自由主义和资产阶级自由化官员),就是典型的“背离党纲党章、危害党的事业、已经丧失共产党员资格的蜕化变质分子和腐败分子”。只有将他们清除出党,才能避免苏联亡党亡国的悲剧在中国重演。

(注释:三峰,察网专栏作家)

证人1(察网张杯醉):2016年8月24日撰文: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关系密切的福特基金会资助“法学泰斗”贺卫方。(如截图)。同时与美国反华《民主教育基金会》的林牧晨勾结,并获美国奖赏(如多幅截图)。

 

证据8:2018年3月,贺卫方自称与中国5名公知叶匡政、章文、王冲、杨佩昌、赵国君,共6位同道者,寻找66位同道者共建人。承诺这66人每人出资20万元人民币,将会获得贺卫方等人的“私酿”,共50箱(300瓶)。此举被指非法集资。

回顾一下贺卫方的朋友圈(即所谓同道者):不是著名学者就是社会名人,但基本都成阶下囚(有人提供了他们与贺卫方合影的照片,以示亲密关系,而这只是公开的部分而已):

夏业良:原北大经济学教授因参与分裂国家活动被开除,叛逃国外,至今活跃在反华网络中;

陈光诚:一个美国用来攻击中国人权的棋子,被公知势力利用榨干后送到美国,不久便被纽约大学抛弃;

浦志强:因煽动民族仇恨罪、寻衅滋事罪被判刑;

易中天:著名公知,以一句“如果谁对茅于轼先生有所不敬,我认为他不是人”为人知;

锐锋律师所周世锋:领境外资金组织策划炒作几十起敏感案件,颠覆国家政权未得逞全军覆没。。。。

证据7:2018年新年,在海外发布一个饭局视频,竟鼓励民众上街搞街头抗争,挑拨民众与政府对立,实为颜色革命的吹鼓手。

证据6:2017年12月26日, 前领导人毛泽东诞辰124周年纪念日时,贺卫方在个人微信表示,要在毛泽东诞辰纪念日“清理朋友圈”。他强调,“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崇毛我恨毛,何必厮守一圈!”

证据5:2016年1月23日在其微博发文,无理指责政府“什么事都管”

证据4:2015年7月1日,知青博物馆举行知青60周年展览,贺卫方发微博指“把罪恶全变成了伟业”,引发广大网友和知青不满,受到学者郭松民的批驳。

证据3:2013年10月4日,在香港中文大学发表演讲,鼓吹西方宪政,影响恶劣。

证据2:2013年6月4日,妄称想成立“社会民主党”。同年还称西方对中国近代以来的欺凌,是清政府欺负西方人的结果。 (该日属于敏感日子,有意而为之)


证据1:2008年,贺卫方等人签署臭名昭著的《零八宪章》,要求中国采用西式体制。 长期不遗余力地在中国宣扬美国民主宪政“普世价值” 。

图片佐证如下:

维基解密网站显示,贺卫方与美国中情局关系密切,名字位列CIA的在华人员名单内
贺卫方承认接受福特基金会资助

中国公知代表人物。北大教授,中共党员,维基解密曝光的美国线人,美情治爪牙福-特基金会重点资助对象,扬名于早年在南周发表文章。因放炮中-共系非法组织、煽动分-裂原因被流放石河子两年,回京后记性不长,继续与美西方勾搭,赴英国研讨中国未来发展,赴美国商议中国法治进程,被称为美国分-裂中国的帮凶。2017年5月,多个社交媒体被封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