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周刊網絡雜志

龍行天下 華人銳視角! 筆走劍峰 評論新媒體!

猫眼社评 从细节看懂中美贸易谈判 更要看到未来主客互换

猫眼社评 从细节看懂中美贸易谈判 更要看到未来主客互换
  
  本报评论员 梁浩明
  
  为期两天的中美贸易谈判於美东时间31日下午(北京时间1日凌晨)在华盛顿结束。特朗普昨在Twitter发文称,谈判进展顺利,双方都有良好意图和精神进行谈判,为解决所有问题、达成协议而努力。特朗普又称,短期内将与「他的朋友」习近平讨论和商定一些长期存在的分歧,此後才会作出最终全面协议。他说,所有问题都在讨论中,并有望得到解决,以期在休战限期前达成协议。
  
  据悉,中美双方已就会谈展开磋商,准备在2月底於海南岛举行。因特朗普2月可能前往越南河内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第二次会晤,之後可就近赴海南岛与习近平会晤,举行第二次“习特会”,作出最终全面协议。
  
  外界聚焦中美正在华盛顿举行的贸易谈判能否达成协议之际,美媒更是爆出特朗普心急要达成贸易协议。尽管特朗普曾多次公开自诩已占据上风,暗示面对经济下行压力的中国将大幅让步,接受美方开出的条件;但实际上,特朗普当前面临国内政治及经济压力,急着达成协议。
  
  特朗普的二大压力源是:
  
  中国对部分美国货品加徵报复性关税,招致美国主要行业组织不满,并对特朗普「票仓」–主力大豆种植、汽车生产及石油开采的州份,造成冲击。美国雪城大学经济学教授Mary Lovely分析,在这背景下,若中美无法达成协议、促使中国增购美国产品,特朗普和共和党也会面临被指摘「失败」的风险。
  
  另一个压力来源,是华尔街市场的剧烈震荡。去年底,市场担忧中美贸易战持续,引发一轮抛售潮,特朗普曾因此忧心忡忡致电其顾问,试图安抚市场。
  
  其实,本轮谈判的任何成果,也要获特朗普拍板才会进行,特朗普认为他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可能是最终的谈判者,本轮谈判所做的工作对制定选项至关重要。
  
  对于中国而言,中美贸易战最大的好处,就是倒逼国内改革。例如,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将《外商投资法》(外资法)草案,提请即将於3月5日举行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审议,是一个多月内第二次审议,新增了外商投资并购反垄断审查的规定。外资法强调对外商投资「一视同仁、平等对待」,特别加入了不得利用行政手段强制技术转让、外商投资企业平等参与标准化工作、公平参与政府采购等。
  
  在结构性改革方面,中国最大的举措,就是在知识产权方面。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例行记者会中强调中国在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立场坚定、一贯,将在司法执法等方面采取更多有力措施,进一步加强对知识产权的全方位保护。
  
  外界一直关注中国在美国的压力下,究竟能让多少。其实答案并非在这次刘鹤的美国之行里,而是早前的达沃斯论坛上,王岐山的讲话已经露出端倪。
  
  其中重点有几番话:
  
  .要尊重各国主权,不搞技术霸权、不干涉他国内政,不从事、不纵容、不保护危害其他国家安全的技术活动。
  
  .尊重各国自主选择的技术管理模式、公共政策和平等参与全球技术治理体系的权利。
  
  .要平衡照顾各国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不能仅仅以发达国家、个别国家的安全、标准要求全世界。
  
  .我们只能在做大蛋糕的过程中,寻求更好地切分蛋糕的办法。
  
  其中或可理解为,美国想遏止中国要求分享外资技术,是技术霸权,只顾发达国家利益,而且不尊重中国自主选择技术管理方式。他的话更重一点是,中国认为美方要求中国作结构改革是「干涉内政」。
  
  但王岐山也有作让步的讯号--即结构改革难退让,但愿意在中国发展起来後,与全球共享利益。这便是他口中所言的「做大蛋糕的过程中,寻求更好地切分蛋糕的办法」。这里可能包括加大开放中国市场,降低市场准入门槛,甚至加大采购外国商品等。
  
  王岐山这番话有硬有软,似乎扼要说明中国政府在这场贸易角力的立场。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在这轮谈判开始的两天前,司法部公布对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爲、及其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指控。明显有作为谈判筹码的意图,但中国的策略是将之与中美谈判切割,将美方的攻势化于无形。
  
  此外,这次刘鹤也提到增购美国500万吨大豆,虽然这是谈判最简单的部分,但表达了愿意解决特朗普政府对美中贸易逆差的担忧的诚意,也给了特朗普台阶下。
  
  中美高层级贸易谈判结束後,中美两国分别通报进度。
  
  新华社指出,这次磋商取得重要阶段性进展,并特别列举双方在4方面的最新谈判进度,又说双方明确了续谈的时间表和路线图。
  
  .双方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和技术转让问题,同意进一步加强合作。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符合中国改革开放大方向,中方将积极回应美方关切。
  
  .双方同意,将采取有效措施推动中美贸易平衡化发展。中方将有力度地扩大自美农产品、能源产品、工业制成品、服务产品进口,满足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和人民美好生活需要。
  
  .双方就中方具体关切进行了交流,美方将认真回应中方关切。
  
  .双方一致认爲,建立有效的双向实施机制十分重要,有助确保协商一致的各项举措落地见效。双方已就实施机制的框架和基本要点达成了原则共识,将继续细化。
  
  从《新华社》的报道中,报道特别提到中方将「有力度地扩大」美国产品进口,与刘鹤承诺中国再购买500万吨美国大豆相呼应。
  
  美国方面的声明,通报这次会谈涵盖8个内容,并就这些问题取得进展。美方又说,期盼与中国展开进一步会谈。声明指会谈涵盖的范围包括:
  
  (1)美国公司在中国面临强制技术转让的做法;
  
  (2)中国境内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需要;
  
  (3)美国公司在华面临的大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
  
  (4)中国通过网络盗窃对美国商业财产所造成的伤害;
  
  (5)扭曲市场力量如何导致产能过剩,包括补贴措施和国有企业的影响;
  
  (6)取消美国制造业、服务业和农产品在中国的壁垒和关税的需要;
  
  (7)货币在美中贸易关系中的作用;
  
  (8)减少美国对中国数额巨大、而且不断增长的贸易逆差。
  
  中方从美国农场主、牧场主、制造商和公司企业购买美国产品,是谈判的关键部分。
  
  将白宫与新华社的公告进行对比,我们会发现,美方向中方提出的需求十分明确,而中方在描述向美方提出的需求则以概括性的词语,一笔带过。而中方在描述两边处理问题的态度时,一方「积极」,另一方「认真」的字眼区别形成明显的对比,可以看出,中方在此次中美贸易谈判中处於守势的地位。
  
  相比美方 中方处於弱势?
  
  在此次中美贸易谈判中,美国除了关注双方的商品贸易议题之外,对於知识产权和强制技术转移的问题亦尤为重视。在新华社的通稿之中,写道了中方对此的态度是「同意进一步加强合作」、「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符合中国改革开放大方向」。
  
  而对於美方一直强调的中美贸易逆差问题,中方的态度是「将采取有效措施推动中美贸易平衡化发展」;「中方将有力度地扩大自美农产品、能源产品、工业制成品、服务产品进口」,「满足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和人民美好生活需要」。
  
  从新华社发布的通稿来看,似乎中方肯定美方所提出的一些需求,并会给予积极的回应,而另一边,中国领导人对特朗普的态度亦引人注意。
  
  习近平给特朗普的信中,表示在特朗普的治下,美国经济得到良好的发展;同时在信中表明,已经安排中方购买美国大豆。而刘鹤在与特朗普会面期间,亦使用英文与特朗普直接对话,综合这些情况,皆给予外界一种感觉,就是中方在中美贸易谈判中处於相对劣势的地位。
  
  客观而言,美方列出的一些要求,对中国自身发展极为有利或至少符合一个自身发展方向。例如开放金融市场,能吸引各国金融机构聚集,就有助上海发展成与伦敦、纽约齐名的国际金融中心。又如知识产权的完善法制,笔者曾经指出,未来的知识产权数量,中国会有质的飞跃,极有可能超越别国,到时要“强迫”中国技术转让的,是其他国家也未可知。未来要保护的对象,很可能是中国。
  
  所以,建立符合国际标准的完善制度框架,显然有助中国本身的产业发展。
  
  熊猫深度分析也提到,资本是不认人的。如果中国的各项法规保障都存在之时,乘其市场不断扩大之势,如今支持特朗普政府迫使中国改革的美国商家,未来也难保不会为求实利而变成了「中国企业」。
  
  例如Tesla就要在中国建厂,吃中国电动车市场的水路;而深圳也藉其硬件便利的优势,愈来愈能吸引外资初创企业以此为家。
  
  中美贸易战,是危亦是机。美国对中国的种种批评,也许於实无据,不过也可作为中国政府加快推进长远有利改革的良机。
  
  随着中国经济向消费型经济体的全面转型,继续对外开放是必然的事,不依外部因素所影响。而中美贸易战,反而会成为中国加快「第二次改革开放」的助力。
  
  2017年,特朗普访华,中方在故宫内廷设宴接待特朗普,引发外界关注,认为这一规格超越中方接待奥巴马的规格。可以看出,中方留意到了特朗普政府处理方式的不同。相比美国往届总统,特朗普显得尤为张扬和喜好向国民宣扬自己的成绩,有一种极欲求胜的心理。如何面对这样一个「好胜」的特朗普政府,自然不是以硬碰硬,毕竟美国仍然是世界上第一大经济体,采取对抗的模式只会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而中方在不损害自身利益的地方作出适当的妥协与让步,处理好与美国的关系,亦是为自己争取发展的时间。
  
  (2019.2.2猫眼社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