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猫眼社评 特朗普玩“星球大战” 欲拖垮中国?–美太空战计划与国防授权法 …

华人时事评论员 梁浩明

2018年8月9日,美国副总统彭斯代表特朗普政权在五角大厦宣布:白宫已决定提出宇宙建军计划,自2020预算年起,「太空军」(Space Force)将与空军、海军、陆军、陆战队、海岸警卫队并列,成为美军麾下的「第六军种」。

「就像在地球一样,美国在太空所追求的,也是和平;但历史证明,和平只能从力量而生。而在外太空,『美国太空军』也将成为未来我们依赖的重要力量!」彭斯高亢的表示。

也就说,特朗普要组建的太空部队,不是要保卫地球防范外星人袭击,而是为捍卫自身利益,捍卫自身在太空中的霸权。其实早在3月,特朗普发表的《国防战略》报告已经写入相关构思,并指6月宣布会在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以及海岸防卫队五大军种以外,新增独立运作的「太空部队」。

彭斯副总统公布建军计划后,「#SpaceForce」瞬间成了全球热门关键字,尽管绝大部份的反映都是揶揄搞笑的科幻意见(「死星」和「星舰企业号」终于要出现啦!?),但美国国内也有不少退役将领、学者专家、甚至是真的上过太空的前太空人,对于美国太空军的成立大表吐血?

批评者认为这是华而不实的提案,多余又昂贵的官僚计划,抢走如空军等其他单位已做得很有成效的工作。联邦参议院国防拨款小组委员会的民主党参议员沙茨直言「太空部队」是一个「很蠢的想法」,民主党联邦参议员尼尔森则指这样做将「撕裂空军」。退役太空人、美国海军退役上校凯利表示彭斯对外太空威胁的说法虽然没错,但军方早已在处理,质疑建立另一整个官僚体系「真的很没道理」。

美媒刊文日前推演中美爆发「太空大战」的场景。文章认为,太空战将聚焦于「破坏与打击对方的情报、通信和导航定位卫星」,最终的结果是地球轨道上的卫星都将被摧毁,人类将倒退几十年。

除了星际大战、星舰迷航记、星海争霸…之类的科幻内容外,「太空作战」最知名的内容之一,或许就是冷战期间由里根总统所提出的「星战计划」。当时里根政权宣称美军将在太空中布署雷射武器,一方面拦截苏联的洲际弹道飞弹、一方面反制敌军的卫星,以抵销苏联核武打击力量。虽然当时的星战计划讲得煞有其事,还把苏联唬得一愣一愣;但现实中的科技瓶颈却无法突破,全计划也因冷战的结束而不了了之。

进入独霸时代的美国,曾一度放缓了星战开发的脚步,直到2000年受共和党委任提出军事改革、并被小布什总统内定为国防部长的伦斯斐,才又公开倡议「建组太空军队」。

伦斯斐认为,在太空科技上,美国虽遥遥领先世界水准,美军也早在1982年就成立了「空军太空司令部」(AFSPC);但随着卫星科技与资讯网路市场的扩张,太空也成为攸关美国国家利益、甚至国家安全的重要领域,要是在遭遇敌意国家的不对称作战,缺乏防御的美国也很可能遭遇「太空珍珠港事变」的重击——鉴此,提升太空部队的发展地位,让其摆脱空军本位主义的束缚,也将是美军迎来未来战场的重要关键。

随着科技前进的脚步,人类对于网络科技、传播技术越重,对人造卫星的倚赖也越深,太空作为下一个战场的趋势,也就更不可避免。自2000年之后,英国、法国也纷纷提升太空部队的指挥地位;俄罗斯将空军与太空军整并为「航空太空军」;中国则更在2015年建组了「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这一负责网络战、电子战、太空战的新军种。

事实上,中国已经早于美国实现了里根口中的“星战计划”。中国在2007年已示范了如何击落一个无用的老旧气象卫星。

根据白宫的建军蓝图,五角大厦将在2019年春天之前,向国会提交80亿美金的预算申请,以期能在2020预算年开始后,让「太空军」正式挂牌;但在提出预算之前,建军的提案,仍须经过国会同意、表决核可后才能启动,后续的政治挑战其实并不那么简单。

照理来说,建立新军种的提案,本应由五角大厦与军方主动规划与提出(或至少装出很投入的样子)。但在太空建军案中,无论是6月份特朗普召集众将、直接拎着参谋长联席会议下达建军规划令,或者是由彭斯亲赴五角大厦首度公开计划,其作法都有浓烈的政治宣示气氛;反倒是军方态度扭捏支吾,除了「政府命令我们照办」的表态外,总给人一种不情愿的观感。

事实上,美国军方对于「太空部队独立建军」一事,长期以来都抱持着反对与抵制的态度。这一方面,当然是各军种之间,彼此对资源争夺的权力角力;另一方面,五角大厦也不认为太空建军有什么迫切的必要性,「由空军领导太空部队」根本才是合理。

以特朗普政府的角度看来,成立专职的太空军,将统辖军事卫星的管理,并有专职的人力与预算来发展太空武器、宇宙部队,若真遭遇太空战斗,指挥作战的权责也更为俐落专业;但颇有「自知之明」五角大厦却担心,以上的设想,全都会因为军方本身官僚文化与军种冲突,而陷入长期而痛苦的叠床架屋灾难。

不过建军之后,美国也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规划「太空作战部队」的成军样貌。目前公开的资料是在2006年,美军空军接手了NASA发展的新型实验飞行器X37计划,开发无人机X37B型。X37B又称为轨道试验飞行器。2010年起已有多架同型机发射升空,最长在太空逗留两年时间,再成功返回地球,并在美国降落。一般来看,军方的发展重点,仍会以导弹、卫星干扰、以及太空无人机为主,要是特朗普当真怀抱着星舰大乱斗的科幻想像,浪漫与现实之间或许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目前中美的太空军事技术较量到底如何,我们不妨从特朗普这个“大嘴巴”里听听。

13日,特朗普签署总额为7160亿美元的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特朗普表示“看看他们在做什么,官员们给了我一堆清单,我已经看到一些你们绝对不想看到的发展,例如他们在做什么和先进程度。”还强调“美国很快就会追上,并会在短期内远远超越对手”。“美国很快就会追上”–表明美国落后于中国;“并会在短期内远远超越对手”–这或是特朗普打鸡血而已。从特朗普的字里行间,笔者心里就冒出“厉害了,我的国”这句话。这次不是中国人自己说的,而是直率的特朗普说的,含金量十足了吧!海外华人,从来就是“厉害了,我的国”的超级支持者!值得指出的是,特朗普提到的“我已经看到一些你们绝对不想看到的发展”,说明有人泄密,有人提供情报给CIA呢。

粗看这部国防授权法透露出几个信息。

第一, 由于不少篇幅提到如何应对中俄的威胁,可以看出美国白宫的战略逐渐成形。

第二, 美国对华一是限制投资,二是会在美台关系上做文章。

第三, 在韩国驻军不会减少至2.2万人以下;美军的萨德防御系统亦被要求加快与韩国军方协调融合。由此可见,虽然总统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世纪峰会及达成共识,但美国政府仍然忌惮朝鲜政权。

综合美国的太空计划及国防授权法来看。

美国军方将中、俄视为太空军事化的心腹大患非自今日始,特别是针对中国的崛起,更是如坐针毡。智库组织「国家公共政策研究所」去年一份研究报告即警告,解放军已有能力攻击太空轨道上的五百枚美国卫星。

值得留意的是,自特朗普上台以来,太空研究愈来愈明显地成为美国搞扩张的工具,例如美国太空总署便大幅削减研究气候变化的经费,一般估计省下来的资金将被用作重启载人登月计划,甚至将月球发展成「美国第五十一个州」。「新星战计划」将外太空当作美国实现霸权的全新战场,正是出于同一思路。

去年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二○一八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曾删去原有要求设立太空部队新军种的条款。共和党目前控制参众两院,筹建太空部队的大计尚且不能过关,中期选举后共和党能否保住议席优势,还是未知之数,这也是新星战计划的最大阴霾。

此外,美国政府阮囊羞涩,连搞大型基建的资金也要左拼右凑,哪有余力在外太空「大兴土木」?如今陆海空三大军种都在哭穷,投诉各种装备研发资金不到位,肯定不乐见再来一个太空军抢夺资源。

称霸太空说易行难,「知难而退」或许对美国来说是最好的结局。里根的星战计划虚张声势,拖垮苏联;如今狂人「弄假成真」,把已经欠下天文数字国债的美国拖入资金的消耗无底洞,恐怕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2020到时特朗普拍拍屁股走人,又会留下一堆“历史遗留问题”了。

(2018年8月15日猫眼社评 作者为华人电子日报《熊猫时报》社长)

发表评论